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往事如画,悲伤春秋(二)

    “是不是你的手机?”听到铃声他提醒她。

    她有点茫然,她什么时候设置过这种空灵的音乐做铃声。

    “你的口味还真是特别。”他坐回沙发上,端起那杯凉掉的茶,啜了一口,“黑色星期天,死亡音乐,很少有人拿这个做铃声。”更何况还是个小女生。

    沐卉木讷的走到储物柜里,拿出包包,音乐声立刻大了起来,果然源头来自她的手机。

    最近的她总是感觉很不安,换成这种音乐反而让她的心情意外的平静下来。

    不是电话来电。

    是一条讯息。

    恐惧陡然一窜而起,蔓延至全身。

    抖了抖手,还是照做了。

    “啊!!!”

    醒来的时候只知道他们都在身边。一时模糊分不清谁是谁的脸。

    沐卉觉得身体突然触电似的从柔软的沙发上弹了起来,却撞到了一个怀抱里。

    “怎么了?”

    “有血……是雪莉的……雪莉死了……”她惊恐万分的抓住那个人的手臂,然后听到一个还算温柔的声音,“熊,你醒醒。”

    醒醒……醒醒……

    她一直很清醒啊。

    “刚刚在手提包里……”沐卉撑着额头,痛苦的回忆。

    “她又这样了。”

    “她经常这样吗?”

    “也不是经常,大概是压力太大了。”

    “压力……?”

    “没什么事,不用担心,女孩子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过的不太舒服。”

    沉默。

    不对,不是这样的,完全不是。

    沐卉鼓励自己重新张开眼,不管是梦是真实……都要勇敢面对。

    抱着她的人是莫允泽,和他对话的人是林夕。

    林夕朝着她的额头伸出手,触碰的感觉让她下意识的往莫允泽怀中一缩,他低头看着她,眉头狠狠的打了结,“怎么样,她没发烧吧?”

    “没有。”林夕笑了笑,“等你女朋友去超市买回来红糖,冲一杯红糖水给她喝就行了。”

    “她不是我女朋友。”冷冷的解释。

    怀里的身体忽然颤抖了下,他知道沐卉一直很不安,不过女人的心思他都很难完全想到。

    “雪莉是不是死了……”她难过的哽咽,却没有人理会她的悲伤。好像那一幕,只是她做过的一个噩梦。

    “沐卉!那是你的幻觉。”终于又有人肯和她交谈,林夕说着掏出她的手机,交到她的手里。

    她翻开手机……短信箱内只有一条刚刚不久发来的讯息,是关于明天的天气预报。

    “我……”她想说些什么,眼睛还是瞪得老大,林夕却不让她说下去,“行了,你好好休息,都是女人,我懂的。”

    她被她说的脸红了起来,却安下了心。责怪自己神经兮兮,一定是太想雪莉了。一抬头,有人比她脸还红,还别过了脸。

    她不好意思的挣开莫允泽的怀抱,他也坐的挪远了点。

    就听见林夕指着他讥诮的笑了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她男朋友。”果然,他的眼神露出了林夕预料中的痛苦。

    其实喜欢一个人真的很难掩饰,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心就不知觉的为爱搁浅,变得简单,容易猜的透,甚至学会顺从他的想法……

    “林夕,别开我玩笑了。”

    林晓拎着一罐红糖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时,她的心忽然一热。

    “沐卉……这几天千万别吃冷东西,冰淇淋!尤其是冰淇淋!我记得你喜欢吃这个!!”

    “还有!!推荐你几个品牌的棉棉,超好用的!!”

    ……

    她埋头啜着红糖水……好大的劝诫声。

    从眼缝的余光看见了他的侧脸。他闷闷的坐在那里,看起来,有点寂寞。

    他在生自己的气,气沐卉不安的源头竟然是他。

    “林晓,今晚我就不去吃饭了。”她懂事的拉着林晓的手,用力按了按,林晓就明白了,抿紧唇,不再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你跟我哥先去吧,下次我再陪你一起。”心有点酸麻的疼,哎。

    林晓笑了,其实她笑起来很美,是能照耀人心的笑容,“沐卉过来,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她兴奋的挽起她的手臂,躲到了柜台那边的角落。

    他吁了口气,隐忍的情绪全都从黑眸中泄露而出,彷徨而迷离,还残留着心动的痕迹,变成了伤的颜色。

    林夕走过去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你别看沐卉那么乖巧的样子,其实有时候她真的很任性,像个孩子一样,林晓就不一样了,大方得体,至少……她是个正常人。”

    他有些错愕的望着她,林夕的眼神闪了闪,没说什么,只轻轻的摇了摇头。

    她不想沐卉跟莫允泽纠缠在一起,就算他们两个本身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在外人看来,总是妒忌的恶伤,她不想沐卉受到伤害。

    她的任性,他不会明白。

    多么恶劣的方法都好,只要能够挽救他,打破这堵诅咒的迷宫,那么剩下的路……就让她一个人来走。

    ……

    从车镜中沐卉看见了他微微拧起的眉头,她捏紧了自己的衣摆,急促的呼吸着,然后大声的重复说,“换方向!!要不就让我下去!”

    车停的很突然,身边的林晓露出了十分烦恼的眼神。但还是尽量友好的转过头来微笑着,“沐卉……待会的宴会上有很多美味,为什么一定要吃薯片呢?”

    “嗯,突然想吃。”她装作不经意的嘟哝着,心里头在拼命鼓励自己,她这是在为林晓安好。

    她不想一个人再紧张下去了,猜测莫允泽的心思很累,也为这样善妒的自己感到痛苦。

    “可是我们没有时间了啊……今天的宴会为莫家举办的,我们不能迟到的……”她好不容易才央求莫允泽也带她去,怎么可以就这么放弃掉?

    “那就去买吧。”他说,重新启动了车子以后掉转了方向。

    林晓难以置信的提高了音量,“学长你疯了吗?最近的超市赶过去至少也要半个钟头,就为了买一包薯片?”

    “没关系,熊难得想吃零食的。”

    她默默的盯着镜子里,他的脸。

    这样的容忍,一次两次……他可以忍受到多少次呢。

    车门打开后林晓说不想去,口气有些不好,他点点头,说,“一会就出来。”

    这个时间,超市里绝不清闲。收银台的队伍快转了弯,看起来不是一会就能出的来。

    莫允泽拿起一个购物篮递给她,大掌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似在消除她的不安,“既然来了就逛逛吧,多买点零食带回去吃也行。”

    “嗯!”沐卉用力答应,心中却在拼命摇头……不该是这样的,泽哥,她以为他至少会出现小小的不高兴或烦躁。

    他搂着她的双肩,似乎很惬意这种感觉。看起来就像是一起生活的情侣,甜蜜得让人羡慕幻想。而且今天很奇怪,零食区几乎都是这样子的恋人。

    他拿起一包名叫“水晶之恋”的果冻递到她面前,“吃这个吗?看起来不错哦。”

    她看见了包装袋的画面……摇摇头,“不爱吃这种。”

    打算重新放回去却被他拦着抢了回来,扔进了篮子里,他小声说,“我想吃。”

    她默不作声。一句甜言蜜语,包含了多少他和她的悲哀?

    她在心中大声朝他喊着,泽,泽……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你明白的清醒过来呢。

    恍恍惚惚的沐卉摸到薯片的区域,他没发现什么异常,依然抱着她比她更积极的挑选。

    一袋果冻就让他那么开心了,他很少心情这么好,即便是做成了多大的生意。

    她是他的全部,幸福的来源痛苦的起点。

    就这么抱着她拥她在怀的活在这个人世间,他才觉得他是完整的,平息了所有被切割掠夺的痛。

    她挑挑剔剔,他为她选了许多种口味,番茄的,烤肉的,黄瓜的,她冷着脸都说,不要。他问她中意吃哪一种,她又答不上来,这里的种类十分齐全,哪一种都不缺。

    他干脆沿着货柜,笑着将每一种都不错过的放进篮子里,说,“很少见你提出想吃零食,爱吃零嘴才像个可爱的女孩子!”

    沐卉闷闷的跟在他身后,“你该多陪陪林晓,她也是女孩子。”

    他一愣,转过头来,“熊吃醋了吗?”

    她又急又泄气的扯住他的手臂,“泽哥……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呢?”

    美好的人生。

    希望的人生。

    不要爱上自己的义妹,远离不伦之恋的人生,这是她期望能许给他的。

    于是脱口而出,惊蛰了两个人。

    他怔怔的望着她,揣测的眼神跳动着不安的心。

    她目光闪烁,直视着他的眸子。

    “熊……”他几步走过来轻轻抓住她的手臂,浅浅的一吻,留在唇上悲哀又幸福的温柔,“我只是,想要有你的人生……”

    她觉得一阵眩晕,重新张开眼,是他迷人俊美的面庞,她和他一同站在迷宫的中央。走不出,被困在了原地。他说这样就好,他抱着她,甘愿一辈子都陷进这里。

    沐卉吸着果汁,安静的坐在二楼席位的一角。

    因为不愿看到林晓挽着他的手臂出席这样的诚,他明白,所以才答应让她独自去了他视线以内的角落。从这里,可以很清楚的看得见他……很不一样的他。

    当然,拒绝了林晓的挽手让林晓很是不开心,沐卉意外的心情好了起来。

    这就是吃醋吗?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