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人间百态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成丨都府。

    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街道上,有推着手推车,一路叫卖着的小贩;有挑夫在两两合力,运送着货物。

    也有悠闲的老人,溜着狗,提鸟笼闲晃;

    而当听到马蹄声响的时候,那是骑马的豪客在道上飞驰。

    茶楼三层,临窗的位置,有一年轻人,面容憔悴,一语不发,只是静静地凝视着这街道上,行走的人间百态。

    他似乎不喜欢动。

    只有,当喉咙干涸的时候,他才会伸手,举起茶杯,小抿一口,然后,又继续不动。

    茶楼里的人倒也见怪不怪了。

    因为这个年轻人,已经在这里呆了三天。

    即便茶楼都打烊了,他也死赖着不走。

    茶楼的掌柜和小二怎么劝也无效,硬拖也根本拖不动,加上这年轻人出手也阔绰,所以,也就只好听之任之了。

    不过这时候,茶楼又进来一个人。

    这人,面如冠玉,衣着讲究,一进来,不管不顾,就直往三楼走。

    “客官,你要点什么?”

    小二点头哈腰地跟上了三楼。

    “你这什么破店,椅子不干净,不待了,不待了!”

    这个人来到三楼,竟然上来就开始吵闹。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过来。

    “客官啊,你可不能乱说话,我们这店的椅子,可是每天都要擦的,怎么会不干净呢?”

    小二苦着脸,直接叫屈。

    那个一直不动的年轻人,这时也忽然心有所感,转头看了过来。

    当看到那个在吵闹的人时,顿时一怔。

    “你没擦个十遍,怎么能算干净,我走了,不媳你这破店!”

    这个在吵闹的人,给了年轻人一个眼色过去,然后就直接下楼离开了。

    “今天是走了什么霉运,这个人,也太蛮不讲理了,这不是找茬么!”小二等那人走远了,才气呼呼地发声。

    “砰”的一声,一锭银子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啊!”

    小二一声惨叫,扭头看去,才发现,是那个一直不动的年轻人,不知何时走到了他面前,用银子砸了他的脑袋。

    “客官,你打我干嘛?”

    小二冤枉道。

    “我是要结账,怎么,你不要?”

    年轻人,做势要收回那锭银子。

    “不,不,当然不是,是我走神了,感谢客官的点醒。”小二连忙说。

    “多的就算你小费。”

    将那锭银子再次砸到小二头上,年轻人这才施施然地下楼。

    小二把砸在他头顶的银子取下来,摸摸头顶上鼓起的一个小包,也不知道是该悲还是该喜。

    虽然连续遇到了两个蛮不讲理的人,但多收了这么一笔小费,好像也不错。

    年轻人下了楼,跟着前面一道身影,在街道中七扭八转,终于,来到了一处客栈。

    “我就住,天字五号房吧。”

    客栈中,正有一个人也在入住,是之前那个面如冠玉的公子。

    “给我来一间,天字六号房。”

    年轻人在那人订好后也跟着订了一间。

    然后各自去各自的房间。

    从始至终,两人并没有任何的交流。

    不过,年轻人还没在房中待多久,旁边的小窗户就开了。

    一个人,灵巧地翻了进来。

    然后一进来,就直接扑入了他怀里。

    “哥。”

    一声轻轻的呼唤。

    道尽了思念和担忧。

    “湄儿,你怎么来了,这成丨都府凶险,你又不是不知道……”

    年轻人带着责备地说。

    这两个人,自然正是穆川和穆湄。

    “哥,你还说,你瞧瞧你现在这样子,你觉得我还坐得住么?跟你说话,你又不理我!”穆湄抚摸着哥哥憔悴的面庞,那干枯而粗糙的手感让她无比心疼。

    “唉,我没事,我只是需要几天时间,沉淀和休息一下。”穆川叹了口气。

    “你的休息就是枯坐在那里好几天不动?”穆湄瞪了他一眼,又问道,“哥,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再跟我详细说说。”

    “先坐吧。”

    穆川拉着妹妹在椅子上坐下了,然后才把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那个柳曼青也太可恨了,没有她从中作梗,哥哥怎么会失败!”穆湄听完,气愤地一拍桌子。

    “怪我自己。自打进这武院之后,我就松懈了,这几个月,诸事也都比较顺利,就放松了警惕,谁知……”穆川叹息了一声。

    “哥,你放心,这笔帐,我们迟早会算回来,那柳曼青这么陷害你,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穆湄狠声说。

    “我只是比较奇怪,她为什么要陷害我?我去找她询问消息,她却故意给我下套,弄了一个假消息,使我在歧途走得更深。可事实上,我与她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根本没得罪过她。”穆川不解地说着。

    “你别忘了,她是官家的小姐啊,心机深很正常。比如,那祁远喜欢她,柳曼青明知道这一点,却故意若即若离,既不接受,也不表示拒绝,让那祁远陷得更深,不得不唯她马首是瞻,这不是心机深是什么?

    害你的原因可能是这样,那姬幽若的独门琴学,现在只有她和祁远两个人得传,而祁远是听她的,所以等于是掌握在她一个人的手里。

    皮辰就算也入了门,但他心机单纯,肯定不是那柳曼青的对手。

    哥哥就不一样了,假如哥哥也入了门,以哥哥的天赋和能力,说不定,就能得到那姬幽若的真传。

    那样的话,柳曼青岂不是一场空?

    所以,她才特意阻挠你,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穆湄推测着。

    “你的意思是,柳曼青是为了琴学的真传才陷害的我?好像也有道理。”

    沉思了一会儿,穆川轻轻地点了点头。

    “哥?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让那恶毒的女人就这么继续嚣张下去吧?”穆湄握紧拳头。

    “我也想找她算账,但现在肯定不行,毕竟,他们柳家是成丨都名门,柳曼青也是上舍生,自身的武功不弱,我一旦失手,这成丨都府是肯定待不下去了,所以没有绝对的把握,我是不会出手的。”穆川摇了摇头。

    “也只能先这样了。”穆湄有些无奈,又看向穆川道,“对了,关于姬幽若的那门琴学,哥哥你还有别的主意么?”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