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番外一:入军营

    孙炳志一入屋中,便抬眼朝着柳吟风望了过来,眼中霎那间便亮了起来,快步走到了柳吟风的软榻前,便朝着柳吟风拱了拱手道:“王爷。”

    柳吟风和煦地笑了笑,坐起了身来:“孙将军。听闻孙将军领兵行经此地,我这些时日正好也应一位好友之邀在这南浔镇私塾中做先生,便贸然让属下给孙将军递了封书信,打扰孙将军了。”

    柳吟风说着,便抬起眼望向秦叔道:“秦叔,你去给孙将军沏壶茶来。”

    吩咐完才又望向孙炳志:“孙将军随意坐吧,这儿不是锦城,没有这么多规矩的。”

    秦叔出门的时候,便顺手将门一并合上了。

    柳吟风和孙炳志在屋中细谈了大半日,直至夜色渐浓,柳吟风望了望外面的天色,才笑着道:“不知不觉地,天都黑了,孙将军便在我这儿用了晚饭吧,我也让秦叔他们将东西收拾收拾,用了晚饭我们便一同启程。”

    孙炳志面上满是喜色,自是答应得飞快,笑呵呵地道:“这一仗原本末将尚且没什么把握,如今王爷既然愿意襄助,定然不在话下。”

    柳吟风笑了笑,接过琥珀递过来的大氅披在了身上,方轻声道:“只是孙将军答应了我的,此事断然不能传回锦城,我的身份也不在军中公布。”

    “末将明白。”孙炳志急忙应了。

    常山上了菜,两人一同用了饭菜,东西也收拾妥当了,柳吟风便从桌子上取了一封已经写好的书信递给了商陆:“你待会儿给周先生送过去,便说我因着身子不好的缘故,怕是不能够在私塾中教书了。”

    商陆应了声,柳吟风方同孙炳志一同带着秦叔他们出了门,刚打开门,便瞧见门外站着一个人影。

    “谁?”孙炳志手握住了刀柄,厉声道,连常山和琥珀亦是暗自戒备了起来。

    秦叔提起手中的灯笼朝着那人影照了照,柳吟风方看清了那人的模样,原来竟是沈半雪。

    “你答应过我要带我入营的。”沈半雪穿着一袭男装,梳着男子的发髻,脸色却有些不好看,声音亦是带着几分冷意。

    孙炳志倒是有些糊涂了,转过身望向柳吟风,眼中满是疑惑之色:“这位是……”

    柳吟风轻蹙着眉头,神情亦是有些淡淡地冷:“无事,是一位大夫,此前在这镇子上生了一场小病,劳她所救,听闻夏国和夜郎国的战事将起,便想要入营做一个军医。”

    孙炳志倒是个没有什么花花肠子的,闻言便也十分高兴:“那敢情好啊,军中的大夫本就不多,若是这位小哥能够帮上忙,自是再好不过的了。”

    “是啊,再好不过的了。”柳吟风轻声应着,云淡风轻地看了那沈半雪一眼:“那便一同走吧。”

    大军在离南浔镇有些距离的地方扎营,孙炳志本是骑马来的,为了将就柳吟风,便叫了一辆马车,载着柳吟风往军营而去,天冷,路上还有薄薄的一层雪,马车也就慢些,一直到后半夜,才到了营中。

    “再有三日左右,便能到苍南了。”孙炳志下马,欲将柳吟风从马车中扶下来。柳吟风看了孙炳志一眼,眼中带着几分警告,孙炳志便连忙收回了手,掩饰般地摸了摸拉马车的马。

    孙炳志抬眼望向沈半雪,想了想,才道:“这位大夫,我让人带她去医帐之中吧。”

    柳吟风看了沈半雪一眼,亦是有些犹豫,她毕竟是个女子,医帐之中虽然都是大夫,相比士兵来说要稍显文雅一些,可是毕竟都是男子。

    只是他还未开口,沈半雪却已经干脆地应了下来:“医帐在哪儿?”

    孙炳志连忙叫了一个士兵来带着沈半雪过去,沈半雪目光扫了一眼柳吟风,想必是想着左右已经到了营中,也不担心他偷跑了,便爽快地跟着那士兵走了。

    孙炳志转过头来望向柳吟风的时候,态度便恭谨了许多:“王爷,末将带你去营帐吧。”

    柳吟风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你身为一军副帅,对我一个翰林院的小官这般客气,叫人瞧见了,怕也引人猜疑,可得稍稍注意一些,不必这般客气,有什么事情传唤一声便是。”

    孙炳志连声应了下来,便带着柳吟风去了营帐。营帐是之前接到了柳吟风的书信之后,便吩咐了人在扎营的时候记着搭好的。

    奔波了大半夜,柳吟风也有些疲累了,便挥了挥手道:“夜深了,早些歇着吧,明儿个还要赶路呢。”

    孙炳志应了,便退了下去。

    接连两日,都是一路奔波,柳吟风现在身子比不得从前,到了扎营的时候亦是疲累不堪了,便早早歇了,便也一直未见过沈半雪,也没有和孙炳志好深聊一聊这一仗的情形。

    一直到到了苍南,营地驻扎在苍南城外,靠近夏国和夜郎国交接的地方,在一处山坡之上。苍南多丘陵,地势相比灵溪而言,更为复杂一些,也更有利于埋伏,却也容易中埋伏,更要求诸位将领对地形地势定要了如指掌。

    柳吟风赶了两日路,身子有些虚弱,沈半雪给了两颗药,更下了命令不准许他离开营帐。便只得派了秦叔他们出去探查地形,每晚再汇总到柳吟风的手中,一一整理妥当。

    夏国的士兵驻扎到苍南城外,早已经惊动了夜郎国边关守城的将领,对面的守城将军叫多吉,约摸五十岁左右,打过无数的仗,是个经验老道的老将军,只是弱点也比较突出,便是性子太急且不信旁人,凡事总喜欢亲力亲为。

    原本夏国在苍南城外本也有驻军,可是这两日瞧着驻军突然增加了不少,连着两日都亲自带了一小队人马到离夏国驻军不远地地方探查。

    前两日,柳吟风便让孙炳志按兵不动,只派了一小队人马等着多吉带兵探查路过的时候在离多吉有些远的地方扯开了嗓子骂。多吉性子暴躁,几番想要冲上来,却都被身旁的副将拉住了。

    二月初一,是洛轻言令孙炳志他们对夜郎国发起进攻的日子。

    苍南的地形虽然尚未探查完毕,只是驻地附近的却几乎都已经仔仔细细看过许多遍的。柳吟风仍旧让孙炳志在多吉查探的时候扯开了嗓子骂,这一回,多吉却是带了比平日里多了一倍的人来,却也忌惮弓箭手,便也只是和夏军对骂。

    叫骂声愈发地激烈了,多吉被气得在原地打转,不停地跺着脚,眼中满是怒意。柳吟风便让夏军趁着这个时候,多吉和那些士兵的注意都被转移开了的时候,暗中派了一小队人马,隐藏在丘陵的山坡之下,悄然接近。

    最近的可以藏身的山丘,离多吉他们仍旧有些距离,即便是弓箭,也未必能够够到,只是,却足够威慑他们,打乱他们的阵脚。

    孙炳志在远处较高的山丘上瞧见已经埋伏好的弓箭手,便抽出了一块红色的旗帜,挥了挥。

    多吉身旁的副将瞧见了那挥动的旗帜,亦是觉着事有蹊跷,便连忙拉了拉多吉,只是多吉正在气头上,却并未理会。紧接着,箭矢便密密麻麻地射了过来,像是下雨一般。

    “多吉将军,快,有埋伏。”夜郎国众人见状,皆是被吓破了胆,如今他们不足百人,虽离营地不远,可若是果真中了埋伏,可就不妙。

    多吉亦是被眼前情形吓住了,再定睛一瞧,便瞧见远远地,有一片黑压压地影子渐渐靠近了。心中猛地一突,便明白了过来:“夏军发起进攻了,快,快,回营!”

    夏军早已经全副武装准备妥当,见此情形,便加快了行军速度,朝着夜郎国营地全速压进。

    孙炳志将手中旗帜递给了一旁的士兵,便下了山,回到了营地之中,径直进了柳吟风所在的营帐。

    沈半雪也在柳吟风的营帐之中,柳吟风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幅地图,上面用朱砂画了一个醒目的红圈。

    孙炳志瞧见那红色的圈,眼中带着几分好奇之色:“先生这圈是何意?”

    柳吟风放下手中的笔,笑了起来,却答非所问:“开战了?”

    孙炳志点了点头,笑呵呵地道:“方才先生没瞧见多吉那模样,简直可以说得上是落荒而逃。杨副将、林副将、孙副将带着大军直奔敌人营地去了。”

    柳吟风点了点头:“多吉虽然被我们这样一折腾,应当没有丝毫防备,只是毕竟是战场老将,反应也机敏,咱们能够小胜,但是定然无法大捷。多吉多半会下令让大军后撤,撤到这个红圈的位置,这里有一带山林,到夜郎国,只有一个山谷口可以进去。只要守住那个山谷口,便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孙炳志闻言一怔,细细看了看地图,方连连点头应道:“先生所言极是,怪不得先生让几位副将切莫记得,穷寇莫追,且让他们追到此处便无需再追了。”

    柳吟风笑了笑:“这饭要一口一口吃,他躲到这里面虽然易守难攻,却也不是没有破解之法,只是今儿个,不是时候。”

    孙炳志和沈半雪都被他挑起了兴趣,他却故意卖了个关子,不再往下说。只笑了笑,转过身对着两人道:“战事一起,事务必定繁多,孙将军先回营吧。且如今正在打仗,受伤在所难免,沈大夫怕也得先去准备着。”

    两人虽然有些不情不愿,却也都退了出去。

    柳吟风的手,缓缓落在了那红圈的位置,轻轻点了三下,便又收了回来。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