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番外一:质问

    秦叔他们三人连着几日都在照着柳吟风画的那几条线路打探消息,难得天气好,没有一丝风,外面还有暖融融地冬日阳光,柳吟风便让琥珀搬了软塌到院子里,披了大氅躺在软榻上看书。

    琥珀在柳吟风身旁站了会儿,便进屋又拿了一条被子出来,盖在了柳吟风身上,柳吟风忍不住笑了起来:“盖这么厚,会将我热死的。”

    琥珀却翻了个白眼:“小的从未见过热死的人,倒是见过冷死的……”

    话说到一半,院子门却突然被踹了开来,琥珀话音一顿,便急忙抬起眼来望向门口,朝门口走了两步,站到了柳吟风前面。

    踹门而入的是那女大夫,只是,除了那女大夫,还有商陆。

    商陆一脸沮丧,且面色有些苍白,手脚瞧着似乎也有些虚软的模样,看了柳吟风一眼,便低下了头来。

    柳吟风尚未回过神来,那女大夫却已经蹙起了眉头,厉声道:“你不要命了是不是?我之前就说过,让你不要出门,跑出来做什么?”

    嗯?柳吟风又是一怔,他方才以为那女子要问什么,脑中转了几道弯,正想着说辞,却不想她却是一点也不按着常理套路来,却是一下子便被问得懵了。

    “唔,在下只听大夫说,不能吹风,今儿个也是瞧着无一丝风,且还有太阳,便想着趁着这难得的天气,出来晒晒太阳,应当无碍吧。”柳吟风微微笑着应道。

    那女大夫眉头却并未展开,只冷冷地哼了一声,抓过商陆,便朝着柳吟风推了过来,琥珀连忙挡住了商陆,将他拉到了一旁。

    那女大夫却缓步走了过来,目光中带着几分厉色。琥珀一见,又急忙将商陆推了开去,急急忙忙地挡在了女大夫面前。

    “让开。”女大夫道。

    琥珀摇了摇头,柳吟风笑了起来,坐直了身子,开口道:“琥珀,你将商陆带进去吧。”

    琥珀沉吟了片刻,才缓缓退到了一旁,重新将瞧着有些虚弱的商陆抓住了,却并未将商陆带进屋中,而是站在一旁瞧着,眼中满是戒备。

    女大夫走到了柳吟风的软榻前,眯了眯眼,半晌才道:“上一次在那山上遇见你们主仆,我问你们那时候上山做什么,你说你是镇子上新来的教书先生,我被你们糊弄了过去,却没有去深究,一个教书先生,一个身子不怎样的教书先生,在大冬天的上山做什么?今儿个,我却是瞧见你那仆人在山中四下查看,我用了软筋散将他制服之后,查看了他手中的地图。”

    女大夫从袖中取出一张地图,在柳吟风面前展了开来:“这地图之上,细细地表明了所有的地形,包括哪儿有山,山有多高,哪儿有河,河有多宽多深,细致到令人惊诧的地步。柳先生,你若只是一个教书先生,为何竟会让自个儿的下人去查探这些?”

    柳吟风勾起嘴角笑了起来:“姑娘心思缜密,在下佩服,我的确不仅仅只是教书先生而已。”

    柳吟风瞧着那女大夫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厉色,便笑着转过头吩咐着琥珀道:“琥珀,将商陆扶进去,顺便去我房中,我放在书架上的一个梨花木做的小匣子,上面刻着海棠的那一个,给我取过来。”

    琥珀目光在柳吟风和那女大夫身上来来回回地看了看,半晌才应了声,慌慌忙忙地将商陆扶着进了屋,又风一般地跑到了柳吟风的屋中,将柳吟风吩咐取来的东西拿了过来。

    柳吟风接过那匣子,打了开来。那女大夫便将那匣子抢了过来,目光却有些愣了愣:“奏折?”

    眼中满是疑惑,便将那奏折取了过来打了开,仔细看了一遍。

    “你是翰林院的?”那女大夫的眸光之中带着几分怀疑之色,目光细细地打量着柳吟风。

    柳吟风笑着轻轻颔首:“这是翰林院院士写给陛下的一封奏折,说夏国和夜郎国的边关不宁,夜郎国如今的皇帝是个野心勃勃之人,两国决战,在所难免。此前我们便是吃了对方突然进攻,我军毫无准备的亏,虽然胜了,却也只是险胜。如今不如趁着夜郎国正在休养生息之际,仔细勘察我夏国和夜郎国边关的地形地势,以便日后参考。”

    柳吟风抬起眼来望向那女大夫:“我受韩明清韩院士所托,带了人来这边关,便是为了此事。我本是想都亲自去走一走的,可是奈何这身子不太好,便只得让他们去了。”

    那女子仍旧将信将疑地模样:“上次你为何不说?”

    “上次?”柳吟风忍不住笑了起来:“上次那种情形之下,莫说姑娘不相信我,我对姑娘的身份尚且存了几分疑心呢?若是我所做之事传了开去,特别是传到了夜郎国的探子的耳朵里,姑娘觉着,会发生什么?”

    那女子闻言,便陷入了沉思,眉头微微一蹙:“夜郎国势必会提前防备,制定对策。”

    “姑娘聪慧,自是一点就透。”柳吟风低眉轻笑着。

    那女大夫却又有了新的问题:“那你为何如今又愿意同我说了?”

    柳吟风嘴角的笑容却渐渐隐去了,沉吟了半晌,才道:“姑娘想必那日下山之后也打探过我,我自然也会打探姑娘是什么身份。姑娘便是这南浔镇上的人,且父亲原本是军中一名千夫长,便是在十多年前同夜郎国的交战之中不幸身亡的。我相信,有着这样的身世背景,姑娘定然对夜郎国恨之入骨,断然不会是细作,也断然不会将此事声张出去。”

    那女子神情微动,似乎有所触动的模样,半晌才咬着唇道:“那如今你寒毒发作,这件事情还能做下去吗?”

    “为何不能?”柳吟风神色淡淡地,“那么多将士为了护卫家国付出了生命,我又有何惧?若是能够因着这些资料,寻着对付夜郎国的办法,让咱们的将士少牺牲一些,又有什么关系?我本就打算,等身子再好一些,便自己去瞧瞧。我带来的这几个人虽然在考察地形上面经验丰富,只是仍旧也会有些欠缺或者疑惑的地方,他们没法弄明白的,我自是要亲自去看看的。”

    “你疯了?”那女大夫闻言,面上满是严肃之色,眉头蹙得更紧了几分:“你身上寒毒未除,且如今正天冷,山上更是冰雪覆盖,你这个时候去,简直无异于是在找死。”

    柳吟风撇了撇嘴,并未说话,似是主意已定的模样。

    那女大夫便又沉默了下来,半晌才轻叹了口气,似是下了不小的决心一般:“若你不怕我将你治坏了,我倒是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抑制住你身上的寒毒,拔除我觉着希望有些渺茫,不过压制住,让它短时间内不复发,然后一点一点导出来倒是有可能的。”

    柳吟风闻言,面上闪过一抹显而易见的喜色,连忙伸手准备掀开被子下软塌,只是手刚做了一个动作,便被那女大夫喝止住了:“你要做什么?躺回去?”

    柳吟风一怔,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便放开了被子,朝着女大夫拱了拱手:“如此,便多谢大夫了。”

    顿了顿才又道:“算来,同大夫认识也有些日子了,倒是还不知晓大夫叫什么名字?”

    女大夫从方才便一直轻蹙着眉头,听柳吟风这么一问,也只是淡淡地随口答道:“我叫沈半雪。”说完便又看向柳吟风,“你都已经派人去查探过我的身世来历了,又怎会不知晓我的名字?”

    柳吟风此前倒是确实查过这女大夫,只是那时候却不知会有牵扯,便也无心记住她的名字,只是这样的实话却是不宜出口的,便笑了笑道:“此前派人去查,是有些不正当的行径,如今你我既然已经认识,自然是希望你亲自告诉我。”

    女大夫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没你这般讲究。”说着便走到了柳吟风身边,“手。”

    柳吟风一愣,才明白过来她只怕是想要给自己把脉,便急忙将手伸了出去。女大夫细细把了脉,沉吟了许久,才道:“恢复的情形还好,接下来,我先回去找找有关寒毒的医书,瞧瞧有没有法子,顺便再开两服药,等会儿给你拿过来。”

    柳吟风连忙道:“便不必劳烦沈大夫来回奔波了,我待会儿让我随从去沈大夫的医馆取便是。”

    沈半雪倒是全然不在意,只随意挥了挥手,应道:“随便吧,我先走了。”

    说着便转身径直离开了院子,柳吟风想要送一送的话尚未说得出来,人便已经出了门了。

    琥珀在一旁撇了撇嘴:“这大夫瞧着凶巴巴的,来去跟阵风一样,若是以后要给公子治病,岂不是得经常过来了?”

    柳吟风闻言便笑了起来:“那你是不希望我将寒毒治好了?”

    琥珀一听,便开始纠结了起来,想了好半天,才重重地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就让她过来吧,毕竟还是公子的病重要一些。我去把院子门关上,再去瞧瞧商陆去。”

    柳吟风这才回过神来:“对了,我倒是忘了商陆了,商陆被她下了药,只怕还得去找她要解药。琥珀,待会儿你便去她的医馆一趟吧?”

    琥珀闻言,眉头便紧蹙了起来:“啊?”一副不情不愿地样子,半晌才又叹了口气:“算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去吧去吧。”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