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婚后的如胶似漆

    两人因为太如胶似漆很久没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不,被狠狠的抓出去聚会,被灌的一身酒气回家。

    莫允泽一回房,沐卉就别扭的扑进了他怀里,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忍不住多吸了几口。

    还没闻够,突然一只手被拉住,身体被按在门上,然后下一秒唇被堵上,同时那只灵活的大手也在她身上揉捏。

    “喂,停下,你嗯……”沐卉脑袋用力往两边推搡,努力想要避开那凌乱让他透不过气来的吻。

    莫允泽非但没有停下,反而将沐卉带向了大床。身体陷入柔软的床里,看着熊白净的脸上忽晕染开的红晕,莫允泽笑了笑道:“明天再教训你!”然后就没了声音。

    沐卉将身上的重量人物推开,翻身趴在莫允泽身上戳了戳他的脸庞,闻到他身上的略微的酒气,无语的想甩他一巴掌。自己喝得都要醉了,居然还不让她沾酒,她的身体真的已经完全好了好不。

    沐卉用腿蹭了蹭莫允泽的那东西,发觉就算是睡着了也有反应,忽然觉得有趣。再看莫允泽,不禁恶劣的想,谁说只有她漂亮,这货也是很漂亮的,只是与长相比起来人们的视线都被他的权势和财富吸引住了,还有他的强势****。

    ****个毛啊****,****什么的最讨厌了!沐卉扑上去一口咬在莫允泽胸口,现在喝醉了。

    忽然沐卉想看看莫允泽可爱的样子,于是计从心起,跟闺蜜团见面过后,她又回到了当初那个拥有坏心眼的沐卉了。

    沐卉开始理所当然的扒莫允泽的衣服,谁叫你喝醉了,谁叫她还没醉,这就是赤果果的天意。天意难为,就算她想拒绝天也不会答应的是不是!

    沐卉看着莫允泽柔和的脸庞淡淡一笑,压抑不住欣喜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突然想起了什么,拿起领带决定还是绑起来,要是中途男人醒过来就不妙了。对,绑起来,反正她也被绑过几次,难得要拍他的照片肯定要来点情趣。

    沐卉拿了一条领带觉得还不够,又拿了一条,然后才开始拿起手机,可是绑着绑着发现双手被绑在床头的人变成了他自己,忽的回过神来发现莫允泽已经压在了她身上,不由惊了一跳,“你、你没醉?”

    莫允泽修长光洁的手指优雅的勾着沐卉的下巴,摩挲着上面水嫩的肌肤,留下几道红痕,“不这样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

    莫允泽说着放开了他的下巴,转而握住了他的脚踝,用力往两旁掰开,然后作状就要绑在两边,沐卉惊得苍白了脸,“你、你又想干什么!”

    “干你!”莫允泽赏心悦目的看着沐卉水嫩的身体,一点一点慢慢挑开她的衣裳,还低头时而轻舔、时而细咬。

    被碰触的地方都有种****的感觉,沐卉又羞又气,“醉鬼,你起来!”

    莫允泽拖着下巴想到以前做时沐卉羞愤矛盾的神情,对于身下羞于见人的地方也不愿暴露在他视线下不自在,那些事情熊现在虽然已经能坦然面对,但身体有时还是会反抗。

    “到底要干嘛就变得如此兴奋了!”莫允泽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家熊,眼里带着浓浓的宠溺,“真是不听话,可要好好教训。”

    沐卉忽而有点窘迫,“……我只是想……在上面看看风景……”

    “……”莫允泽噎了一下,捏捏沐卉水嫩的脸颊道:“是什么。”

    “可、可是……”

    说着声音突然消失,好像每次被弄得腰酸腿疼的都是她自己,沐卉想到那些事情不愿作声了,面上有些热,现在还能感觉腰有点软,都是昨夜弄的。

    现在看到莫允泽还觉得身体隐隐疼痛,这货绝对是禽兽变的。

    莫允泽已经被沐卉菲薄惯了,现在也没有一点生气的迹象,反而松了沐卉踝上的领带,给她揉了揉。

    手下细腻的触感让他不禁心猿意马,想到被这双小细腿勾着的销魂,又开始犹豫自己的决定,他还是更喜欢从上面疼爱熊。

    忽然发现本是正面朝上的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趴在了床上,背上贴上了灼人的温度,沐卉羞愤难堪,恼怒道:“你总是不遵守承诺让我怎么相信你!”

    “……”

    “你又在想着不该想的了是吧!”莫允泽笑着将他身体转过来正对着自己。

    沐卉还没反应过来,突然眼前一晃,还没绑好的领带松了,而她已经趴在了莫允泽身上,然后头顶传来男人调侃的声音,“不是要在上面么,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偶尔强迫诱惑性的一次都能把熊羞得哭了,现在还是要他主动,熊能不能做下去都还是个问题。

    沐卉尴尬的趴在莫允泽身上,看着身下的男人不禁咽了咽口水,先从哪里开始。

    如果这人不用那么灼热的目光看他,手脚不要忽而调戏这里、碰碰那里,嘴里也不要再说着下流的话就好了。

    沐卉懊恼的看了莫允泽一眼,见他被压在身下还如此轻松,心里更加恼火,看他还能不能如此悠闲,现在在下面的可是他。

    沐卉学着莫允泽的样子在他身上捏捏摸摸一遍,然后想要趁他不注意手准备往下面探去。

    可还没开始,身体就突然往前倾斜,倒在了男人身上,脸也送到了他面前,看着眼前一贯强势的男人目光如狼的盯着她,心里哐当一声,惨了!

    果然,唇在下一秒就被堵住,而且恶劣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既然熊如此……如此急切,我……”

    后面的声音沐卉没有听进去,光听到前面他就涨红了脸,谁急切了,到底是谁急切了!

    他开始挣扎,可是挣扎间身体的碰触让周围更火热了,沐卉不由懊恼玩过火了。正想开骂之时,又听莫允泽没有辜负她的预料轻笑一声道:“闹腾够了,皮痒么!”

    沐卉闻言立即安分的被他搂在怀里,一动不动地任他亲吻,她知道莫允泽在床上一旦失控最后受苦的还是她。

    莫允泽的吻有时热烈如火有时温柔似水,无论哪种,都让沐卉留恋不舍。

    啧啧的水声在屋内响起,身体不知何时已经重新被放入柔软的大床里,沐卉有些痴迷有些不安的抓着身上莫允泽的肩,“你要一直爱我,不准离开……”

    莫允泽吻了吻她的唇侧安抚,湿热相触:“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

    沐卉怔怔的看着莫允泽的眸子,忽然有些感动的抱紧了他道:“没有人会比我们更亲密,你不能再看别人……”

    “嗯……”含糊不清的笑声响起,微凉的唇碰上柔软的唇,沐卉闭上了眼睛承受享受。

    “就让我们那时的洞房花烛再现吧。”

    ……

    事后沐卉赌气的不理会莫允泽,懊恼的想为什么本来还是很温柔的,每次一进入她身体后就变野兽了一样,果然还是不能让他太得意。

    虽然懊恼,但是对于亲密这事沐卉从来不后悔。

    他们因为误会分离了这么长时间,现在沐卉想做的只是静静地待在莫允泽的身边,跟他一起开心,高兴,跟他一起教育他跟她的孩子。

    因为她的介入,以及婚后的枕边风一直吹不断,莫允泽终于接受了莫达,虽然不像平常父子那样和睦,但是她相信很快他们就会跟普通父子一样打闹了。

    不过让沐卉无奈的是莫允泽竟然连自己儿子的醋都吃,实在是令她哭笑不得。

    ……

    “别闹了,我困了,我可是你老婆,体谅一下我嘛。”沐卉不得不撒娇,不然她明天可起不来了。

    莫允泽一向知道占有沐卉的美好,但这次也不得不承认停不下来了,亲吻着沐卉耳朵问道:“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我老婆,高兴么!”

    “你以为呢!”沐卉无语的提醒,“别忘了你答应过的要跟小达玩。”

    这熊,还真能扫他的兴,莫允泽捏捏沐卉的下巴,“我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有做到过!”

    这个臭小子一看到沐卉就黏在她身上了,就算是他的儿子他也吃醋!

    “……你要是做到了我们现在也不会在做这种运动了。”

    在莫允泽再一次拥上沐卉,沐卉喘息着拍开又不安分了的爪子说道:“今天够了,我还有正事。”意思就是你识相点。

    莫允泽一僵,不甘心的看着沐卉不知给谁打电话,居然在如此重要的晚上,在跟他做如此重要之事时去跟别人说话。

    莫允泽酸溜溜的醋坛一坛一坛的猛灌,推开他奔向别人,这就是熊所谓的正事?

    不知道他家熊目前的正事就是跟他滚床单么,这点一定得纠正过来,一定要……

    三秒过后……

    “停、停下来……”

    “真停下来你一会儿还得求我继续。”

    “胡说!”

    “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就不做了?”

    “可能不做了。”

    “……”

    两秒过后……

    “莫允泽,你别太过分,明天我还要出门!”

    “明天难得没事要呆家里,还有,你叫我什么?”

    “……老、老公……”

    “乖!”

    “……”乖你妹!

    一秒后……

    “我爱你。”

    “……我知道。”

    “沐卉,我爱你。”

    “都说了我知道……”

    “……”太不上道了!“沐卉,你不爱我么?”

    “……”

    “一定要说。”

    “……我也爱你!”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