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你要放弃我吗

    “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吗?你现在就给我滚,滚出去!”刘锡明一脚将他踢翻出去,前胸上下起伏着,震怒难耐,已经气到失去了理智。

    “刘先生,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弥补我犯下的过错。”丁芳春又爬回来,跪在地上。

    “先生,请您先不要置气,现在恐怕只有丁医生能让小姐最快的恢复过来,不如您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治疗小姐,等小姐醒来了,再处置他也不迟。”缘嫂考量周到的劝说。

    刘锡明俯视着满脸青肿的丁芳春,又痛又怒的举起拳,但最终还是听进了缘嫂的话,狠厉道,“如果一天内你不能让熊醒来,我就要你的命!”

    “谢谢刘先生。”丁芳春赶紧道,然后椅着站起身,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朝床边走去,差点摔倒,被缘嫂扶住。

    缘嫂倒也不是真有心怜悯丁芳春,她觉得丁芳春遭的罪都是罪有应得,根本不值得同情,只是,她不想他伤势加重,影响了救沐卉的时间,因为她知道,只要沐卉还没有脱离危险,刘锡明就不会放松下来。

    沐卉的身体向来不好,一旦发烧就十分难治,要沐卉在一天内醒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刘锡明也没有真的将那句狠话放在心里面,但沐卉发烧的两天里,刘锡明都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上,亲自照顾着她。

    夜,潦静,刘锡明趴在沐卉的床边浅睡着,昏迷中的沐卉突然尖叫了起来,将他吓醒了过来。

    “不,不要!”

    “熊,你醒了吗?熊?”他赶紧靠过去,唤道。

    沐卉却没有回答,而是皱着脸,痛苦的喊着,“泽哥,不要丢下我,你在哪里。”

    “熊。”刘锡明僵硬的维持着抱她的动作,却无法再动了,肌肉僵硬如石,整个身体都好像已经石化了。

    即便是在梦里,她看到的也总是莫允泽嘛?

    “泽哥,救我!”沐卉痛苦的在梦里哭叫着,动作幅度越来越激烈,好像在经历着怎样痛苦的事情一样,“不要,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若说前面沐卉的痛苦和剧烈的挣扎都是扎在刘锡明心口上的一把刀,那么现在,她的梦语,就是将他的心脏完全撕裂的利器,他震惊的看着那张交错着汗与泪的脸庞,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

    小

    “熊,你醒醒,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熊,那些都不是真的,你快醒醒,你现在不过是在做恶梦。”他急切的摇着沐卉,想要将她从噩梦中摇醒过来。

    沐卉却听不到,在梦里声嘶力竭的哭减着,痛不欲生的哀嚎着,剧烈的扑打挣扎着,声声尖叫和痛楚的呻咖都是往刘锡明的心头上害着。

    “对不起,熊,对不起!”如果那个时候他能早一点发现异常,如果那个时候,他也赶到了那里,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泽哥……救我……泽哥……”沐卉痛苦的呼喊着,伸出手在空中乱抓着,像是要抓住什么一样,满脸的汗水,死白的脸上眉心皱得死紧,声音已经虚弱,彷佛濒死的人发出最后的求救和挣扎。

    “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是你的……泽哥。”刘锡明握住她的手,紧紧的将她压入怀里,泪,一滴滴的流滚下来,哽咽的喊着,所有的心酸与心痛在这一刻都化为了心甘情愿,“我在你的身边,我来救你了,熊。

    “泽哥。”沐卉彷佛握住了希望一样,渐渐的安静了下去,就在刘锡明以为她沉睡下去的时候,她嘴里又忽然冒出一句细小的喃语,“锡明哥,谢谢你。”

    刘锡明一震,继而将脸埋在她的怀里,无声的嘶哭起来,泪水疯涌不止。

    第二天早上,沐卉苏醒了过来,在沉睡了两天三夜后,终于睁开了眼睛。

    “锡明哥,我怎么了?”

    “你发烧了。”刘锡明轻声说道,那柔和温柔的神情和莫允泽格外的相似。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沐卉红着眼说道,费力的抬起手,抚摸着他红肿的眼,“锡明哥,你哭了。”

    “别再让我害怕了。”刘锡明再一次的湿了眼,紧紧的抱住她,颤抖通过肌肤传递到了她的心底。

    沐卉沙哑的“恩”了一声,因为哽咽,声音听起来透着浓浓的鼻音。

    人醒来后,沐卉的恢复也比较快了,为了不再让丁芳春刺激到沐卉,刘锡明不准他出现在沐卉的眼前,每一次复查都是在沐卉熟睡后,才让他进来的。

    刘锡明和沐卉之间的关系也像真正融了雪,温暖如春天,只不过缘嫂看了却没有高兴之情,反而十分的不安,因为她越来越多次在刘锡明的身上看到了绝望的气息,总觉得好像还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样。

    而缘嫂的直觉是准确的,确实很快就发生了事情,在沐卉醒来后的第三天。

    “锡明哥,我想和你单独谈谈,可以吗?”沐卉渍淡的说道,苍白的面容很平静,平静得让缘嫂不安。

    “恩。”刘锡明却很温柔的点头,眼中却是截然相反的死寂之芒,冷淡的对缘嫂道,“缘嫂,你出去吧,这里有我就够了。”

    “是。”纵使不安,缘嫂还是领命走了出去。

    “熊,你想说什么?”刘锡明摸模她的发,轻柔问道。

    “锡明哥,对不起,我还是想要回到泽哥的身边。”沐卉淡笑着,悲哀的看着他,浅浅说道。

    “是吗?”嘴角抽搐了一下,刘锡明仍是温柔的笑着,只是眉眼间更多了几分苦涩与悲哀的绝望。

    “锡明哥,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欺骗我自己,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留在你的身边,是对我们三个人最好的结局,可是锡明哥,你知道吗,我已经答应过了泽哥,即便是死,我们也会在一起,我已经对泽哥食言过很多次了,所以,这一次我不能再背弃我的诺言了。”

    “那么我呢,你就可以放弃我吗?”刘锡明并没有愤怒的咄咄相逼,只是哽塞的问道,字句艰难。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