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启明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无数马蹄掠地而过,凶戾的呼嗬声中,箭矢自马背上划过天空射去对面冲来的人堆,溅起一片片血花,凶狠嘶吼的人影持着兵器朝前扑倒下来,也有人中箭捂着伤口单跪发出哀嚎惨叫。距离歠仇水西北两百三十里,这处丁零人聚集的部落陷入奇怪的战事,密密麻麻南下的鲜卑骑兵并不与他们过多的纠缠,射过一拨箭雨后,径直朝南面方向飞驰而去。

    这群身躯高大健壮的丁零人队伍中,有上百名汉骑还在与对方庞大的洪流纠缠,手中箭矢不断与对方互换,随后又来开距离,鲜卑万人骑队中分出一支小股骑兵飞扑上来,大队继续前行。

    “赤婆苏,鲜卑人过去了。”

    交织的一片尸体中,一名身躯极为高大,袒露胸膛的身形咬牙将肩膀上的箭矢硬生生带着血肉拔出来,听到有族人在叫他名字时,才沉沉的出了一口气,捏着那支染血的羽箭扔到了地上:“通知族人,鲜卑人没有狼王指令突然南下,是不好的事,我们不能失职,都追过去——”

    两年前他们被鲜卑人胡虏,大部分族人在对方屠刀下丧命,剩下的一路南来,途中有死了一批,如今还是南面那位狼王开恩,才让他们这四千多人在草原上定居下来,虽然明白对方不过是将自己这边用来扼制鲜卑人的,但终究是把命保下来了,族群能继续繁衍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今日晌午刚过去不久,就接到放牧的族人带回的消息:鲜卑万人骑兵突然南下,往这边推过来!

    赤婆苏立即召集一千族中勇士率先出击,想要横在中间将对方前进的道路封锁,然而还未照面,远来的鲜卑人直接拐出一个弧度绕过了他们,毕竟他们不善骑马,甚至没多少牧马的经验,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射了一拨箭矢后,扬长而去。

    他从地上起来,远处与鲜卑小队纠缠厮杀的汉骑随后也返回来,百人只是剩七十六,当中一名骑都尉带人下马让部下给赤婆苏包扎箭伤,“以前我说过什么?当初就该把这些鲜卑人一口气全杀光,牧场就由我们汉人自己来管,现在这些人反过来还想咬一口,真当自己脖子比刀子还硬——”

    这都尉喋喋不休的说了一长串,看向比他高出两个肩膀的丁零头人,“赤婆苏,你们丁零人往后可不要学他们。”说完,抬起手拍了拍对方肩膀,转身上马,带着残余骑兵继续追击下去,而那边九百名丁零人在赤婆苏的示意中,在后方步行跟上。

    八月二十这一天,南匈奴大都尉阿浑牙原本在雁门郡草原驻守,籍着上次偷袭歠仇水从而有了公孙止战败轲比能添上一笔功劳,便被去卑调来马城外的草原驻扎护送汉人商队的差事,他带兵多年,人也到了四十往上的年纪,还想往上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而且这几年中汉人督骑已经成为了节制的关键,阿浑牙索性将事务都交了出去,只有打仗的时候才会领兵出征。

    这天从东南面上谷郡来消息的时候,他正在城中酒肆与人拼酒斗狠,楼下有侍卫带着报讯的人上来二楼,正是军中一名匈奴勇士。

    那匈奴士兵飞奔过来,在阿浑牙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后者嘭的一声在案几上拍响,“那还得了!”

    他这句说的是汉话。声音出口时,人已经大步下了楼梯,周围酒客看见这名匈奴人急匆匆的离开,倒也并不在意,走出酒肆两步随后又折返回来,从怀里掏出钱财拍在桌上,“不够,还记着!”这才骑马冲出城。

    待急吼吼的回到部落中,数千匈奴骑兵已经在空旷的地方集结完毕,汉人督骑在队伍里训话,这些原本就是草原上奔波厮杀的人,听到要打鲜卑人,个个面显凶相,毕竟原本属于他们的草原,被这么一群人霸占着,仍谁心头都不爽。

    阿浑牙在马背上拔刀:“走!杀鲜卑人——”

    随后,阵型调转,战马一列一列犹如长龙冲出,马蹄渐渐加快,草间的尘土卷了起来,在无垠碧绿的草原上绕出一道巨大的弧度,照着西北面的歠仇水杀了过去。

    鲜卑王庭北方三十里外,已经接近王庭边缘,交织的河流接连丰盛的草原、一顶顶皮毡帐篷,时间已到了下午,阳光偏斜的悬在天边,成群的牛羊暖洋洋的低头吃草,骑马的牧民躺在马背上悠闲的晃动鞭子,陡然听到响声,他坐起身子朝北面望了一眼。

    两匹骑马的人影由远而近过来,羊群惊慌的后退、分散开的同时,那俩人绒毛皮甲,戴兽皮圆帽,在不远朝牧民说了几句鲜卑语,像是在确认对方身份,那牧民怔怔的点了点头,对方随后纵马离开这边。

    其他方向,同样有许多先行过来的鲜卑骑兵,或两人、或数人成一队从左右先后朝王庭方向扩散,这些人过来并非是为了厮杀、打探情报,而是沿途对遇到的部落发出来自锁奴单于的命令。

    “汉人让我们鲜卑人只知汉字,只学汉文,信仰白狼,长生天下的子民们,我草原上的儿女该醒一醒了,尤其你们当中那些文人书生,不可轻信他们的话,锁奴单于已经从辽西草原过来了,一起回去,被汉人侮辱过的王庭今日起就废弃,随我们回到草原另立属于鲜卑的荣誉…….”

    鲜卑骑兵呐喊的声音蔓延而下,周围部落帐篷里不时有人钻出倾听,有汉朝的书生过来,被对方连忙按回去,不敢让徘徊的骑兵看见。也有部落中将汉人拖出来,丢到原野上,被过来的骑兵用枪矛钉死在地上。

    残阳如血,更多的鲜卑骑士从北面而来。

    王庭往北这片距离上,车轮碾压出的道路、原野上,不时传来人的惨叫声,浩浩荡荡推过来的马队前方,锁奴望着某一个方向,有着衣袍的汉人正在飞奔,后面几名骑兵挽弓将对方射杀在地上,有人朝这边奔跑过来,被追上的一名鲜卑骑兵挥出长矛贯穿了胸膛,鲜血倾洒出来时,那人身形摇椅晃起来,目光狠狠望着对面为首的锁奴,染血的嘴角张到了极致,发出嘶吼:“鲜卑人!杀我汉人,十倍还之,可还记得——”

    身体倒了下来,声音还在回荡。

    锁奴沉默的看了一眼尸体,偏过头,“两族安能并立,公孙止有亡我鲜卑之心,草原人自该举起刀兵反抗,不要被这些汉人的话吓住了。”随即,挥了挥手让队伍继续前进,这所行一路过去,远远近近的,与之前的画面不时会出现,那些汉朝文人发疯似得朝怒骂,鲜血在野草间蔓延开来,不久,被无数蹄印遮掩下来,他们照着拱卫王庭的鲜卑贵族部落径直而去。

    或远,或近,成千上万甚至更多的牧民被高喊传来的话语震惊的走出帐篷,有马匹的牧民纵马飞奔朝王庭那边聚集,鲜卑贵族各部大人也在此时过来在王帐前迎接了锁奴。

    这些年来,自从那次屠杀过后,王庭大多处于相对安稳、没有纷争的时期,又依赖于汉人的贸易,原先仅剩的四万七千多名牧民,在这些年里已涨至八万人口。当锁奴让他们往北迁的消息来时,各部大人发现有些尴尬的事情——他们有些不愿搬走,或者说,已经习惯了现在的日子,而下面的牧民大抵也是这种情况。

    野狼泥在旁边俯下身子,“单于,他们好像不愿走。”

    “嗯。”

    锁奴捏着膝盖点了点头,盯着对面那些人,腮帮紧咬鼓胀了片刻,抬了抬手正要说话,右侧一名部落大人,却是先他开口:“单于这个时候让我们与白狼为敌,有些难办......昨日有消息过来,东南面的汉人那场大战已经结束,二十几万人都输了,单于手中却只有万骑.....”

    大帐中呈出一片诡异的气氛。

    这边还在商讨动员、迁移的时候,快要落山的夕阳露出第一缕霞光,阿浑牙带着麾下三千匈奴骑兵已经半路上了,他不时望向天色,大喊:“等狼王军队一到,这些鲜卑人全都要死在这里!”

    身后一众匈奴人戏谑的发出大笑的声音,虽然很少上战场,但往日的辉煌让他们多少觉得自己比鲜卑这个出自东胡,更甚至连当初匈奴附属资格都没有的土狗强,还有一点,他们身后可是有白狼王啊……

    不少人同样露出‘差不多是这样’的坚定目光。

    在他们右侧两里之地,铁蹄渐起轰鸣,震动大地,一道道飞快奔驰的身影,一人双马的蔓延山岗、林野,转入广阔的草原,最前方为首的是着兽面吞头连环铠,弓箭随身,手持画戟的一道身影,在西面天云洒下的红霞之中,高大、飞奔的火红战马咆哮嘶鸣,马背上百花袍抚动,披风招展,威猛的身躯上仿佛蕴含着恐怖的威势,能推平一切。

    “见到锁奴,不用理会其他鲜卑骑兵,直接杀了他——”

    夕阳里,出口的声音,如狮虎咆哮般传开,不久天光暗下来。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