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我的衣服怎么的干的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祁子衍跟着黑狐来到了一处悬崖,底下乍一看居然有不百丈深,底下是湍急的水流,水流一眼看不到头,不过听着声音,估计很长。

    “你确定小初在这里?”祁子衍停在悬崖边问着身边的黑狐。

    “唧唧——”黑狐将鼻子又往前凑了凑,叫唤着。

    见此,祁子衍心里一沉,动作粗鲁的将黑狐拿在手里,问,“要是你敢骗我,就等着生不如死吧。”

    说完一把将黑狐扔在对方。

    对此黑狐没在意,只是不停地在悬崖边走着,看起来很着急。

    祁子衍身下拳头紧握,多么想就这么没有理智的直接从这里跳下去,不过他知道若是那样做了,底下是湍急的水流,他能平安找到木小初的几率很小。

    而且也不确定小初是否确定在下面,若不是的话,他贸然跳下,就会耽误救人的时间。

    眼睛四处看着在,最后找到一个可以走下去的路,虽然距离这里很远吧,不过祁子衍还是将它当成希望,用着轻功,速度很快的往那里跑去。

    可当他走到那里时,发现底下并没有直接的路,他顺着斜坡我往下跑,来到底下,干脆蹚水顺着水流水流往下找,好在哪里的水还比较浅。

    不过当他来到深水时,就被刚追上来的暗卫阻止了,“尊主,水流太急,您这样会有危险的。”

    “滚——”祁子衍一把推开拉着他的人,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一个猛扎,他整个身子都进到了水里,不过那附近都没有人。

    整整一个晚上,祁子衍都在水里找着。

    直到暗卫看不下去,将司徒叶熙带了过来。

    不过和他想象的相反,司徒叶熙在知道后,非但没有劝着祁子衍,而是同样很心急的下了水。

    不过直到第二天众人都已经离开了,他们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终于在第二天的晚上,一身戾气的祁子衍从水里走出,一只手领着黑色的脖子,声音阴寒道:“你知道小初在这里?”

    该死的,从昨天知道小初不见后,他先是派人在帐篷那里等着,若是人回来自然是好的,若是没有回来……

    “唧唧——”黑狐也显得有些疲惫,祁子衍在水里呆了多久,它就在岸边走跑了过久,这不,刚过来就被祁子衍抓到了。

    虽然依旧很疲倦,不过还是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

    它挣扎着要从祁子衍手里逃脱带他去找,不过还没扑腾几下,就昏了过去。

    同样从水里出来的司徒叶熙在看到后,不忍心道:“祁子衍,它都昏过来了,你先将它放了吧,我估计它好像已经知道小初的位置了。”

    “你说什么?”祁子衍眼底马上红血丝的问着司徒叶熙。

    “不是我说什么,而是你手里的黑狐,若是你手的力道再大些,我估计我们 就找不到小初了。”

    虽然心疼祁子衍,不过它还是不希望这最后的希望没有了。

    听后,祁子衍松了手,黑狐顺势从他手里滑落下来,好在最后被司徒叶熙接住。

    他将黑狐交给身边一个侍卫,“找个大夫好正看着,等它醒了,第一时间过来禀告。”

    “是。”侍卫接过后,离开运用轻功离开了。

    因着暗卫不能随意出现,所以司徒叶熙在知道木小初不见后,直接用职权调了二十个侍卫过来帮着找。

    至于其他人,则是都跟着皇帝回去了。

    “祁子衍,现在正好有空,我想和你说一下关于小初失踪一事。”司徒叶熙,“不知你心里有什么人选。”

    “……”祁子衍听后,开始冷静想了想,随后对身边一个暗卫道:“去,查一下司徒嫣然前些天做了什么。”

    “你怀疑是他做的?”

    祁子衍看着他,眼神冰冷寒彻,“怎么,你要包庇。”

    说完就好像一个没出发泄的狮子终找到落脚地一般的愤怒,似乎只要对方回答是,他就会直接扑上去将人杀了一般。

    不过司徒叶熙却在他说完一口否决,“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身份,我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冒牌货而不顾小初的安危,我的意思是,若真的是她做的,那么审问的事情就交给我,毕竟小初丢失我也有一部分责任。”

    是的,他后悔那天让小初早点离开, 若是在祁子衍过来接小初时放她走该多好,什么男女大防,他们可是亲兄妹!

    只要他们心里知道就好,为什么要顾忌那么多呢,若是当初没有顾忌那么多,是不是小初就不会失踪了?

    司徒叶熙越想越自责,最后眼眶都红了。

    亲妹子从他手里弄丢,他对不去死去的娘亲。

    虽然祁子衍也恨,不过他知道若是没有他送的那只黑狐,他也不会那么快知道小初失踪了。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知道他送了木小初黑狐,除了不知道是谁将带走,其他在他离开后发生的事,他都知道了。

    现在只希望,小初是一个人觉得无聊了,才会出去闲逛的。……

    可是可能吗?

    与此同时,一个昏暗的山洞里,躺着一个人,仔细一看,就是祁子衍他们找了两天的木小初。

    “嘶——”伴着小声的痛声,躺在干草上的木小初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没错,她就是疼醒的。

    完全睁开后,她的手摸向额头,“嘶——”

    “不要用手碰伤口,会发炎的。”从洞外走进一人,他手里拿着干柴,走进一看,居然是帝楚霖。

    “帝楚霖!”木小初眼睛瞪得老大,吃惊极力,“你怎么会在这里?”

    木小初说完又看了看四周,低喃,“不对,是我怎么会在这里。”

    等帝楚霖走进后,他解释,“我是将你从一个黑衣人手里救下的,至于地点,则是一个悬崖上,很幸运的是,下面有一个水流,我们才没受什么伤。”

    说话的同时将手干柴放在地上,“碰——”

    而后对木小初道:“既然你已经习醒了,就先过来吃点东西吧。”

    说着将手中一个野果递到木小初面前,看着不远处已经处理过得生肉解释,“烤肉一会就好,若是你不想吃的话,也可以等会一起吃烤肉。”

    木小初没接野果,而是问,“不是,你还没说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呢,我明明就在帐篷里睡觉来着。”

    “你再仔细想想,帐篷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帝楚霖将野果拿回,开始烤肉。

    “我抱着黑子从叶熙大哥那里回来,然后就是和黑子一起吃零食,然后就是……然后就是什么来着……黑子被我扔到了床上,然后……所以说我是被人下了迷药?!”木小初说到最后,眼神惊愕的问着帝楚霖。

    “还不算笨。”帝楚霖将肉放在烤架上开始。

    “可是,就算是我被人带走了,你又是这么在这里的。”木小初警惕的看着在烤肉的帝楚霖。

    不要怀疑,她就是不相信帝楚霖的为人,第一眼就觉得他不像是一个好人。

    帝楚霖就好像没看出木小初的敌意般,语气平淡的说着,“我刚巧去哪里散步,看到后就将你救下了。”

    木小初依旧怀疑,“会这么巧?”

    而且他能打得过黑衣人?

    她有些怀疑的看着帝楚霖。

    身子弱弱的,感觉随时会倒。

    感觉到木小初的怀疑,帝楚霖眼底含笑的解释,“虽然我身体羸弱,不过该会的作为太子还是要学的,更有甚者,要更努力才行。”

    潜意识就是:他不但会武功,而且实力还不弱。

    木小初上下看了看,不再说话,算是认同了他的话。

    山洞里瞬间安静下来。

    “咕噜——”

    ......

    帝楚霖轻笑,将刚烤好的肉递到木小初手中,“你都昏迷了一天一夜,肚子也该饿了。”

    木小初想要接过来的手就这么停住了,身子微微一愣,“你说我昏迷了多久?”

    “一天一夜,你要是今天再不行的醒,我估计就要带着你找出去的路了,毕竟你上了头,事情可大可小,好在你最后醒了过来。”

    帝楚霖这次直接将烤肉塞到木小初手里,“快吃吧,吃饱了才有体力出去不是。”

    木小初动作缓慢的接过,心不在焉的吃着。

    吃饱后,木小初又有了疑问,“你刚说的出去是怎么回事?”

    帝楚霖问,“吃饱了?”

    木小初点头,“嗯,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很简单,就是我们被困在悬崖下一处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了。”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知道的地方?”

    木小初问这话时,心一揪,迫切的想知道答应。

    帝楚霖解释,“就是你心里想的那样,我们被水流冲出很远,远到连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木小初,“......”

    帝楚霖表情严肃的说着,“这不是玩笑。”

    “你说这里是一处你不知道地方,我们又是被水流冲到这里的,那么你能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找到的火吗?”

    “哦——你说这个火石呀。”帝楚霖从地上将火石拿到手里说着,“这个是我从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地方找的,估计这里有人生活过,不过因为你还昏迷着,所以我就没走远。”

    木小初听后低着头,脸上透红,那是尴尬的。

    不过她猛地将头抬起,“那我的衣服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说我们是掉到水里的,那我现在的衣服怎么是干的?”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