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番外一 山中遇险

    商陆和常山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疑惑。

    “断袖之癖?什么断袖之癖?”两人愣了愣,商陆才转过头望向秦叔:“没听说这么一回事啊?”

    “咦?那怎么会……”秦叔亦是百思不得其解:“可是我方才分明听见有人那么说啊,这样吧,商陆,你素来擅长打探消息,你去悄悄打听打听,瞧瞧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商陆连忙应了声,事关自家主子的声誉,自然是跑得飞快的。

    小镇上人不多,消息来去也快,商陆出门不足一刻钟,便将消息打探回来了。

    “都怪方才来的那个媒婆,她见着咱们一院子人都是男子,便说咱们都是公子养的男宠,拿着这话四处乱说,去回了让她上门提亲的那家人。这事便传了开去,依我说,不如去将那媒婆找来狠狠地威胁威胁,让她自个儿出面去澄清了。”商陆满脸愤然之色,眼中火苗子直窜。

    “澄清什么澄清,你让那媒婆澄清了,说不定明儿个更不好的传闻便出来了。说咱们欲盖弥彰,强迫那媒婆出面解释,到时候越描越黑怎么办?”秦叔瞪了商陆一眼,目光落在仍旧紧闭着的房门上,叹了口气道:“等待会儿主子出来了,问问他如何处置吧。”

    晚上用膳的时候,琥珀去敲门将柳先生请了出来,众人皆在小心翼翼地瞧着他的神色,似乎已经不见了早前的悲伤,神情带着几分淡漠。

    为柳先生盛了饭,几人便立在柳先生身后侍候着。柳先生挥了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吃饭吧,不必在这儿等着。”

    另外三人抬起眼来看了看秦叔,挤眉弄眼地,不知道在传递什么信儿。

    柳先生自是瞧见了的,眉头一蹙,便轻声道:“你们在做什么呢?”

    秦叔轻咳了两声,便将下午听见的传闻都说了,柳先生正捏着筷子准备伸出来夹菜的手微微一顿,却只那么一瞬间,便又缓缓缩了回去,沉默了片刻,才神色淡然地道:“也好,这样倒是能够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秦叔想象过柳先生会不高兴,会发怒,却不曾想到他竟是这样的反应,便急忙道:“公子,这可不行,若是他们都这样胡言乱语,以后公子还如何娶妻?”

    “娶妻?”柳先生似是在沉思什么,许久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完,过了好一会儿,才扯起嘴角笑了笑道:“只怕,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娶妻了。”

    此话一说,众人皆是吓了一跳:“公子,不可不可。”

    柳先生摆了摆手道:“我要用膳了,你们先出去吧。”

    众人见这般情形,却也不敢不从,便只得垂头丧气地走了出去。一出门,便拐到了自家公子瞧不见的角落。

    “秦叔,公子这个模样,可如何是好?”几人面上皆是带着几分焦急。

    秦叔面上倒是并无异色,只叹了口气道:“如今咱们谁也劝不住咱们主子,他心中心心念念的人,永远也得不到啊。不过咱们也别急,想来是他命中注定要携手一生的女子尚未出现吧。”

    “还没出现,主子现在可都三十多岁了。”琥珀声音突然拔高了一些。

    秦叔抬起手便敲了敲琥珀的头:“小点儿声。”

    琥珀急急忙忙看了眼门口,瘪了瘪嘴:“照我说,不如直接一点,去锦城将那位绑过来,不就成了?”

    这下,连商陆和常山都一起抬起了手来,敲了敲琥珀的脑袋:“亏你想得出来,那位主子是什么人你知道吗?那可是……”

    商陆噤了声,抬起手,指了指天上:“你再胡言乱语,小心挨揍。”

    秦叔亦是瞪了琥珀一眼:“如果将那一位绑来就能解决主子的问题,我定然是想尽办法也要去绑的,可是咱们主子的性子,你们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众人闻言,齐刷刷地叹了口气。

    夜半时分,便下起了雪来,南浔镇比锦城要冷一些,雪下得也大一些。柳先生起得早,常山急忙将前几日赶制出来的厚厚的大氅给柳先生穿了,轻声道:“公子今日只有上午的课,可以早些回来,私塾那边没有暖炉,怕是冷得厉害。小的给公子装了一个汤婆子,公子待会儿抱着去吧。”

    柳先生笑了笑:“哪有先生上课还抱着一个汤婆子的,那些个学生七八岁的年纪,也不曾抱怨过一声冷,我不冷。”

    常山撇了撇嘴道:“他们都习惯了这样的气候了,公子初来,这儿比锦城可冷多了,自是不能适应的,若是公子不愿带着汤婆子,便多穿一件衣裳。”

    柳先生瞥了常山一眼,方点了点头道:“算了,还是带上汤婆子吧。”

    用了早膳,柳先生便独自从后门离开,去了对面的私塾之中。手中的汤婆子,在进私塾瞧见一个早早用树枝在雪地上练字的学生之后,便给了那位学生。

    中午回院子,难以避免地被念叨了一阵。

    柳先生倒是不以为意,只笑眯眯地道:“后日便是新帝登基大典了,私塾也要休两日,且马上就要过年了,过些日子,私塾里面的学生便少了。”

    秦叔笑眯眯地道:“那公子也就可以休息几天了,难得闲暇,咱们也过个好年,待会儿,我也去镇子上瞧瞧,买些年货回来。”

    柳先生点了点头,笑着道:“你们安排便是,福字和对联便由我来写吧。”

    几人笑了起来,便各自忙碌去了。

    天气愈发的冷了,柳先生亦是有些着了凉,说话嗓子也是哑哑的,幸而因着新帝登基,私塾里放了假,倒是不用过去。便只让秦叔去抓了些药,喝了药在软榻上盖了厚厚的被子躺着看书。

    商陆进来的时候,便瞧见琥珀正在侍候着柳先生喝药,便立在了一旁候着。

    喝完了药,琥珀便对着商陆哼了一声:“公子还病着呢,别拿些蝇头小事来烦扰公子。”

    柳先生笑了起来,对着商陆道:“怎么了?”嗓子仍旧带着几分沙哑。

    商陆行了个礼,低声禀报着:“这两日,夜里悄悄运马匹经过的多了一些,几乎是夜夜都有,数量不等。”

    柳先生闻言,微微一怔,才轻叹了口气道:“下了雪,进山的人便少了,不必担心被发现,因而便频繁了起来,只怕是战事将近了。”

    众人皆是不知如何接话,柳先生抬起眼来望向秦叔和商陆:“宁国皇上可还在锦城?”

    秦叔点了点头:“上一次锦城中传来消息的时候,是在的,听闻要等着封后典礼之后才启程回宁国。”

    柳先生轻轻颔首,沉吟了许久,才轻声道:“若是宁国皇上在登基典礼之后离开锦城,回到宁国应当是年后了。陛下若是想要对仓觉青肃开战,多半要联合宁国一同,这样把握也要大些。陛下,应当会在二月左右兴兵,如今还有时间。”

    秦叔闻言,连忙道:“公子可是想要出手?”

    柳先生将手中的书合了起来,轻声道:“等我裁了,私塾放了课,我去附近走走。”

    众人跟在他身边也并非一两日,闻言,便知晓他是想要瞧瞧周围地形地势,便连忙应了下来。

    这病来得快去得倒也快,没几日,便好了起来,只是裁了,私塾也放了课了。下了几日的雪,便又出起了太阳,瞧着天气不错,柳吟风无事,便带着秦叔和商陆出了门,准备去周围走一走。

    因着靠近边关的缘故,南浔镇附近倒也经常有些士兵巡逻。秦叔早已经将士兵巡逻地区域都打探了清楚,直接便带着柳先生绕了过去,进了山。

    山上的雪还未化完,走起来异常的艰辛。且柳先生刚刚病愈,走了半日便觉着身子疲惫不堪,靠在树上休息。

    秦叔却突然留意到了周围有些不同寻常,便急忙将柳先生护在自己身后,轻声道:“公子,有脚印。”

    柳先生一怔,扒开一旁的草丛,亦是瞧见了脚印,在雪中显得尤为明显。

    “能够瞧见鞋印,应当是有人来过。”柳先生淡淡地道,抬起眼吩咐着秦叔和商陆:“你们二人在周围瞧瞧,可是有旁人进了山,莫要走太远,我有些累,在这儿歇一歇。”

    秦叔和商陆对视了一眼,他们对自己的武功尚且有信心,且此前同自家公子探查地形的时候,也时常这样,他们二人便点了点头,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了。

    走出去没几步,便听见有异响传来,两人心中暗叫了一声不好,急急忙忙地跑了回去,眼前的情形却是让二人心顿时悬了起来。

    柳先生的脖子处横了一把形状有些怪异的弯刀,身后站着一个穿着青衣的女子,女子身后尚且背着一个背篓,里面放着一些不知名的草。

    “你做什么?放开我们公子。”秦叔暗自观察着周围情形,心中算计着怎样才能将自家公子安全无虞地从那女子手中抢夺回来。

    “我做什么?我还想要问问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呢?大冷天的,跑到这没有人烟的山中,鬼鬼祟祟地,说你们是什么人?”那女子撇了撇嘴,厉声喝道,只是因着声音有些娃娃音,却似乎不具威胁。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