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番外一:初战告捷

    战事进展同柳吟风所料,几乎算得上是分毫不差的。

    夜郎大军虽然失了先机,只是多吉的反映绝对算得上是极为灵敏的,且本在发现夏军在增援兵力的时候便下了令让全军戒严,随时准备着的。而多吉虽然性子急,可是却是个决断之人,一发觉夏国大军的兵力比驻守在边关的夜郎大军多了许多,也不恋战,便直接下令全军往后撤。一些不方便携带的东西,能扔的也一件没留下。

    因而,当夏军抵达夜郎驻地外的时候,夜郎大军几乎已经全部撤离了,只余下了一些后面扫尾的士兵,便被夏军尽数拿下。

    几位副将便按着既定的计划,追到了那山谷口也不恋战,便回撤回了营地。

    “这一仗倒是狠狠地挫了夜郎大军的锐气,方才副帅是没瞧见啊,那多吉平日里以前那般威风,也像是耗子见了猫一样,跑得贼溜溜地快,副帅果然好计策。”杨副将面上满是笑意。

    孙炳志闻言,便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好计策?这计策却并非是我想的,我一个只会带兵打仗的粗人,哪儿想得出这样绝妙的计策来。”

    那三位副将闻言,面上皆露出了诧异神色:“不是副帅,那是何人?”

    孙炳志笑了笑:“此前你们也瞧见了,我专程去带了一个人来,那可是咱们的智囊,这个主意是他出的。”

    柳吟风入军营的时候害怕被人认出,也带了一个面具。对这些个将领来说,如今的他毕竟是陌生人,他若是贸然对战事发表自己的意见,这些脾气不是太好的将军们未必肯听。因而他们才做了这样的安排,由柳吟风出主意,孙炳志来排兵布阵,也免得旁人生疑。

    这一场仗这般漂亮的打了,便正是将柳吟风从背后抬出来的时候。经此一役,即便他们还未对柳吟风有敬畏之心,却也至少能够听得下他的意见。

    “他?那日末将瞧见副帅将那人带入军营,且毕恭毕敬的模样,还在猜想那人有什么通天本事呢,可是观察了几日,只觉着他身子比旁人似乎更文弱一些,除此之外,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没想到,竟有这般本事。”三个副将面面相觑,林副将便笑着开口道,只是言语之间,却带着几分不信。

    “去将先生请出来吧。”孙炳志笑着吩咐这自己的亲兵。

    亲兵应了声,行了礼便退了下去,不多时便将柳吟风请入了营帐之中,柳吟风笑眯眯地拱了拱手,孙炳志连忙吩咐人为他准备了椅子,柳吟风倒也不推拒,便坐了下来。

    孙炳志看了三位副将一眼,才笑着道:“今儿个初战告捷,多亏了先生指点。一切都如先生所料,那多吉果然下令让夜郎大军撤进了那山谷之中。只是那山谷唯有一个入口,易守难攻,却是不知,咱们下一步应当如何应对。”

    柳吟风抬起眼来望向那营帐中挂着的一副大大的地图,沉吟了片刻,方笑着道:“我先给几位将军介绍一下那个山谷的情形吧。”

    柳吟风说着,便站起了身来,走到了那地图面前,手轻轻指着那山谷:“这山谷的名字,叫幽灵谷。这名字倒是有些来历,不妨给大家讲讲,幽灵谷之所以叫幽灵谷,是因为,这山谷的两边都是绵延的山脉,山高而陡,风大。有传言说,那山原本也不像如今这么陡的,便是因为被大风吹成了这般模样的。大多数时候,风向是从南往北,山谷不止只有一个入口,也只有一个出口,风从那山谷口吹进去,在山谷中形成回响,像极了幽灵的声音,因而叫幽灵谷。”

    柳吟风说完,便望向了几人:“众位将军亦是身经百战的,不妨来说一说,如今敌我之势,当如何攻?”

    孙副将皱了皱眉,有些不悦了起来:“这又什么难的,照我的性子,强攻便是,咱们如今加上苍南原本的近十万守军,一共二十万人,几乎是夜郎国的两倍,即便是强攻,胜算也是极大的。”

    柳吟风闻言,心中暗自盘算着,这孙副将倒是个直肠子,且是个粗鲁性子,脑中没几道花花心思。

    杨副将闻言便笑了起来:“强攻怎能行,必然是智取。”

    “智取?怎么智取?”那孙副将冷哼了一声,“你给出出主意。”

    那杨副将却犹犹豫豫了半日,都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柳吟风看了杨副将一眼,记了下来,杨副将擅长说大而空的话,怕是个惯会拍马屁的人,肚子里面却没有多少货。

    “林副将觉得如何?”柳吟风笑着望向林副将。

    林副将沉吟了许久,才开了口:“方才先生说起那幽灵谷名字的由来,一直在说风,想必是这破解战局之法,同风有关?是想要,火攻?”

    柳吟风点了点头:“林副将倒是明白了我的意图。我方才一直在说,幽灵谷的风向大多数时候是有南往北,我们在南,夜郎大军在北,为何我们不用火攻?不过,也不是真正的火攻,我们为何不用烟来进攻敌人?烟可以是毒烟,在谷口燃烧毒烟,风一吹,便尽数的吹进了谷中。且那幽灵谷,除了只有一个入口外,也只有一个出口,既然只有一个出口,能够跑出去的人定然有限,若有从入口跑出来的士兵,正好撞到了咱们手上。到时候,我们不折损丝毫兵力,便能灭掉夜郎军大半,何乐而不为?”

    众人闻言,面色皆是变了又变,半晌那林副将才面色有些苍白地道:“先生谋略,末将佩服,末将方才便在想,幸而先生不是咱们的敌手。若是敌手,只怕我军有二十万人,也未必能够以多胜少。”

    柳吟风笑了笑:“将军谬赞。”

    孙副将倒是等不及了,直嚷嚷着:“既然咱们有了这般好的对策,又何必光说不练,咱们现在便去准备去,可是这毒烟,毒从哪儿去找啊?”

    柳吟风的手微微一顿,沉吟了片刻,才道:“我身子不太好,这次入营,倒是带了一位大夫来,她似乎懂些毒……”

    孙炳志闻言,更是高兴了起来,拍着手笑着道:“如此是极好的,快快快,快去把军营中那位沈大夫带过来。”

    柳吟风低下头看着自己骨骼分明的手,眉头微微一蹙,没有在说话。

    孙炳志和其余三位副将倒是极为高兴的,只笑眯眯地道:“有了先生这个智囊,咱们拿下夜郎国简直指日可待呀!”

    柳吟风的手猛地一顿,却没有说话。

    营帐的毡子被掀了起来,沈半雪走了进来,眼中带着几分茫然之色,似是正在救治受伤士兵之时被带了过来,手中尚有未洗净的血迹,待瞧见柳吟风才悄悄舒了口气,朝着孙炳志行了礼:“将军。”

    孙炳志连忙摆了摆手,笑眯眯地道:“沈大夫这一次可得要帮咱们,若是能够赢了这一仗,便是真正的大捷啊。”

    沈半雪满脸迷茫,连连摆了摆手道:“等等,孙将军,你这将我弄糊涂了,帮什么?什么大捷?”

    孙炳志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瞧我这糊涂的,沈大夫还什么都不知道呢。我来给沈大夫说说吧,方才先生给我们出了主意,如今夜郎国大军退到了幽灵谷中,以幽灵谷作为天然屏障,想要抵挡住咱们的进攻。不过先生想了个绝妙的法子,便是用毒烟进攻,在谷口点了毒烟,毒烟随着风吹进山谷之中,夜郎国士兵中了毒,此战便可不费一兵一卒,打个打胜仗。只是这毒烟中的毒,让咱们犯了难。听闻沈大夫会一直制毒之术,不知可愿帮忙?”

    沈半雪闻言,微微一怔,神情之中却是带着慢慢的激动之色:“愿意,我自是愿意的。”

    “好!”四个将军见沈半雪这般爽快地便答应了下来,也没有细究沈半雪那异常激动地神色,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多谢沈大夫了,既然如此,那咱们便下去准备了。”

    柳吟风点了点头,这才又抬起了头来:“只是在下觉着,众位将军还是莫要将此事四处传扬得好,在下总是忧心,咱们军中定然有夜郎国的细作。此事虽然听起来巧妙,可是化解之法却也简单,只需再往北面再撤一些便可。再往后撤,便已经是夜郎国的卡纳城了,卡纳城中百姓不少,多吉只怕是因为害怕影响了卡纳城中的百姓,因而才没有再往后继续撤军。可若是消息走露,他定会再撤,到时候陷入被动的反倒是我们,我们进攻的话,也必须要经过那山谷,夜郎大军只需在山谷那边围追堵截,便可让我们寸步难进。”

    众人闻言,便连忙应了下来。

    三位副将走了,柳吟风便也向孙炳志告了辞,同沈半雪一同出了营帐。

    沈半雪似乎仍旧沉浸在激动之中,半晌才转过头来望向柳吟风道:“我只对你的仆人用过软筋散,其他人都不知晓我会制毒,是你说的吧?”

    柳吟风没有承认也并未否认,只笑了笑道:“你此前不是说过,想要为父亲报仇吗?”

    沈半雪一怔,嘴角终于有了几分笑意:“不管如何,谢谢你给了我这个机会,这一次,我定会好好地为我父亲,为夏国死在夜郎贼子手中的将士们报了这个仇。”<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