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命运

    立夏临近,炎暑将临,柏油路上,打伞行走的人并不多。

    烈阳当照,虽是在树荫下行走,却还是热出了几滴细汗。

    沐卉扯了扯沐蔹的裙角,想把怀里的水壶递给她,走了这么久,妈妈也一定渴了,最近她好像很忙的样子……

    “卉儿乖,你自己喝,我不渴,大热天的还要你陪着我一起走这么远的路,一定累坏了吧?”沐蔹摸了摸沐卉的头,脸上虽然是温和的笑,但是笑容背后却是包含着种种无奈,家族破产,姐姐姐夫四处去寻找朋友的借助,却碰上了飞机失事,现在家族支离破碎,留下的只有她和卉儿了,面对巨债,她毫无办法,只能去寻找那个她永远不想想起的恶魔……

    “可是妈妈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年轻的女人摇摇头,看着懂事乖巧的女儿,心里一阵欣慰。可是,今天陪着她走过这一程,却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见面的机会了。

    沐卉虽小,但是却是比同龄小女孩懂事,她看着沐蔹白天睡觉,晚上打扮的妖娆风情的出去,每每回来身上都带着一股酒味和烟味,虽然沐蔹掩饰的很好,但是沐卉还是猜到了一些,为了不让沐蔹担心,沐卉只能装作不知道而憋在了心里。

    沐蔹擦了擦眼睛,愧疚的看着沐卉,自己不能带给她安定的生活,自己对不起她……

    她现在已经穷途末路,外表虽然光鲜,内心却是早已黯淡……

    看着最近消瘦了不少的沐卉,沐蔹内心的酸涩又席卷而来,自己能给的不多,为了她唯一的女儿,她会努力让她过上好日子。

    哪怕自己,万劫不复……

    她抬头看着那半山腰上,露出雪白色一角的宏伟建筑物,抿了抿唇。

    从那个人那逃离之后也有将近十五年了,现在卉儿也已经十六岁了。再一次见到他之后,他会用什么眼神来看待自己?那个正室,又会用怎么样的刻薄语言来谩骂她?

    沐卉穿着破旧的小白鞋,看着露出痛苦神色的沐蔹,眼睛暗了暗,有些事情,自己总是帮不上忙,她痛恨自己的无力。

    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座豪华却不失典雅的别墅面前。

    别墅的花圃附近点缀的紫色薰衣草香味在空中渐渐扩散,让人心旷神怡。

    别墅之前是一座下沉式的喷泉,古灰色石膏砌成的喷泉喷出潺潺的水花,美丽的水花从喷泉中心升起又从四周落下,划出完美的抛物线。

    别墅的大门慢慢开启,古老的门上雕刻着精致的花纹,门在开启时发出吱呀的声音,但是又很快恢复平静。

    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挑高的回旋楼梯层层叠叠如蟠龙般交叠。

    “跟我来吧,先生已经在书房等你了。”所有的佣人不恭不敬地低下头,还真是让沐卉受宠若惊,素白清雅的脸蛋上显出一丝窘迫。

    沐卉一个人跟着女佣在客厅里玩耍,而带她来这个陌生地方的妈咪却已经被带进房子里去了。

    书房内。

    旋转椅上,一个男人,三十出头,气宇轩昂,但是走近看却发现他的眼神下的阴霾,浑身上下透露着危险的气息。坐在书桌前,把玩着一只钢笔,眼神虽然只是淡淡的扫视,也足以看出这个男人的威慑度。

    房间里弥漫着雪茄味,淡淡的,并不是很呛人。

    看到他,沐蔹显得有些害怕。她动了动唇,良久才小声地问道:“我先生呢?你到底把他怎么样了。”

    “呵呵,他?早被人干掉了。我让他安安稳稳过了这么多年,你以为你的家族庇护很强大么?我就是要让他到死都陷入绝望。”

    “……”顿时,天和地开始有些崩塌,旋转起来。

    “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老样子没变。”男人笑了起来,一双眼睛隐在阴霾中,都快要找不到了。

    看到他的笑容,沐蔹突然间觉得很不舒服,心脏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掐着,让她透不过气来。

    可是,为了沐卉,她不能有丝毫的退缩,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后路可以退了。

    “你现在要求见我,有什么事情吗?如果在十几年前你这样求我,我倒是可以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还真是可惜。”

    “我希望你能收留我的女儿。”沐蔹咽了咽口水,气氛过于沉闷,她的双手在空调风的吹拂下渐渐变得冰冷。

    “哦?收留了她,我能得到什么好处?”男人不急不缓得说道,欣赏猎物的垂死挣扎才是上位者的至高享受,他很喜欢。

    “只要你肯收留她,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仿佛看透了一切,她已经放弃了无用的挣扎。

    “你变得这么顺从,实在让我觉得非常的意外。”这么多年来,他最想得到的人就是她。费尽心机,苦心设下陷阱都没能让她上钩,但是无论他怎么使坏,她都能够化险为夷。而现在,她竟然如此平静地说出了顺从的话语。男人站起身来,有些意外,更是情难自禁。

    男人终于站起身,阴霾的眼神下绽放出灼热的视线,大手环上了女人的腰际,年轻的母亲垂下头去。

    “我等了你这么多年,为的就是等这一天?”抱着她香软的身体,男人都要禁不住扒去她的衣服,在她的身上,落下数不尽的属于自己的烙印。他会让她知道,他才是最适合她的,她喜欢的那个野男人是个窝囊废,只有他才能让她跟他一起站在最高点。

    人都是感官动物,只要一看到想要的东西,就都会起占有欲的心理作用。

    这是天生的,他没有办法改变,他也不想改变。

    是他的,终归是他的。

    “只要你好好照顾她,我会感激你一辈子。”沐蔹的脸色很苍白,这种无力感让她很痛苦,但是却还要咬牙坚持。

    “我不用你感激我一辈子,我只希望你跟我在一起。”再多的女人都敌不过昔日里爱她的那点点滴滴,这些年来他换了这么多女人,却也敌不过她一人,他知道,他中了这个女人的毒。

    年轻的母亲咬着唇,但是下一刻却被男人嘴唇含住了。

    ……

    沐卉坐在台阶上,乖乖地等着自己的妈咪,她知道,妈咪现在肯定有事情,她不能打扰她。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