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一起迈向明天(大结局)

    婚礼那天,沐卉所认识的人大多全数来了,有带家属的,有带伴的,刘红临江高慧君林娜林夕等闺蜜团都来了,就连白可可跟强哥都来了。

    琳达被杰克纠缠了两年,终于被杰克重新打动,琳达微笑着祝福着沐卉,杰克则不情愿的看着她们。

    ……

    沐卉对于这种繁冗的婚礼仪式厌烦,莫允泽也觉得太累了会对沐卉的身体不好,但是,莫允泽却坚持要这么办,沐卉明白他是要用这样郑重的仪式让所有人都看到并且承认她是她莫允泽的爱人这件事。

    先是拜祭莫家的祠堂,如果莫允泽在莫家不是一个“自大又阴狠的独裁者”的话,他定然没有办法让莫家的老人们妥协带着沐卉一起去拜祭莫家祠堂。

    莫允泽一路牵着沐卉的手,沐卉跟着他一起跪拜了莫家的祖宗,莫允泽指着案桌空出来的一个地方,对沐卉说,“以后和我在一起的是你。”

    沐卉笑着温柔地和他对视,这是第一次,她心中是幸福,而不是责任与苦涩。

    回到房中换衣服的时候,沐卉伺候着莫允泽穿好黑西服,然后为他细致地整理领带,沐卉神情柔和地望着他,也为他打好领带,还在他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道,“你果真是穿白色比较配。”

    莫允泽笑着不答,沐卉问道,“在想什么?”

    沐卉和他一起出去的时候才说道,“我在想要是穿红色是什么样子,毕竟从没有穿过。”

    莫允泽目光转到沐卉的身上,想了想,说道,“的确应该试试。”

    莫家的花园里装点着各色鲜花,艳丽的玫瑰一簇簇地簇拥着几乎整个花园,以至于玫瑰花香都能掩盖住各位名媛身上的香水味。

    交换戒指时,莫允泽托着沐卉的手指,将那代表两人结合成夫妻的戴到她的手指上,然后托着那手指亲吻了一下。

    沐卉一直目光温柔地望着他,为他戴上戒指后,在司仪的祷祝声里亲吻了一下他的唇。

    这种蜻蜓点水的,比起带着爱欲的亲吻,更像是给予的祝福与誓言般的,带着郑重的承诺和不容侵犯的威严。

    那些和莫允泽打了很多年交道的人,看到这个一直以来以冷漠阴狠著称的男人居然在一个腼腆的少女身上流露出如此温柔的神情,不由得比起接到婚礼请帖更加吃惊。

    莫允泽只是示意般地举杯和人敬了酒,然后就以身体不太舒服坐在上位和几位好友说了些话,莫允泽接受了大家的祝贺,并且他的确因为这一天而兴奋和激动,到最后不免就喝多了。

    莫允泽喝了醒酒茶,又催吐了一次,这才好受一些。

    佣人扶着他进浴室之后,沐卉就把佣人遣出去了,说道,“我让在酒里加了水,你怎么还能喝成这个样子?”

    莫允泽望着沐卉笑,坐在浴缸里觉得身体无法控制,于是只能趴在沿上,脸上是带着些稚气的苦恼神色,沐卉用毛巾给他擦了脸,看他干净而俊秀的脸庞,一双眼睛此时半眯着,因为喝酒太多眼里带上了血丝,红红的盈着水光,漂亮非常,因为嘟着嘴巴而让嘴唇看起来丰润很多,这种还带着孩子气的干净而有单纯的样子让沐卉非常喜欢,她在莫允泽的脸颊上亲了亲,“以后不准喝这么多酒了。”

    莫允泽朝沐卉笑,“要敬酒的人太多了,只能一直喝。”

    他的声音含糊,不过沐卉还是听懂了,于是教训他道,“以后不要做这种傻事,别真的把酒喝了。”

    莫允泽望着沐卉笑。

    沐卉只好无奈地为他洗澡,莫允泽是真的醉了。

    让下人进来帮忙把莫允泽弄到床上去,沐卉洗了澡之后出来,莫允泽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

    沐卉叹口气,上床后就拧了拧莫允泽的脸,莫允泽“嗯嗯”两声,向沐卉身边靠了靠,抱住她的腰,又睡过去了。

    两人都沉沉睡去……

    沐卉睡得正好,就被一阵让人发痒的舔吻给弄醒了,莫允泽把她抱得很紧,已经解开她的衣扣了,正在她的胸前像只小狗一样地****,手还在剥她的睡裤。

    沐卉伸手抓住他的手,因为刚醒而声音低沉含糊,“泽,睡觉吧。”

    莫允泽却根本没有听到沐卉的劝说之词,发现她动了身体,渐渐就越往上亲吻,在她颈项处舔了一阵就堵上沐卉的唇,开始只是一味地舔,然后就要撬开她的牙和她深吻,莫允泽伸手把灯开了,亮度调节地很弱,就像是朦胧的月色。

    沐卉闭着眼睛,呼吸灼热。

    沐卉看莫允泽根本没醒,估计这时候是依然被酒精控制着,正在做梦也说不定。

    看莫允泽这个样子不解决了是不可能好好睡觉的,于是只得由着他胡来一阵。

    湿热而热情的亲吻,身体又被他抚摸,沐卉不由得也来了兴致。用手帮莫允泽解决后,看莫允泽满足地哼哼出声,嘴里含糊地叫着她的名字,莫允泽就又把这个扰人睡眠的家伙压倒了。

    这还是沐卉第一次如此细致又有耐心和情趣地来打量莫允泽沉浸在情潮里的样子。这让沐卉不由得着迷。

    沐卉只在莫允泽进入的时候皱了一下眉,之后便听之任之,颇为享受。

    沐卉虽然累得很了,但洁癖严重的她还是让人进来帮着换了床单被子,她又给睡得像死猪的莫允泽擦了身,自己洗了澡,这才又继续睡觉。

    莫允泽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不仅觉得头痛欲裂,而且肚子隐晦地不舒服。

    喝了醒酒汤,吃过早饭后,沐卉看他精神不好,便说道,“你再睡睡吧,我们的旅行安排推后几天也没有关系。”

    莫允泽看无人在,便抱着沐卉的腰靠在他的身上,想了想,说道,“熊,昨晚我们的洞房花烛夜过了吗?”

    沐卉在他脸颊上亲了亲,“虽然你喝醉了,不过你反应地很诚实,并没有浪费昨晚的时光。”

    莫允泽眼里是控诉,道,“熊,我以前真没想过你心里其实是恶魔,你乘人之危。”

    哈哈哈,沐卉难得化身大灰狼。

    莫允泽也笑了笑,“现在发现也晚了。”他把沐卉带着戒指的手拿起来,放在唇边吻了一下,“不会有人敢找我离婚。”

    莫允泽望着沐卉笑,说道,“你是恶魔就好了,我以前一直担心你是神佛,就怕你不乘人之危。”

    沐卉伸手拍了莫允泽的背一巴掌,“你就知道乱说。”

    莫允泽赶紧让开,没想到一退就绊在沙发上倒在了里面,头还在痛呢,被摔了一下就痛叫了一声。

    沐卉看他那痛得皱起来的脸,赶紧过去将他扶起来,问道,“怎么样,要不要紧?”

    莫允泽靠在沐卉肩上,苦着脸道,“我居然不太记得昨晚的事情,这对我来说更要紧。”

    于是又被沐卉在背上打了一巴掌。

    当两个人在一起之后,也许就会发现,其实对方都不是自己心里原来以为的那种人,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

    莫允泽褪去了脸上威严冷漠的面具,这才是一个爱人,沐卉学会了调皮捣蛋说些逗人的话,两人的生活才会充满更多的乐趣。

    ……

    三年后。

    沐卉接到刘锡明的电话,说他准备订婚,想先让沐卉见见他的订婚对象。

    沐卉惊讶不已,笑着揶揄刘锡明道,“锡明哥,你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么多年一直不交女朋友,怎么我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就突然要订婚了,说说,你是怎么做好保密工作的,未来的嫂子是什么人?”

    刘锡明在电话那边笑骂道,“你这小丫头胡说什么,你想想你关心我这大哥的婚事没有,现在居然说我瞒着你交了女友?你要不是在电话那头,你看我不打你屁股,你自己结婚了,就揶揄你大哥来了。”

    刘锡明这几年的变化很大,虽然他对沐卉一直很好,但是也是默默守护着沐卉,因为沐卉身边已经有了莫允泽。

    沐卉在电话那头笑着说不敢,然后正儿八经地问道,“锡明哥,我说真的呢。未来嫂子是谁家的啊,我以前是真没发现你和哪位女人走得近,这么突然结婚,难道你和人家一见钟情。”

    因为沐卉很是关心不是开玩笑的话,刘锡明便郑重说道,“说来你是认识的,你的闺蜜林娜。”

    沐卉听到这么名字愣了一下,差点喷饭,没想到林娜和刘锡明混到一起去了!

    那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女人,沐卉为刘锡明能够得到她而感到欣喜,只是,不免也为耽误了林娜这么多年的青春而感到内疚。

    若是真的能够因为爱情而在一起,那定然是非常美好而珍贵的。

    想到自己能够和莫允泽一起生活,沐卉握着电话,心里满是感动。

    “我不会丢了锡明哥你的面子的,放心吧!”

    沐卉和莫允泽说了刘锡明的这件事,又说了要去刘家的时间,莫允泽很自然地应了。

    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莫允泽将沐卉压在身下,一边亲吻她一边询问,“现在刘锡明也开窍了。”

    莫允泽用被子拥着沐卉,又伸手抱住她的肩背,就露出了丝浅笑,把乔惜肩膀上刚刚被他咬过的地方用舌头舔了舔。

    莫允泽被沐卉舔得满身是火,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开始在沐卉身上抚摸,沐卉把他的手握住放在自己的睡衣扣子上让他解扣子,莫允泽明白这是沐卉答应了,便更加兴奋起来。

    脱了衣服,相拥的两人都热情高涨,莫允泽将沐卉压在身下又亲又吮,沐卉喘着气,用腿勾着他的腿磨蹭。

    两人之间的情事已经在多几次的亲密之中而磨合地分外融洽,哪一方都能够得到美好的满足,情事过后的莫允泽微喘着气抱着沐卉,觉得得到沐卉他这一生便足矣。

    沐卉去了林娜和刘锡明的住处去,刘锡明正和林娜在花园里坐着说话,林娜拿着一本书,脸上是温柔而快活的笑容,她虽然已经年满三十岁了,在沐卉的眼里,她还是和原来一样,美丽的面庞,眼神温暖纯净,又多了因为时间而积累起来的成熟风韵,是一位美好至极的女性。

    而刘锡明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裤,面孔坚毅,目光有神,脸上是微笑,还有陷在爱情中的男人的温柔。

    看到他们,真是非常般配的一对,沐卉站在一边看着就没有过去。

    现在,每个人都过的分外幸福呢……

    是刘锡明发现了沐卉,便站起了身,走到她面前来,拉着她到林娜面前,道,“来了怎么不过来。”

    林娜站起身,眼里是对死党的宠溺和温柔,说道,“这么久不见,越发的水润了呢。”

    沐卉有些不还意思,说道,“锡明哥也真是,你和啊娜说话,拉我过来当电灯泡做什么。”

    刘锡明和林娜都笑了,林娜道,“你这个小妮子,结了婚到现在才来看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三人坐下之后,沐卉看到林娜手里拿着的是一本法国的小说,敲她也看过,便和林娜讨论了起来。

    刘锡明便坐在一边听两人说话。

    沐卉能够和林娜关系非常好,便有这两人在兴趣爱好上有不少共同点,而且说话总是能够说到一处去的那种默契。

    此时两人一接触就能够说到一块去,坐在一边的刘锡明对这两人观点惊人一致都觉得无奈了,完全充当了端茶递水之职。

    中午饭之后,中午饭之后,沐卉陪着林娜看电影,然后两人又讨论电影影评,直到黄昏,两人又坐在花园里的凉亭里说话。

    两人说得有意思,林娜笑得花枝乱颤,沐卉也很开心。

    沐卉并没有问林娜为什么跟刘锡明走到一起,她不知道的是,在很久很久之前林娜就爱慕着刘锡明,从豆蔻年华爱慕到如今的魅力年华,整整恋慕了十年。

    她更不知道的是,林娜这些年一直未婚就是揣着当年的那颗爱慕的心,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她在遥远的异国他乡遇到了刘锡明,两人抛开一切,交心散心,虽然过程艰难,但是一切也是水到渠成,两人渐渐走出过去,迈向未来。

    整整三年,林娜陪伴了刘锡明三年,就在林娜快要放下的时候,刘锡明向她抛出了邀请:“要试着跟我走下去么。”

    刘锡明并不深刻记得林娜这个人,但是他在潜意识里一直有个影子,一个一直关注着自己,注视着自己的影子,直到这三年的相处,他终于明白,那个人就是……

    “恩……我愿意。”颤抖的手被紧紧握住,林娜眼角有泪珠划过,但是,那是幸福的。

    也许,静静爱慕着一个人也是一种伤害,被爱慕者永远也偿还不了被辜负者的代价,他们走出了自己的牢笼,并不代表守护自己内心的一角缺失了,在大爱面前,每个人都轻松了,他们都是被爱着的。

    有情人终成眷属。

    ……

    当莫允泽被佣人引着到后花园里来,正好就看到沐卉在笑,刘锡明微笑着看着她,又把茶水递到她的面前。

    莫允泽瞬间心就沉了一沉,快步走过去。

    沐卉看到莫允泽来了,马上起身迎过去,问道,“你怎么来了?”

    莫允泽拉上沐卉的手,“我来接你一起回去。”

    “我准备多在这里住一晚的,不过你来了,我就和你一起回去吧。泽,要不一起在这里用晚饭?”沐卉说道。

    莫允泽看了沐卉一眼,脸上神色平淡,答道,“晚上还有事,最好现在回去。”

    呵呵,又开始吃醋了,看来今后的生活会很有意思呢。

    全文完。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