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 大结局

    “……兹欲兴适致治,必当革故鼎新。自惟凉德,尚赖亲贤,共图新治。其以明年正月初一日,为盛安元年,宜发大赦,共图惟新,自十一月十七日昧爽以前,一应罪犯,并常赦所不免者,尽行赦宥。寡人正妻宁氏,敬章翚翟、禔身表淑慎之型。夙著懿称。宜膺茂典。兹仰遵慈谕、命以册宝、立为皇后。钦此……”

    刘文安的声音在太极殿中回荡着,带着几分肃穆,满朝文武跪了满殿。

    “陛下万福,皇后娘娘千禧。”整齐划一地请安声传来,洛轻言和云裳各自坐在龙凤椅上,背挺得笔直。

    “平身吧。”洛轻言面色仍旧是平日里的冷漠神色,云裳转过眼望向洛轻言,趁着众臣尚未起身,朝着洛轻言勾了勾嘴角笑了起来。

    如今的日子倒是平静,可是这平静却也是云裳和洛轻言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换来的,且定然只是短暂的。

    如今他们已经是夏国的帝后,这条路他们还要携手一起走下去。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碍,不过没有关系,再大的阻碍,他们也能够一一清除,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登基典礼之后第三日,宁帝便启程准备回宁国了,那日天气有些凉,洛轻言和云裳带着宝儿去城外相送,晨曦这段时日同宝儿倒是混的熟了,见着了宝儿便扑了过来。

    “姐姐,姐姐,让我抱一抱承业,我这么一走,又不知道得多久才能见着宝儿了。下一次见到他,他会不会长老高老高了,不过那时候我也老高老高了。”晨曦抱住云裳的腿,言语之间满是失落之意。

    云裳闻言便笑了起来:“你可还抱不住宝儿,我将他放下来,你自个儿同他道个别吧。”

    晨曦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云裳便将宝儿放到了地上,晨曦牵过宝儿的手,嘴角满是惆怅,连声音中都充满了愁绪:“我的外甥哟,哎哟喂,你记得要想我,如果你父皇母后打你了,你就到宁国来,你小舅舅我罩着你。”

    众人听罢,便皆是哈哈笑了起来。云裳伸手揉了揉晨曦的脑袋:“这些话都是谁教你说的?”

    晨曦却全然当作未闻,只一个劲儿地嘱咐着:“你若是以后有了媳妇儿,除了给你父皇母后瞧,还得给你小舅舅瞧瞧,若是你来不了,写封信给我,我亲自过来。唉,算了算了,你画个小像过来也成。”

    萧书锦盯着两个小人儿,嘴角眉梢都是笑意,抬起眼来望向云裳道:“前段时日晨曦都在同王尚书那位公子玩,似乎是叫王径的吧?还有华国公府有个小公子,也是个趣人儿,倒是同晨曦玩得过来。”

    云裳听萧书锦这么一说,便知晓她说的定然是沈宜兰的延儿,整日整日闹着要娶媳妇儿的,此前她怀着身孕去国公府的时候,还总闹着说她若是生了个女儿,便得嫁给他为妻。

    云裳笑着摇了摇头,那小子太过皮实了。不过晨曦素来在宫中长大,只怕也很少有玩伴,能和延儿玩得开倒也是好事。

    云裳见宝儿虽然站在地上,只是晨曦尚且知晓分寸,一直都拉着宝儿的手。周围浅酌和画儿都盯着的,便朝着萧书锦福了福身子道:“这一别,倒是不知下一次见着母妃是什么时候,女儿不能承欢膝下,还望母妃恕罪。”

    萧书锦低下头浅浅一笑道:“你好好的,便是对母妃最大的孝顺了。”

    “母妃也要好好的。”云裳声音渐渐轻了下来,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难受,鼻尖亦是有些微微地酸涩,便转开了身子,走到了萧书锦的马车前:“如今天气渐冷,母妃和父皇要长途跋涉,车上的火盆子可都备好了?”

    一旁侍候的侍女连忙应道:“都备好了,被子都备了四床。”

    云裳点了点头,却不知当如何开口说出离别来。

    宁帝同洛轻言说了会儿话,便回过头来走到萧书锦身旁道:“时辰不早,咱们当启程了,也好在天黑前赶往能够赶到落脚的客栈。”

    萧书锦点了点头,抬起眼望向晨曦,轻声唤着:“晨曦,上马车了,咱们应当走了。”

    “哦。”晨曦低着头闷闷地应了声,便又走到了云裳身边:“姐姐,我们先走了,父皇和母后,我会帮你照顾好的,不过你也不能忘了我,定要回来看看我。”

    “咱们晨曦这般可爱,姐姐怎么会忘了,等晨曦字练好了,还要给姐姐写信的。”云裳蹲下身子望着晨曦,眼中有些湿润:“晨曦要记着,若是有谁欺负了你和母妃,定要传信告诉姐姐,姐姐帮你们出气,好不好?”

    “好。”晨曦握紧了拳头,斩钉截铁地道。便毫不犹豫地转过身,爬上了马车。

    萧书锦和宁帝也紧跟着上了马车,马车车帘被掀了开来,萧书锦定定地看了云裳一眼,挥了挥手。

    “启程吧。”宁帝的声音传来,云裳便转过了身,突然有些明白萧书锦前来送自己到夏国时候的心情。

    宁帝回到宁国之时,新年已过,二月的第一天,宁帝同洛轻言便同时在朝堂之上宣布了发兵攻打夜郎国的圣旨。这一回,洛轻言倒果真听从了云裳的劝阻,并未御驾亲征,只由赵英杰挂帅,孙炳志任副将,两人带了五十万兵马从灵溪出发,从南往北,讨伐夜郎国。

    此前仓觉青肃率兵进攻夏国之时,宁国便已经趁机攻下了夜郎国东边两座城池,此事便直接整兵在出发,一路从东往西往夜郎国皇城逼近,同夏**队一同,对夜郎国形成围攻之势。

    仓觉青肃见状,便火速集结了夜郎国所有能够动用的资源,士兵、战马、粮草,准备与宁夏联军决一死战。夜郎国国家并不大,且土地贫瘠,敢于同夏国叫嚣,除了仓觉青肃的野心之外,还因为,夜郎国的人是最为矫勇善战的,马亦是最为膘肥体壮的。

    只是冬末时分,夜郎国草原上的草枯黄了一个冬天,尚未发出新芽,正是马儿最为饥饿的时候,且洛轻言谋划了好几个月,夜郎国中好的战马早已经被悄悄买走了三分之一,待仓觉青肃征集战马之时,却发现,可用的战马数量极少。

    他们引以为豪的战马优势不在,夜郎国的将士一时之间亦是慌了手脚,还未回过神来,便丢失了五座城池,连带着此前被宁国占领的那两座城池。夜郎国内近一半的城池都被宁国和夏国攻打了下来。

    一时之间夜郎国中民心涣散,每日里上朝之时,都是争执之声,有人主战有人主和。只是仓觉青肃却也是个阴狠狡诈之人,明里在朝堂之上同意了主和派的意见,写了投诚书,邀约了宁国一位姓林的将军前往议和。却趁着宁国将士未曾防备之际,悄然派军偷袭,宁国大军折损不少。他们又佯装回撤,带着追赶的宁国士兵进了一片沙漠之中,宁国士兵在沙漠中死伤惨重。

    只是这一役虽然让夜郎国取得了不小的胜利,却也让宁国和夏国的将士们都不再相信夜郎国,再也不愿议和,以士兵人数的绝对优势,一路以势如破竹之势,渐渐逼近了夜郎国帝都。

    一晃战事也已经耗费了一年多的时间,攻破夜郎国帝都的捷报传来之时,正是一个炎炎夏日的早上,虽只是早上,却十分的炎热,殿中放满了冰块,宫人们拿了扇子扇动冰块,给屋中降温。

    云裳手中捧着一本书正在看着,手不由自主地伸了出去,摸了摸,却没有摸到想要的东西,便蹙着眉头抬起了眼来,方瞧见浅酌手中端着的盘子:“你将葡萄端走作何?”

    浅酌连忙应道:“娘娘,这葡萄冰镇过的,陛下吩咐过了,你不能多吃的。”

    云裳瞪大了眼,将手中的书猛地往桌子上一摔,横眉竖眼地怒吼道:“我刚吃了三颗,这便叫多吃了?”

    浅酌全然不将云裳的怒意放在眼中,镇定地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果盘递给了身旁的宫女,让宫女将盘子收了下去:“陛下说了,事不过三,娘娘只能吃三颗。”

    “洛轻言!”云裳恶狠狠地道,几乎快要咬碎了牙。

    “娘娘,娘娘……”外面传来青蒿满是激动的声音,脚步声听起来亦是十分匆忙,门帘被“哗”地一声掀了起来,又落了下去。

    浅酌蹙了蹙眉望向跑得满头大汗地青蒿道:“出了什么事?咋咋呼呼的。”

    云裳听浅酌这么训斥青蒿,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似乎是我以前经常说你的话。”

    青蒿见云裳似乎全然没有注意自个儿,在那儿急得不得了,快步走到云裳面前跪了下来:“娘娘,有喜讯,大喜讯。”

    “什么喜讯?可是外面院子里的小宫女捡回来的猫儿生了崽了?”云裳对青蒿的性子亦是有了几分了解,便打趣道。

    青蒿跺了跺脚,急忙道:“是大捷了,打下了夜郎国了,娘娘。”

    云裳一怔,浑身都顿了一顿,方连忙坐起了身来,定定地望着青蒿道:“你说什么?什么大捷了?”

    青蒿眼中满是掩不住的喜色:“娘娘,赵将军他们,将夜郎国打败了,大捷了啊。”

    云裳张大了嘴,半晌,才哈哈笑了起来:“好,好好好。大捷了好,这场仗打了一年半了,终是大捷了。”

    云裳欢喜了一阵子,才连忙抬起眼来唤浅柳:“你去内务府跟琴依报个喜,赵英杰说等这场仗结束了便同琴依成亲,咱们可以开始着手准备了。”

    浅柳应了声退了出去,云裳哈哈笑着,想了想,猛地从软榻上坐了起来,却觉着眼前突然一黑,猛地倒在了软榻上。

    这一下可将屋中众人吓了一跳,顿时未央宫中便乱了起来。

    浅酌面色亦是一片煞白,神情却尚且算得上沉静,急急忙忙地道:“别乱,别乱。半雪,半晴,你们二人去太医院请太医,春香冬白,你们二人去太极殿请陛下,青蒿,青桐,你们二人将娘娘抱到床上。”

    众人这才找着了主心骨,急急忙忙地按着浅酌的吩咐去办了。

    洛轻言急急忙忙地从朝堂上赶过来的时候,太医似乎刚刚诊完脉,承业立在一旁,已经快三岁的他已经有了几分小大人模样,只是却似乎也被吓得不轻,见着洛轻言进来,便连忙跑到了洛轻言脚边:“父皇,母后不会出事吧?”

    洛轻言面色亦是有些不好,却还不忘低声安抚着:“无事,你母后会好好的。”

    说完,便不管不顾地走到太医面前,拧着太医的肩膀,将他抓了起来:“皇后娘娘如何了?若是皇后娘娘身子有丝毫差错,寡人定饶不了你。”

    太医亦是被吓了一跳,慌忙应道:“陛下,皇后娘娘没事,是有喜了。”

    此言一出,却是满屋子的人都静了下来,洛轻言楞了许久,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几乎欣喜若狂:“你说什么?你说什么?皇后娘娘有喜了?”说完,却似乎仍旧不敢相信,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太医。

    太医不停地点着头:“是,陛下,皇后娘娘确实有喜了,瞧着脉象,只怕已经满了两个月了。”

    洛轻言闻言,却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皇后有喜了。”

    笑着笑着,眼中却似乎有了几分泪光。

    满屋子的宫人这才回过了神来,急急忙忙跪了下来贺喜:“恭喜陛下,恭喜皇后娘娘。”

    “赏。”洛轻言笑着道。

    承业亦是有些好奇,上前拉着好不容易从洛轻言手中解救了下来的太医道:“我母后是不是要给我生弟妹了?”

    太医连忙应道:“启禀殿下,是。”

    承业便也高兴了起来:“我也要有弟弟妹妹了呢。”

    云裳便在此事醒了过来,见着众人神色,眼中满是疑惑:“怎么了?怎么你们都在?我是不是最近睡得有些多了,睡得人身子都疲乏了。”

    众人面面相觑,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行了个礼道:“恭喜皇后娘娘,娘娘有喜了。”

    云裳自打此前那次生育伤了身子之后,虽然后来一直在用鬼医的方子调理,却也并未抱什么希望,便也没有往那方面去想:“大捷了,自然是喜事。对了,陛下,你怎么回来了?”

    众人闻言,便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拉着承业退了下去。

    殿中一下子便只剩下了云裳和洛轻言两个人,云裳仍旧未回过神来,呆呆地望着洛轻言,洛轻言眨了眨眼,眼角眉梢俱是喜色:“裳儿,你怀孕了,咱们承业也要当哥哥了。”

    云裳一愣,盯着洛轻言半晌连眼睛都未眨一下,良久,才抬起手指了指自己:“我?怀孕了?”

    洛轻言点了点头:“是,你怀孕了?”

    云裳诧异地长大了嘴,似是无法接受的模样,半晌,才喃喃自语地道:“是了,我最近嗜睡还想吃酸,这分明便是怀孕了的迹象,我却丝毫没留意,连想都不敢往那处想。”

    那件事情,洛轻言陪着云裳一路走来,自是明白其中坚信,便坐到了床边,将云裳揽入了怀中,轻声道:“上天究竟还是眷顾我们的。”

    云裳点了点头,却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

    洛轻言一下便慌了手脚,又是擦泪又是安慰的,全然有些不知所措。

    云裳哭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打了个嗝,便抽泣便吩咐着洛轻言:“我渴了。”

    洛轻言急忙端过茶杯,却瞧见茶杯中是茶水,便连忙将茶水倒了,倒了杯白水递给了云裳,云裳喝了水将杯子还给了洛轻言,洛轻言便又连忙接了过来,定定地看着云裳。

    云裳低下头:“我困了。”

    洛轻言便又连忙将云裳扶着躺了下去,盖好了被子,掖了掖被角:“睡吧,我守着你。”

    云裳翻了个身,背对着洛轻言,眼泪又留了下来,哭的累了,倒也果真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似乎已经是下午,窗外阳光明媚,不时有蝉声入耳,云裳抬起眼来望向躺在自己身旁睡着了的洛轻言,咧开嘴笑了。云裳突然想起,自己前世被皇后一杯毒酒毒死之后,便是在这样的蝉声之中醒来的,醒来的时候,便发现突然回到了八岁时候的模样。

    如今,又是这样的一个夏日,她一觉醒来,自己深爱的男子在自己身旁睡着。已经能够走路,能够背诗,能够写字的儿子在外面玩耍,自己腹中尚有未出生的孩子,一切显得温馨而安详,慢慢都是幸福的味道。

    盛安二年,夏国宁国大军攻下夜郎国帝都,夜郎国从此消失在世界的版图之中。同年,夏国皇后宁云裳怀孕,于第二年春日,生下龙凤胎,取名为承贤、承谧。

    夏国皇帝洛轻言励精图治,终给了夏国百姓一个盛世天下。而洛轻言终其一生,也并未纳妃,后宫之中,唯有皇后一人,引以为美谈。<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