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君无极的异常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百里一越说越气,最后索性直接拔出竹剑。

    感觉到腾腾的杀气扑面而来,凤惊澜瞳孔一缩,下意识就要开溜,可还是迟了一步。

    “想去哪儿?”

    百里一阴森森的声音在牢房中响起。

    凤惊澜眉毛一挑,对上他怒气冲天的双眸。

    百里一的目光像是要吃了她一样,凤惊澜瞬间苦了脸。

    百里一的话中似乎暴露了不少她不知道的信息,而百里一对她会有敌意,也只是以为君无极出轨了,为她出气而已。

    她没法怪他,可这心里总是有些憋屈。

    其实这时候她只要一句我就是凤惊澜,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可偏偏她好不容易逃出来,现在再回去,总有些不甘心。

    正所谓好马不吃回头草,尤其是这棵回头草还是掺了毒的,吃了之后一准消化不良。

    思来想去,她只能硬着头皮将一个备受欺凌,无辜受累的山里女子进行到底。

    “大爷饶命,其实刚刚只是一个误会了,小女子早已心有所属,绝不敢跟你口中那位小姐抢人。”凤惊澜摆出一副娇弱模样,“怪只怪小女子美貌倾城,自小阿爹阿娘便说我美的惊天地泣鬼神,为了不让我的美貌祸害众生,所以一直住在山野之中。”

    “……”百里一嘴角一抽,握着竹剑的手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仔细看着眼前这张惨不忍睹的脸,确实挺惊天地泣鬼神的。

    “其实刚刚小女子就想跟这位世子爷说,小女子知道世子爷你对我一见倾心,再见非卿不娶,可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我们之间隔着山和大海,隔着富贵权谋,隔着你家中娇妻……我们是不可能的,你就忘了我吧!”

    凤惊澜泪眼汪汪,无比真诚的看着已经离开浴盆的君无极。

    动人的语言配上丰富的表情和动作,惊得百里一嘴角直抽,跃跃欲呕,可偏偏这位大爷却纹丝不动。

    不仅如此,他还不急不慢的抬起头湿漉漉的头,神情从容,眼底带笑:“可是刚刚还说要对本世子以身相许的……”

    哐当!

    面前的桌子被劈成了两半。

    一回头,就见百里一阴森的脸上满是煞气。

    这话一说,显然在百里一眼神自己成了那个不自量力破坏他好哥们夫妻的第三者。

    “这位大爷,冷静!冲动是魔鬼,冲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你该庆幸你还有价值,若非如此,现在你就跟这张桌子一样。”百里一森然一笑,作势就要将凤惊澜带走,却被君无极拦住。

    “君老大,你真要为了这女人跟我动手吗?”

    “出去!”君无极冷冷的说道,“不要让本世子说第二遍。”

    百里一握着剑的手青筋直冒,最后直接甩脸走了。

    他这一走,牢房内瞬间安静下来。

    凤惊澜小心翼翼看了一眼低头喝茶的君无极,小声道:“那……我也回去了。”

    君无极没说话,凤惊澜只当他默认了,快速溜回了自己的牢房,顺便又给自己的牢房加了三道锁。

    过了好一会儿才觉得自己这举动实在有些多余,君无极要想对她做什么,就算加一百道锁也拦不住他的。

    沉默在牢房内降临,这人一冷静下来,很多疑问便一股脑钻进脑海。

    君无极和百里一突然出现在不夜城显然不是偶然,听百里一的意思是“凤惊澜”中毒了,而下毒的人正好是容小六,“凤惊澜”现在昏迷不醒,生死未卜,他们不远千里来抓容小六,为的就是拿解药。

    凤惊澜疑惑的是,她如今就在这儿,那么那个远在帝都生死未卜的的“凤惊澜”又是谁?

    凤如雪吗?

    她是对凤如雪动了手,但只是毁了凤如雪的脸,让她不能顶着她的脸色招摇撞骗而已。

    其实依着凤如雪对她做的这些事,就算是直接要了她的命,凤惊澜也不会觉得愧疚。

    但是就这么让她死了未免太轻松了一点。

    对于凤如雪来说,心爱的人背叛,疼她的娘亲死了,亲爹恨极了她,身后还有云清子那鬼东西折磨她,活着对她来说才是真正的地狱。

    既然她已经身在地狱,她又何必多次一举,救她出苦海呢?

    凤惊澜原先的目的只是搅黄了这桩婚事,她凤惊澜睡过的男人,就算她不要了,别人也不许捡。

    只是此时此刻显然事情没那么简单。

    难道这又是凤如雪的阴谋?

    凤惊澜咬着手指,细细的想着,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还有君无极的异样,再次重逢,他浑身散发的气息她更看不懂了,看着这样的君无极,凤惊澜不知为何莫名的有些心慌。

    那种仿佛下一秒君无极就要在眼前消失不见一样,虽然如今他还完好无损的坐在她的面前,可凤惊澜还是觉得不安的很。

    “那个……”

    凤惊澜心中有太多的疑问,而现在唯一能给她解惑的人便是眼前的男人。

    可是该怎么问呢?

    她现在不是凤惊澜,只是个陌生人,就这么堂而皇之问人家私事不太好吧。

    久久等不到她的声音,君无极忍不住看了过来:“你想问什么?”

    “没什么,就是我的出现好像造成了你和你夫人之间的误会,小女子在想着要不要我去解释一下?”

    “不必,本世子的夫人宽容大度,秀外慧中,对本世子死心塌地,从来不会误会本世子。”

    凤惊澜目光一闪,其实刚刚她这么说只是试探而已,如果帝都那边出事了,那么先前那所谓的成亲是不是也是误会,君无极其实没有娶慕容曦。

    可没想到君无极竟直接否决了她,而言辞之间满满的都是对他那位新婚夫人的夸赞。

    凤惊澜失落的同时,胃口莫名的泛起酸来。

    “没有真正宽容大度,不会误会吃醋的女人,除非她的心里根本没有你!”凤惊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像是恶毒小三在挑拨离间一样。

    抬头撞上君无极投射过来的目光,凤惊澜突然有些心虚。

    君无极拧着眉头,似在思索着什么。

    “那照你的意思,如果一个女人对你时冷时热,时近时远,一边掐断你身边所有的桃花,一边却想着法子从你身边逃走,这女人的心里是有本世子呢还是没有本世子呢?”

    “额……这种情况下,多半是这女人心里有你,但是你却让她没有安全感,所以没办法将一辈子交托到你的手上。”就像她一样,她知道自己心里是有君无极的,但是比起君无极,她更爱自己,更爱自由。

    从小的教育告诉她,只有自己不会辜负背叛自己,将后背交托给其他人,那是世上最愚蠢的行为。

    凤惊澜如是说着,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蹊跷,心头顿时一跳,连忙看向君无极。

    君无极的眼睛晶莹璀璨,像是要将凤惊澜看穿一样。

    “那你觉得本世子该怎么做才能让她不再逃跑,乖乖待在本世子的身边?”

    若不是在君无极眼中看到如今的模样,凤惊澜真的怀疑君无极已经识破她的身份,所以才会问这个问题。

    凤惊澜想了想,思索着要不要岔开话题,敷衍过去。

    耳边却听见君无极继续说:“是不是该折断她的羽翼,造一间铁笼,上十几二十道锁,让她再也逃不掉?”

    凤惊澜看着君无极瞬间被阴霾笼罩的脸,心脏顿时一跳,背脊升起一阵寒气。

    “如果是这样,那么你只会永远的失去她而已。有些人是宁可死,都不会愿意待在笼子里的。”

    正如她,她抛下未来,朝未知的未来行进,也不愿待在楚国公府那一方天地里苟延残喘。

    “是吗?所以本世子是注定留不住她的是吗?”

    君无极目光灼灼的看向她,那眼神看的凤惊澜心虚。

    她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直接下意识避开视线。

    “这个小女子又不是世子心里的那个人,小女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也回答不了吗?”君无极嘴角泛起一抹苦涩,“本世子拿命来赌,都不能让她为我停留,看来本世子注定是留不住她了。不过这样也好,她走了,本世子也可以了无牵挂。”

    “……”凤惊澜眉头一皱,什么叫他也可以了无牵挂?

    凤惊澜下意识看向对面的君无极,后者已经爬上了传来,一阵阵压抑的咳嗽声从对面传了过来。

    这一夜凤惊澜一直心绪不灵的,浑浑噩噩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如此一夜过去,醒来时对面空无一人,而君无极像是凭空消失一般。

    凤惊澜一个机灵,立刻坐了起来。

    而这时,一个衙役走了过来,抓了一把钥匙给她解锁。

    不多时,牢门打开。

    “你,可以走了?”

    “走?”凤惊澜微微一愣,刚睡醒的脑袋明显有些跟不上节奏。

    “没错,你出狱了!”那衙役以为她高兴的说不出话来,“算你命好,得世子恩典向城主说情,放你出牢狱,出去后好好做人,别再犯事儿了。”

    凤惊澜被人半推半就出了牢房,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等等,你说世子要放了我?”

    君无极为什么要放了她?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

    “那还会有假!”

    “那君无极人呢?额,世子他在哪里?”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