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往事如画,悲伤春秋

    事后,两人相拥而睡。

    沐卉静静地躺在莫允泽的身边,莫允泽的手臂拥着她,让她满满的安全感。

    她终于完完整整地拥有了这个男人,连同他的爱,她的爱,一起圆满。

    还记得大学那年她的不安,对未来的不确定,导致自己的神经质有点变态,更是在之后的婚纱店被林晓发现了照片而狠狠的诅咒着。

    想来这些年的点点滴滴,酸甜苦辣,他们走过了九九八十一难一般的取经路程,终于修成了正果。

    沐卉靠着莫允泽,心满意足地睡去,嘴角绽放着甜美的笑,那些往事渐渐浮出水面,快乐的,伤心的……

    ……

    他的车总是能吸引人的目光。尤其是在繁华的街市。

    冬日的阳光柔柔暖暖,连同人们惊艳的目光一起,投射过来,却被玻璃贴膜挡阻挡在了外,浅浅的跳跃在车窗。

    仅隔一点距离的羡煞,但永远缺一个真相。

    就如她能透过玻璃看到的街市的每一个景,可哪片景哪个人都看不见她和他。

    他偏过头来对着她笑了,柔柔暖暖,如同冬日的阳光。

    沐卉也笑了笑,弯弯的嘴角,仿佛甜蜜。

    将车停靠了以后,莫允泽也不想马上让她下车。他大概是爱上了这种感觉,喜欢和她一起,不受旁人的眼光,却又能安安稳稳心安理得的……这里就是他想要的世界,只是她明白的,他已经不甘心只有这一方小小的蜗壳,他要带着她一起飞出去,用他背后那对被黑色羽化的翅膀。

    “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为她卸下了安全带,摸了摸她的头发。

    她的眼神显得更加难过,“雪莉不见了。”

    雪莉是他送给她的一只三个月大的吉娃娃。

    莫允泽一向很爱整洁,却破例同意让她饲养宠物。收到雪莉的时候她真的很开心,甚至抱着它她就忘了那些比生命还要沉重的烦恼。

    雪莉,雪莉。

    她这么叫着它的名字它就会竖起耳朵跑过来,她喜欢雪莉乌溜溜的眼睛,那么纯洁,却不像她讨厌的镜子,所有的东西印到雪莉的眼睛里,都变得简单快乐。

    她想着就掉了泪,他的眼睛心疼的一眯。

    莫允泽好笑的将她抱进怀中,“会不会雪莉自己跑去了婚纱店?上次你带雪莉去过一次,我记得林夕很喜欢它,还特地给它买了一袋狗粮,也许雪莉被贿赂了也说不定。”

    “嗯。”沐卉回答的有气无力。心里觉得不太可能。

    他掏出纸巾为她把眼泪都擦去,逗她说,“再哭就不美了。笑一个看看。笑一个有惊喜。”

    她被他的样子弄笑了,一下子就像回到了很久以前……的时候,她也很爱哭鼻子,他就是这样的语气,温柔的有点调皮,然后接下来他一定会说,

    “又哭又笑难看死了。”

    她抡起拳头要去砸他,做了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才惊觉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一晃眼……他和她都长大了。

    她眼中的光亮很快转瞬即逝,他却还很兴奋,沐卉感觉到哪里不一样了。以前的时候莫允泽是抱着她亲吻她的面颊,而如今……他将她拥紧在他的胸膛,俯身下来,亲吻的是她的唇。

    “送给你的。”

    松开手臂后她吃了一惊,他变戏法似的变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怀着不安的预感打开了它。

    一窜紫贝壳和钻石珠做成的手链。

    银色的手链躺在淡紫和浅粉的花瓣里,美的仿若自仙境中采撷。

    沐卉弯起了嘴角。好小的贝壳……卑微的就像他和她的爱。

    “喜欢吗?”他问,眼神充满了期待。

    她点点头。莫允泽已经越来越不明白,“喜欢”不等同于“接受”。有些东西,不管你爱的多深刻多舍不得都好,最后…还是只能放手。更何况这些贝壳的紫色是涂上的颜料,只有装饰贝壳的钻石珠是真的,就像他的心。

    他抬起她的手腕,亲自为她戴上。

    很美,也很奇怪。

    一只手的手腕是缎带蝴蝶结,而另一边就是这条昂贵稀有的手链。伤痕和梦想,绝望与希望。

    她左右看了看……笑了。

    ……

    林夕正在为模特换上新到的婚纱礼服。

    看见沐卉后她眼神立刻有了巨大的变化,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熊,你来了。”林夕欢快的朝她走过来,最近她要帮忙打理母亲朋友的婚纱店,很少出去玩,可把她憋坏了。

    “小夕。”她四处张望着每一个角落,“雪莉有没有来过?”

    沐卉感到林夕陡然停顿了一下手里的动作。

    “没有,雪莉没有来。”

    她惊了惊,跟着沮丧起来。“已经三天没看到雪莉。”

    林夕却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可能被人拐跑了重新卖掉,不用太担心,吉娃娃又不能吃,算你和它没缘咯。”

    明明是贴心的安慰,却夹带着颤动的嗓音。

    沐卉失望地叹了口气,扯上一抹苦笑。

    她却是个风韵十足的美丽女人,不该出现这样的笑来。

    “沐卉,样册有点杂乱,你能帮按类分一下嘛。”

    于是结束了这个话题,沐卉也收起了心绪,整顿后开始了帮林夕整理。

    她还是晃了神。

    连客人推门进来都毫无知觉,听见了林夕的柔声问候,欢迎光临。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啊,表姐!”

    “哦,林夕!今天是你值班吗?……是这样的,我像订做一套party上用的礼服。”

    这个声音是……?

    她抬起头的时候林晓也看到了她,林晓一脸受惊的瞪着她,直到沐卉脸红的伸出手来摇动,嗨。

    女人之间的第六感向来敏锐,她们两个人互相对对方没有什么好感。

    不好的原因应该是为同一个男人暗自神伤。

    林晓才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意识到方才看沐卉的眼神一定就好像遇到了史前怪兽。抱歉的对她笑了笑。“我被模特身上的礼服给吸引了进来,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

    因为是熟人,林夕将林晓交给了沐卉,还细心的为林晓煮了一壶玫瑰花茶。沐卉笑笑的看着林晓那么感激的样子……其实林夕真的是很会做生意的女人,这么做很快就能俘虏林晓对这里的第一印象。

    一堆一堆的相册摆在跟前,倒也不急着看了。

    沐卉端起了漂亮的茶杯,清雅的花香扑鼻,仿佛内里盛的是酒,将她熏的醉晕,面颊飘起了两朵红云,嘴角染了浅浅甜甜的笑意。

    就像是不谙世事的少女,带着所有的美好和天真看待着这个世界。不像她,她的世界没有了自转,停滞在背过阳光的那一刻。

    林晓真羡慕……沐卉拥有那么纯净的眼睛,以及那么纯净的人生。

    “其实再过一个礼拜就是我的生日,我想在家举办生日party,”林晓从包里翻出一张粉红的卡片,双手递给她,“欢迎你和你哥一同来参加。”

    因为她那么真诚的笑,沐卉也笑了。也记起了自己的生日。

    ……

    “表姐,你谈恋爱了吗?”

    “怎么这么问?”换林晓惊奇的瞪着她,她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林夕抬起头微笑的正视她,“因为我觉得你看起来整个人都散发着光彩。”

    “我哪有!别胡说了!哈哈哈。”爽朗的大笑,让林夕以为她真的是误会了她。

    沐卉静静地看着她们互动,谁知林晓突然冲她神秘眨了眨电眼,“林夕你很故意耶,知道还要说出来!!我会不好意思啦!而且他现在还不是我的男朋友。”

    “现在不是,不代表将来不是啊。”林夕很适时的走过来为她换了一壶热茶,“打个电话把他约出来,女孩子这边主动一点的话,很快就成功了。”

    沐卉牵强一笑,这份不安到底是什么,虽然她知道林晓跟莫允泽没什么,但是作为莫允泽曾经关照过的学妹,她没法不去想。

    因为她的不安。

    “我……”林晓欲言又止。

    “怎么了?”

    “可是他好像很讨厌我……”回想起她手指都能数过来的相处时间,他看她的眼神,有戒备也有距离。

    “他怎么会讨厌你……”林晓的眼里流露些惆怅,又觉得自己很傻,原来喜欢一个人,他喜欢的女生她也会跟着喜欢,她不讨厌沐卉,甚至不否认为她吸引,她的美丽,她的娇柔,就像这杯茶水里盛开的玫瑰,飘着迷人的幽香,引领着你的灵魂。那么身为男孩子的他……恐怕就更加拒绝不了。

    林晓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要吃醋,不要嫉妒。

    只是想陪在他身边,就算他现在看不到她的好也没有关系,恋爱的路本来就是漫长又充满了艰辛,坚持走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走出一个答案。

    她开始认真的翻看相册,和她一起讨论起样式来。两个人都觉得有些小小的开心,心和心靠近,长出了温暖的种子。

    “怎么样,有选中的吗?可以给你打七折哦!”林夕合起最后一本相册,林晓却好像意犹未尽一般。不过她也不是很急,走到藤架边她随手拿了些杂志,重新坐回了沙发上,很享受这里的环境。

    “实话说,这里的装潢真不错,有点欧式的风格,比那些所谓的高档茶餐厅有品位多了。”

    沐卉赞同的点点头。

    “全是我的老板她亲自设计的呢。包括一些婚纱礼服的样式,也是她的构想。”

    林晓很崇拜用双手接过林夕递给她的设计样册。

    一件配上大花朵的蓬蓬纱小礼服裙,她看中了。

    简洁而不失高雅的设计,端庄中透着少女的活泼,光看到样板图片,就让林晓爱不释手了。

    “我想立刻就试试。”她兴奋的说。

    “可以,没问题,不过要等一等,”林夕已经翻起了电话薄,“这个样式我只做过一件,被另一家店借去做了样品,我让他们给我送过来,如果你觉得好看,我再私人为你订做。”

    林晓连连点头。

    和沐卉一起等待的时间里,因为被期待涨满的心,让她变的雀跃不已,林晓开始拉着她的手,谈起了自己的事情。有人说,女孩子的脸,最美的时候便是出现了幸福的讯号,沐卉信了。

    莫允泽,莫允泽,每每叫出这个名字,从弯起的嘴角边划出的甜蜜,胜过最好的妆容。

    ……

    林晓忽然起身出去打了电话,不知道她用的什么方法,竟然把莫允泽叫来了。

    虽然后来问过莫允泽为什么会为林晓来婚纱店,莫允泽哭笑不得地把忽然变身为妒妇的沐卉又圆了回去,只是莫允泽欠了林晓一个人情,作为一个男人,没法不去做回应。

    可莫允泽真的出现时,留给她的却只剩尴尬。

    她退至一边,静静的看着他们。

    他有点抱怨,说好只是帮忙拿点东西,在“婚纱店的门口”等。结果变成了“婚纱店的里面”,还要“再等一等”,中了计一般的表情让林晓嘟起了嘴,是撒娇的样子。

    他也看见了她,没有过多惊讶,反应很淡定。

    “没想到吧!沐卉居然在这家店里帮忙!真是好巧哦!哈哈哈哈……”林晓笑的有点夸张,打算以一个最好的气氛开头。沐卉本来也想附和的笑一笑,可看着莫允泽的样子,又觉得笑不出来。

    她也变得客气生疏起来,礼貌的招呼他们坐下,赶紧跑去了林夕那边装作忙别的事情,却又忍不住时不时瞟过几眼……

    他还是烦恼的,林晓开心的有些无奈,沐卉抿嘴偷笑,帅气冷酷的他和有趣单纯的她,其实这么看…他们俩真的很般配。

    礼服终于送到了,林晓捧着它欢天喜地的冲进了更衣室。

    他一个人臭着脸坐在那里,大概是又进来了几位顾客,看他的样子以为是陪准老婆来试结婚礼服的准新郎。

    她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他……只是外表很冷漠吧,这些年,他对她也一直很照顾,这些她都知道的。

    “泽哥。”她弯下腰,为他倒了一杯茶水,“别这样……和女孩子在一起,是要多花点心思。”

    沐卉虽然想问的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但是说出口却变成了这种醋味十足的话。

    他抬起头来望着她的脸,眼中闪过错愕,然后好笑的摇了摇头。这些年来和她在一同的分分秒秒,他还没花够心思吗。

    “我的事不用你管。”他将茶杯推到一边,冷冷的说。

    她有点受伤,难过在眸中闪烁着。

    他在心中无比的窝火自己,不准后悔也不准心疼。

    他气的是沐卉竟然怀疑他对她的心意,难道她不知道他的心里一直只有她吗?

    林晓叫嚷着跑了出来,捧着礼服皱眉跺着脚,遗憾的说,“小了,穿上不去呢……”

    “那就快走吧。”他站起身,随手拿起了一边的外套。

    “可是……”

    林晓恋恋不舍的不肯放手,就听见了他开口说,“不属于你的东西,再怎么流连也没有用!”

    她惊了惊,这句话,居然和她心中的哀愁那么贴切。

    林晓瘪瘪嘴,喜欢就是喜欢,虽然没办法拥有,但也舍不得放手,人之常情。

    “没关系,你可以让沐卉试试,”林夕优雅的从柜台那边走过来,“至少你能看看效果,我还能搭配出适合这件礼服的发型。”

    沐卉不好意思拒绝,虽然有点不太情愿。看见林晓期待闪亮的眼睛和林夕唇边“请你吃饭”的微笑,她就只有答应了。

    这件礼服她穿的十分合适。

    本来姣好的肌肤因为白色泡泡纱的衬托而显得更加雪白晶莹。

    从试衣间走出来的时候就连林夕都投来一丝惊艳的目光,林晓都看呆了。

    “漂亮吗,学长。”林晓傻傻的问。正在发梦的她以为这件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他却没有回答。

    他的眉间有了淡淡的心悸,他慌忙的想躲闪这种感觉,她却牢牢抓住了他的视线,想扭过头不看都不行。

    一如第一次见面的俏丽纯洁,她的笑容浅浅的,羞涩迷人。

    他喜欢她的甜美,喜欢她可爱的模样,她是那个记忆中的拥有娃娃般乖巧的柔弱天使,轻轻拍动着稚嫩的翅膀。

    陡然中又浮现另一张脸。

    同样的容颜,倒转的微笑,疯狂凛冽,就像被夜染黑了双翼,妖精和天使,天使和妖精。

    “不好看!”然后他听见自己恨恨的说了这句谎话。

    她的美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就算另外两个人是女人,他也吃味。

    “别理他!!他疯了!!”林晓一掌扒开他的脸,从包里掏出一张金卡双手递给林夕,还郑重的鞠了一躬,弄得像拜师学艺一样,“拜托你了!我要订做这件,一模一样的!!”

    “行,没问题,请来大厅刷卡。然后,还要再量一量尺寸……”林夕微笑的带领她过去,不忘用怨毒的眼神轻蔑不留痕的漫扫过莫允泽。

    “你敢说熊不漂亮,小心以后情路堪忧。”

    他看着她悄声低语的样子,居然有点哭笑不得。

    今天是怎么了。

    被几个女孩子戏弄了一通,他倒霉的想。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