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小猫的溺爱法(三)

    回到家里,李管家一看到莫允泽满身的狼籍和他隐忍的脸色,再看看赖在他怀里娇喘扭动的沐卉,心下了然,急忙打发了其余的佣人回房睡觉,给这两个苦命的恋人一个尽情的空间。

    客厅里没了外人,莫允泽将沐卉直接抛到了最近的一张沙发上。

    沐卉尖叫一声,晕头晕脑地坐起来。

    莫允泽跪坐在沙发旁边的地板上,拉着她的两只脚踝拖过来,引着她攀住他的脖颈,“熊,今晚上你要好好求我才行!”

    沐卉的衣服在莫允泽的手下变得纸一般的脆弱,散了一地。

    莫允泽还是衣着完好,沐卉则已是,全身漫着一层醉红,颤抖着,无措地看着面前热火喷张的男人。

    大概是觉察到莫允泽周身那股强烈的掠夺张力,沐卉不安地动了动。

    “泽。”沐卉看到莫允泽的脸一点点凑过来,颤着声音叫了一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嗯,我在。”莫允泽吻着她,诱哄着她与他共舞。

    等到她的小舌饥渴地伸出欲与他的纠缠,他便退缩回去。

    双唇也仅仅是轻轻一点她红肿的唇瓣,随即离开,这种若即若离的方式令她躁动不安。

    手指按压着她跳动的动脉,往下一手托住,包裹在掌心里掂了掂,“熊,它们又大了,沉了不少。”

    言语的刺激加上粗糙的手感,让沐卉更加难耐。

    “泽哥,不要,难受。”沐卉握住他的手腕,试图阻止他在肆虐的双手。

    莫允泽稍稍停下,却让她感到更焦灼的渴望。

    “啊!”沐卉仰头尖叫,纤细的腰肢不住扭动。

    莫允泽品尝着她花朵的美好滋味,许久才恋恋不舍地放开,这时的沐卉瘫软成了一团泥,任莫允泽揉搓摆弄。

    “熊,是不是很难受?”

    “泽哥,求你,求你……”沐卉先汗淋漓,酒醒了大半,红着脸小声哀求。

    “求我什么?”莫允泽缓慢抽拉着自己的手指,不肯给她个痛快。

    “求你,要我。”

    莫允泽满意地笑了,很好,这个女人总算知道怕了。挑起了他的火,岂能就这么饶了她?

    沐卉羞得背过身去。

    “熊,该你满足我了吧。”莫允泽迅速除去了身上的衣服,欺身压了过去。

    急促而狂乱,不再压抑,没有故意的挑逗。

    对莫允泽而说,游戏,到此结束。

    他要狠狠地拥抱身下的女人,她是他的,她也只能是他的!

    莫允泽大力动了一会儿,还是感觉不太过瘾,将她抱了起来,掉转她的身子,让她面对面地缠上他,坐在他腿上。

    ……

    莫允泽伸出一只手撑住了她向后弯的光裸脊背,沉声笑道:“熊,好好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

    沐卉窘迫地看着,渐渐目光上移,掠过他因为剧烈运动不断起伏的坚实胸膛,对上了那一双幽深的凤眸。

    两人目光接触,都不由惊了一下。接着,便向两块磁铁一样,目光纠缠、吸附,再也扯断不了。

    几乎是同时,两人伸出手捧住了对方的脸,他硬实的手臂圈着她纤细的手臂,围成两个完美的圆。

    沐卉摸着他坚毅的下巴,“泽,你瘦了。”他相比于三年前,精瘦了许多。眉眼间的疲累之色让她心疼。这个男人,三年来,每个夜晚对着她的照片渡过的,是这样么?

    他像她一样,几乎夜夜失眠,是这样么?泽哥,告诉我,丁医生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么?

    千言万语,无数个想问的问题,到了嘴边,却一个字也发不出。

    沐卉回来后,从丁医生那里陆续听到不少事情。她不相信,那个永远站在高处睥睨众人的莫允泽,会那么落魄地生活着。

    莫允泽的大拇指蹭着她柔软的唇,“熊,就是想说这些吗?”

    “不是。”沐卉说道,身子前倾,将唇主动送到他嘴边。

    一场激烈的拥吻爆发在两人中间,齿咬唇,唇含齿。四肢纠缠。

    莫允泽将沐卉压回到了床上,将她紧紧锁在自己怀里。

    ………

    “泽哥,婚礼在哪里举行?”过后,沐卉懒懒地窝在莫允泽怀里,娇声问道。

    莫允泽闭着眼睛恢复体力,揽着她腰肢的手却不老实,弄得沐卉出了一身的汗。

    “唔。”

    “唔是什么意思?”沐卉看他不肯说,愈发好奇。“嗯,啊。泽哥!”

    “泽哥,我们结婚后,我叫你什么?”莫允泽顾及到她的身子,热吻了一阵就放开了她。沐卉喘息着问道。

    “嗯?”莫允泽揉着她特意为了他变回来的头发,“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沐卉不好意思地笑笑,“因为结婚后,夫妻双方不是都要昵称吗?那我,以后是称呼泽哥,还是……你的名字?”

    莫允泽觉得好笑,他的熊,本质上还是有些小女儿的单纯心思。“那,熊想叫什么?”

    沐卉在他胸前拱了拱,犹豫地叫了一声:“老——公?”

    她慌忙捂住了嘴,像受惊的小兔一般看着他。“扑通扑通”,心跳得特别厉害。血液似乎倒流了,全涌到了脸上。

    ……

    莫允泽看着在自己眼前不断晃动的挺翘美臀,大掌毫不客气地覆了上去。

    “泽哥!”正弯着腰洗头发的沐卉险些呛到,抬起身子回头不满地瞪着他,甩了一圈的水珠。

    莫允泽挺腰撞了撞她,一条手臂伸到前方,“怎么,熊,不叫我的名字了?”

    “不叫了,泽哥,不叫了。”沐卉被他揉的发软,两手撑着洗漱台,娇声求饶。昨晚上叫了他的名字,惹得他大大的兴奋,折腾了一整夜,外头天色发白了才放了她,两人就这么纠缠着、交叠着睡到了日上三竿。

    “我喜欢,熊,叫我?”莫允泽的手抚摸着她的脊背,在她胸前的手滑到了她的小腹。

    沐卉被他没完没了的热情吓怕了,“那,我叫了,你要放过我?”

    “嗯。”莫允泽心不在焉地答应着,感到手上的温湿,满意地翘起了嘴角。

    “老公,老公,老公,泽,泽,泽C了吧。”沐卉一叠声的叫完,脸红的要滴血。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