第838章 番外一:毒

    柳吟风自打听闻士兵禀报的消息之后,便一直坐立难安,直到傍晚时分,孙炳志才带着大军归来,将士们面上仍旧带着几分喜色,只是孙炳志和两位副将的眼中却隐隐带着几分忧色,急急忙忙地命孙副将将士兵安置了,便命人寻了柳吟风来。

    柳吟风亦是满脸焦急,一见到孙炳志也顾不得礼数,便开了口:“发生了什么?敌军为何竟会折损近七万人?可是……”柳吟风心中隐隐有些猜想,只是因着并未见到孙炳志,不知当时情形,因而不敢妄下定论。

    孙炳志拍了拍桌子道:“先生,那沈大夫是先生您带来的人,我也只能先将先生请来。那毒烟实在是太狠毒了,我们按照原定计划将沈大夫给的药涂在了树枝上,用火点了树枝,毒烟便随着风吹进了那山谷之中。我们原本以为,毒烟吹进去之后,用不着多久,便会有许多敌军夺路而逃,我们也正好拦个正着。可是等了近两个时辰左右,也不见动静,我们还以为那毒烟没有效果,便派了一小队人马以湿布遮了口鼻进了那山谷之中,便发现山谷中几乎没有一个还活着的人。”

    柳吟风的手暗自在袖中握紧了,眼中泛起了一抹冷意。半晌才转过身对着听得有些呆住的秦叔道:“秦叔,你亲自去一趟,将沈大夫请来。”

    孙炳志的眼中隐隐带着担忧,叹了口气道:“将士们瞧见夜郎大军几乎全军覆没,自然是无比高兴的,可先生应当知晓,此事于我们,却实在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啊。”

    “我明白。”柳吟风面色有些凝重,在营帐中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营帐中没人开口,一时间气氛亦是有些压抑。

    过了约摸一盏茶的时间,沈半雪才被秦叔带了进来,许是已经听闻了外面士兵们谈论的战事消息,她的面上虽然一切如旧,只是眼中却隐隐透着几分喜色。

    见她进来,还未等柳吟风开口,孙炳志便快步迎了上去:“沈大夫,你那毒药……”

    沈半雪的心情想必是极好的,面上尚且带着几分浅笑:“孙将军,毒药怎么了?可是没有效用?”

    孙炳志跺了跺脚,重重地叹了口气,却不知当从何说起,只得转过身背着沈半雪,没有说话。

    柳吟风抬眸望向沈半雪,眸光中带着几分试探:“你不会不知道我们想要说什么,此前我想我应当说的极为清楚了,只需要毒烟将敌军迷昏即可。可是,昨儿个夜里,沈大夫配制出来的那毒烟,却是将七万夜郎大军都给毒死了。”

    沈半雪却是一副迷茫地模样:“毒死了?怎么会呢?只是我此前未曾配制过这样用在毒烟中的毒药,许是一时之间未曾把握好分量吧。不过,夜郎大军本就是咱们夏国边关百姓的心腹重患,全都毒死了,难道不好吗?”

    “难道不好?”柳吟风喃喃道,嘴角溢出一抹冷笑来:“夜郎国的大小,不过是夏国的三分之一,人口更只是夏国的五分之一罢了,且土地贫瘠,无论是士农工商,都不及夏国。可是沈大夫可知,便是这么一个在我们瞧来,算是极其弱小的国家,却敢向夏国宣战,甚至如果真刀实枪地上战场,咱们的将士未必能够同夜郎国的将士相匹敌,沈大夫可知,这是为什么?”

    沈半雪摇了摇头,笑容隐隐带着几分勉强:“我怎么会知晓?”

    柳吟风却也并未觉得她应该知道,便接着道:“是因为,夜郎国虽然贫瘠,人口极少,可是却胜在团结。”

    “我为何让沈大夫只配制能够迷昏他们士兵的药量?是因为,若是迷倒了他们,我们可以将他们收为俘虏。战败当过俘虏的人,即便最后回到了夜郎国,在夜郎国的地位便极为低下,受尽鄙夷。但是咱们夏国物资丰富,他们在夏国兴许能够活得更好,因而俘虏大多不会再重回夜郎国,这些人便能成为咱们反攻夜郎国的力量。但是,若是咱们将他们的士兵毒死了,那些便是他们的英雄,百姓皆会揭竿而起,为他们的英雄复仇。那可是七万人,七万人的死,在夜郎国中会激起多大的波澜,沈大夫可曾知晓?”

    柳吟风眸光愈发带了几分厉色:“陛下此次进攻夜郎国,是有长远打算的,是想要一鼓作气,直接攻到夜郎国国都,将夜郎国直接灭掉的。可若是咱们一来,便首先激起了民愤,以后的仗可就难打了许多。”

    沈半雪面色有些苍白,手有些轻颤,半晌,才失神地喃喃自语着:“对不起,我…我不知晓。”

    柳吟风冷冷一笑,却是道:“你犯此大错,本应按军法处置,只是此事本是我错信了你,全权将所有的事情交给了你,因而才导致这样的结果,军法处置便不必了,只是这军中,怕是容不下你了,明儿个一早,我便让秦叔送你回南浔镇。”

    沈半雪闻言,眼中便落下了一串泪来,带着几分慌乱:“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只想着,给我爹爹报仇,并未考虑太多。”

    柳吟风淡淡地道:“秦叔,将沈大夫带下去吧。”

    秦叔看了看柳吟风,又看了看沈半雪,倒是有些为难,沈半雪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地笑了笑,便转身出了营帐。

    孙炳志望向柳吟风,面色带着几分迟疑:“那沈大夫瞧着,恐怕也只是被杀父之仇冲昏了头脑的,且她不过是个普通百姓,许多事情也不知道,不知者无罪,先生也莫要太过生气了,如今当务之急,是想一想此事应当如何应对。”

    柳吟风点了点头,轻声道:“今儿个晚上调动了大军,只怕瞒也是瞒不住的,为今之计,唯有趁着消息尚未来得及散布开的时候,一鼓作气,将大军往前全力推进。对了,你此前可与赵将军约好在何处回合?”

    孙炳志轻轻颔首,走到地图上站定了,伸手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点:“这儿。”

    柳吟风目光落在他指着的点上,沉吟了片刻,才道:“卡翠城,离咱们现在的位置,还差两个城池。”

    两个城池,他们毕竟有十多万大军,想要赶在消息散开前快速攻下两座城池,的确还有些难度。

    柳吟风在营帐中来来回回走了好多圈,才站定了,手暗中在袖中握紧了起来:“只能试试了。孙将军,你先写一封加急战报,命人快马加鞭往锦城送,将此役仔细同陛下说一说。而后,命人整合大军,咱们须得以最快地打下卡纳城,卞西城,到卡翠城。”

    孙炳志连忙应了下来,便命人匆匆去整顿大军了,待几位副将都离开了,孙炳志才转过头轻声道:“王爷还是早些回营帐休息休息吧,即便是今晚上整顿拔营,最早也得明儿个早上才能走,这一走,便只怕得有段时日不能好生休息了。”

    柳吟风点了点头,便带着琥珀和常山出了营帐,往自己的营帐走去。

    回到营帐之中,秦叔已经回来了,望着柳吟风的眼中带着几分犹豫,迟疑了好几次,才终是开了口:“公子先前对沈大夫有些话未免太过重了一些,沈大夫毕竟是个女孩子,且此前救过公子的命。况且,她父亲当初也确实被夜郎大军所杀,替父报仇也是人之常情。”

    柳吟风蹙了蹙眉,面上愠色仍未散去:“为父报仇便能够擅作主张,毒死七万夜郎大军?那可是七万条人命啊!我亦是在战场上长大的,战场杀戮我见得不少,用各种计策计谋,也是我所擅长的,可是我也从未见过心思如此毒辣之人。”

    秦叔见柳吟风执拗得有些厉害,声音便又放低了一些,轻叹了口气道:“毕竟是女孩子,而且,她也不是军中的将士,许多事情都不知晓。”

    “女孩子?阿云也是女孩子!为何便从不会做这样的蠢事?”柳吟风面色有些不太好了。

    秦叔见状,便连忙道:“沈大夫不过是普通百姓,如何能同皇后娘娘相比,同皇后娘娘一样的女子,只怕方言天下,也寻不出第二个来。”

    柳吟风闻言,猛地一怔,良久没有说话,只走到椅子上坐了下来,沉默了许久,才淡淡地道:“你也无需替她说话了,明儿个将她送回南浔镇吧。”

    秦叔低声应了一声,复又抬起眼来,望向柳吟风,沉默了半晌,才又道:“可是公子,若是将沈大夫送走了,您身上的寒毒该如何是好?”

    柳吟风摆了摆手,没有应声,秦叔便又沉默了下来,低下头,便退出了营帐。

    这一夜,柳吟风睡得有些不踏实,总是迷迷糊糊地被梦惊醒,只是每次醒了之后,却又忘记了自己做了什么梦,反反复复好多次,才终是熬到了天亮。

    天色一亮,大军便要开拔了。

    他们须得穿过那幽灵谷,快速拿下卡纳城。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