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小猫的宠爱方法(番外完)

    当一手拿鸡蛋、一手拿着葱的沐卉再次晃着两条白嫩细长的****从莫允泽眼前经过的时候,正在无聊地按着遥控器拼命转移注意力的某人终于按捺不住,长臂一伸将她卷进自己怀里,迫不及待地翻身压下,一阵乱啃。

    “泽,你干什么,唔……”沐卉只来得及发出几声含糊不清的抗议,莫允泽吻得她都要窒息了。冰凉的鸡蛋攥着手里,她不敢过于用力,又被身上正在欺负她的男人激起了本能的反抗。挺胸摆腿想要起身,却被压得更紧。

    莫允泽终于餍足地松开了她,还未给她喘息的机会,头一低乱拱。“熊,我好难受。”莫允泽隔着薄薄的棉睡裙咬着她,委屈地抱怨着。

    沐卉被他孩子气的言语弄得哭笑不得。柔顺地躺在他身下任他“轻薄”一番后,安慰道:“好了吧。”

    “不好。”莫允泽压着她不肯放她走,暂时熄了熄火。

    屋里的温度很高。

    痛经过后的沐卉变得很精神,在屋里穿着条睡裙露着两条白生生的长腿乱晃,走来走去地拿东西。这对于憋了很久终于到了嘴边却只能看不能吃的人来说成了不可饶恕的挑逗、挑衅以及调戏。

    “还不行吗?”莫允泽带着无奈质问道,“都第四天了!”

    “泽,你安静地看会儿电视不行吗?”沐卉无奈地建议。这几天,只要一空下来他就拉着她不放手,每次看他一张俊脸憋得通红躁动不安的样子,她觉得好笑的同时更多的是心疼。这个男人……

    一股焦糊味从厨房里飘出,沐卉回神,惊呼一声:“我的汤!”那个已经出了一身冷汗的鸡蛋因为她用力一挣粉身碎骨、脑浆迸裂在她手中。

    “熊,”莫允泽一手沿着她的腰线上下游弋,一边不满地嘟哝着,“不要管你的汤了,先想办法把我喂饱吧。我好难受。”禁锢的念想一旦抬头若得不到彻底的满足便很难平息。

    而莫允泽每天就好像一支呆在紧绷着的弦上的箭,就是发不出去,弄得他要发疯了。

    “泽,我要去洗手!”沐卉提醒这个****焚身的男人,她的手上还满是粘糊糊的蛋清蛋黄的混合液。看他还没打算放开她,沐卉红着脸抬起头将唇贴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真的?”莫允泽的声音因为兴奋紧绷绷的。沐卉违心地点点头。

    吃过饭,沐卉自觉地抱着碗躲进厨房里,慢悠悠地洗着,故意拖延时间。可是,总共只有两只碗,四个盘子,任她怎么磨蹭,还是在十分钟内干完了。

    “好了?”听到声音,沐卉回头,吓了一跳,不禁向厨房深处退去,“泽……”

    刚冲完澡的莫允泽赤着身子站在厨房门口,屏息凝神盯着沐卉,像一只看中猎物的老虎,蓄势待发。

    “啊,我不要了,泽,我不要!”莫允泽扛着尖叫的沐卉走进卧室,将她扔在了那张宽大暖和的床上。

    沐卉将头蒙进被子里不肯出来,呜咽着耍赖:“泽,你再忍耐一下嘛,明天就好了。”

    “不行!”莫允泽喘着粗气将她从被子里拖出来,眼眸深得不见底,风暴在其中酝酿、扩张。

    “想逃,嗯?”莫允泽修长的指尖拨弄着沐卉,嘴角扯着魅惑的笑。

    “泽。”沐卉低低地叫他,可怜兮兮地盯着他看。

    “不行。”莫允泽无视她的样子,膝盖磨蹭着柔软的床单向前移。

    沐卉不安地扭动着身子,这样做,他倒是舒服点,可她就不好受了。

    ………

    莫允泽不知从哪里弄来一辆路虎,一大早载着沐卉下山购物。

    “泽,我要这个。”沐卉指指这边,看看那边,指挥着跟在她身后推着购物车的莫允泽。

    看着沐卉欢快的背影,莫允泽嘴角噙着宠溺的笑,将她提到的东西全都放进去。不算小的购物车很快就堆得满满当当的。从什么时候,她开始对自己撒娇了呢?莫允泽回想着。

    沐卉的小女儿娇态只有面对他的时候才会出现。

    听着她软着嗓子求他,他的心便也跟着化掉了。能够这样一起生活,没有猜疑,没有不安,真好。

    平日里冷峻异常的男人此刻却是一脸迷死人的温柔。看到他的人无论男女都眼眸一缩、心中一跳,惊艳,谁说只能用来形容女人?

    莫允泽的柔和面色在看到沐卉手里拿着的两包卫生棉时成功消失了。他的眼睛在她身上溜了一圈,最后定格在她小腹以下、大腿以上的某处,哀怨地说道:“怎么还有?”

    沐卉笑得很开心,将手中的东西放进购物车里。莫允泽很想全部丢出去。此后,他的眼睛便一直幽怨地徘徊在她穿着裙子的臀部。一时间,柔情男化身邪魅浪子。

    回去的路上又飘起了大雪,车缓慢而艰难地在雪地里前进,终于再也动不了了。竟然堵车了!

    莫允泽问了当值的警察才知道因为雪太大了,目前正在清扫障碍,大概要三四个小时才可以正常通行。

    莫允泽解了安全带,将暖气开到最大,对着沐卉耸了耸肩膀,“只好等了。”

    沐卉拿起一包薯片,拆了吃着。没关系,反正有你呢,泽。

    莫允泽皱了皱眉,“不要老是吃这种东西,伤身体。”沐卉扁扁嘴,继续往嘴里丢。松松脆脆的,真香!

    “泽,你要不要吃?”沐卉吃了大半袋,终于正视莫允泽在一边的事情。

    莫允泽看着伸到自己嘴边的手,纤细莹白,沾了不少碎屑粉末,薄薄的薯片夹在两根手指里,醇香的味道混合着她指尖的气息扑鼻而来。这个女人,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可以挑起他。

    他张了嘴,吞下了薯片,还有她的手指。沐卉被他的样子吓到了,甚至忘了收回自己正被他吮吻着的手。莫允泽的双眸漫上了她所熟悉的色彩,又被他硬生生压制着。

    沐卉心疼,身子向他身边靠了靠,轻声说道:“泽,已经过去了。”

    莫允泽松了口,沐卉成功抽出那两根手指,难怪疼,都是牙印!

    沐卉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莫允泽的声音低沉,“真的么?”

    在看到对方点头后,莫允泽迅速扳了沐卉座椅的扶手,将椅背往下翻了过去。

    沐卉没有准备,“啊”了一声倒进了后面,掉在后面的座椅上。她狼狈地爬起身,“泽,你做什么啊?”

    莫允泽利落地跟了过去,又将副驾驶座推了回去。同时将驾驶座和副驾驶做都往车前面推,推到不能再前了才作罢。这样,在车里腾出来一大片空地方。

    “既然好了,就来满足我吧。”莫允泽将沐卉还捏着的薯片袋子夺过来丢在一边,将她扑倒在后座上。

    “泽,不可以。会被人发现的!”沐卉躲闪着,可还是挡不住,衣服一件件被褪了下来。

    莫允泽坏笑道:“那等会儿熊不要叫得那么大声就好了。”

    “你……”沐卉又羞又气,早知道就不要告诉他了。他竟然孟浪到了如此地步,外面还有巡逻的警车,前后都有人,就这样拉着她?!

    “熊,你也很想我,对吧。”

    沐卉叹了口气。

    …………

    怕她着凉,莫允泽用自己的风衣将她裹住抱在怀里,靠着座椅休息,爱怜地拨开粘在她脸颊上的湿发。

    “熊,过几天跟我回去。”

    “嗯。”

    “回去,我们家里。”

    “嗯。”

    “……”

    “……!”

    沐卉猛地清醒了,呆呆地望着一脸满足的莫允泽。“泽……”只叫了一声,便发不出声音来了。喉头添堵、眼眶酸胀。心也颤颤地疼起来。

    “睡吧。”莫允泽拍拍她的头。现在说这个,有些草率。他要给他的熊,一个郑重的求婚仪式,一场绝无仅有的盛大婚礼。他不要她无名无份地跟着他。他要她在他身边堂堂正正地以莫太太的身份活下去。

    以后,她不仅仅是他的小妹妹,更会是他的妻子,莫家未来的女主人。更甚,他的掌心覆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将会是他孩子的母亲……

    抱着她,令他无比心安。在外人看来,他是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莫氏总裁,是莫氏家族的继承人,是道上的灵魂人物。可是,他想要的,不过是人世间最基本的一点温暖。

    爱情?他得到的何其辛苦!让他怀中的女人放下对他的偏见,这么得无保留地爱上他。挣脱开道德的枷锁,扑入他怀中。即便他失去过她,可是,她终究是回来了。她选择的是他,不是他。

    莫允泽曾多次午夜梦回,深刻地记得第一次见到沐卉的时候,是那么的耀眼,点亮了他生命中的色彩,也许,从那天的第一眼起,他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这个小女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颗火苗,点亮他生命的火。

    看着枕着他胳膊熟睡的沐卉,他感觉十分满足,生活倍感圆满,这就是爱。

    ……

    人前谦谦君子沉稳绅士,人后神经质洁癖占有欲强一言不合拔刀相向选择困难症耿直的护妻好骚年!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