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对方悦的惩罚2

    “那是他无用。”方子衿继续甩手,这人手那么冰,想冻死她啊。

    “说的也是,不过我倒是好奇,你体内怎会有淡淡的斗气在,而且前两晚本王也不知道你有元素之气。”宿昔直接说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后院,也就是方悦被杖责的地方,所以的不见血,就是狠狠的打,不会打的皮开肉绽,但是里面的肉会烂,这样五十棍下去,估计没有一个月是下不了床的。

    “我也不清楚。”方子衿回道,她修炼的是元素,可却隐约带着斗气,反正就是不伦不类的。

    正在挨打的方悦,看到方子衿来,双眼愤红,心中愤怒不已,嘴巴想骂,可是却被破布塞嘴,自然是喊不出来的。

    “本王无趣,想听点特别的点的声音。”宿昔开口说道,然后带着方子衿在一旁坐下,将她扣在自己的怀里。

    那些人自然是明白宿昔的意思,立即就有一人拿开了方悦嘴巴里的破布。

    “放开我。”方子衿挣扎,可是这人的胳膊像铁一样,紧紧的抱着她,而且散发着霸王之气,让她连施展那弱的可怜的元素都不能。

    “乖,陪本王看戏就好。”宿昔只能用斗气困住她,没办法,这个女人太倔,他用柔情是不成的,而且他也柔不来。

    “方子衿,你个贱……啊!”人字还未说出口,便被那狠狠打下来的棍子,给痛的尖喊出声。

    “本王刚才听见她喊贱字,这贱字有多少画,便添多少棍。”宿昔冷然的吩咐着,这打多少杖,现在是他宿昔说的算。

    “王爷,这不好吧,这可是我的二姐姐呢,让她因我受打,我可是很不好意思呢。”方子衿挣扎不了,就干脆的坐在他腿上了。

    她嘴上说着不好,可是脸上却泛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啊!”方悦刚要说话,就被那一棍子下来,给止住了。

    “有什么不好的,本王心尖上的宝贝,岂能别人来污蔑的。”宿昔觉得这样的她,很好玩,所以也跟着她一唱一和起来。

    方子衿气极,谁是他的心尖上的宝贝,就会胡乱说。

    “王爷,你告诉我,什么是斗气好不好?”方子衿说着,手中起了一个小小的火焰,那之间还有一缕赤色斗气。

    宿昔看到她这样,不由的想笑,虽然表情生硬,但在阚泽的眼里,也确实是笑了,“嗯,爱妃手中的可是元素,不是斗气。”

    方子衿直接一脚狠狠的踩在了他的脚上,“凰王,这无名无分的,可别乱叫。”

    谁是他爱妃,才不是呢,现在不过是个赐婚而已。

    方悦看着方子衿手中那一团火焰,更是生气,想要骂人,可是每张口,就被那狠狠的棍子,给打住了。

    凰王府的人,下手杖责自然是都不会轻的,而且现在他们可是看得出,王爷很是疼爱这个赐婚的未来王妃,怎么着都要讨好点,所以下手一点都不轻,可是十分的狠。

    他一声不吭的,方子衿也踩的无趣,只得松了脚,抢回自己的头发,“凰王,别跟孩子似的,玩头发。”

    那动作很幼稚好不好,而且他冰冷的气息,就在她的耳边,让她痒痒的很不舒服。

    “唔,这声音怎这么小,你们都没吃饭不成?”宿昔看向一旁刑罚的手下,悠悠的开口。

    “属下知错。”顿时就有人回答,然后手越发的重了。

    5

    “啊!”那带着斗气的棍子,猛然打下来,方悦一个仰头痛喊,然后便晕了过去。

    在前院呆着的人,都听见了这声音,不由得一个哆嗦,这果然不是什么人都能惹的,当年的废材小姐,攀上了凰王这颗大树,看来是要翻身了。

    而方程更是心急如焚,那是他引以为傲的女儿,可是如今被杖责,他连进去看一眼都不成。

    “真无用,用那寒冰之水给本王泼醒。”宿昔冷然的看了一眼,凉凉的开口。

    那些属下顿时一个哆嗦,然后便下去了。

    “什么是寒冰之水?”方子衿问道,不过看刚才那些手下人的反应,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寒冰之水,虽说不是玄冰,但是千年冰冻,从不融化,只会一滴一滴的滴着,那水冰冷刺骨,在这样的情况下泼下去,日后逢雨天,阴天时,那人便会四肢百骸的剧痛,这可是吃药都无用的疼痛,本王的府里也就两桶而已。”

    也就两桶而已,方子衿对这个话不由的想撇嘴,凰王,您有两桶了,还不够吗?

    而且这千年寒冰,要融化一滴,也是不容易吧,所以有两桶已经足够了,不够她咋感觉不止这么多呢?

    “那用在她身上岂不是挺浪费的?”方子衿顿时想要拍手叫好,这个好,吃药都无用,这样一来,落下了病根,到时候她就算修炼,也是有心无力。

    啧啧,凰王,果然不愧是让人闻声就怕的,一个刑罚就如此的狠,不过她就喜欢这样的狠。

    “怎会,本王还觉得轻了,不过娘子喜欢看戏,本王也不好太狠了。”宿昔声音虽冰冷,可是对她说话时,却是带着宠溺的。

    而那群手下,听到宿昔这样的话,顿时就觉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王爷,您说个情话也如此的冰冷,属下都受不住了,王妃受的住吗?

    而且这还不狠,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这样受着斗气之杖责,现在还要在受伤之时,被泼寒冰之水,落下那致死都逃脱不掉的病根,这还不狠吗?

    “凰王,您的称呼还真是多变?”方子衿说道,这人一会儿爱妃,一会儿娘子的……

    “夫人不喜欢,那本王只好一个个都试过去。”宿昔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边的人,已经提来了那寒冰之水,虽不到她的跟前,她还是感受到了那刺骨的冰冷,不由的想,这要是泼下去,得冷的多刺骨。

    “冷了?”宿昔将她往怀里抱了抱。

    “凰王,我觉得你的温度,一点都不低于那寒冰之水带给我的感觉。”方子衿如实说道,真的,在宿昔身边,像感觉万年寒冰一样,而且还是这样贴身的坐着。

    亦或者是习惯了吧,她并不觉得什么。

    宿昔只是勾勾唇,“泼一半就好了,别浪费,一会儿再来一次。”

    他身上的温度,怎会低于这寒冰之水,他可是常年呆在那千年寒冰洞之内,只是这无需她知道。

    一半的寒冰之水,往方悦的屁股泼了下去,顿时一声无比凄惨的哀嚎响彻在凰王府之上,让听见的人,都毛骨悚然。

    “方子衿,你……”那刺骨的冰冷,立即传遍了方悦的四肢百骸,让她难受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继续吧,本王的衿儿还未看够。”宿昔冰冷的吩咐。

    方子衿对于他时不时的换称呼,已经习惯了,所以也就由着他了。

    而前院的方程,在听到这凄厉的哀嚎之后,心更是焦急,想要进去,却被小厮拦住了。

    “让我进去看看好不好?”方程不得不急,按理说,这五十大板,也确实该打好了,可是这会儿都没好。

    “王爷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小厮丝毫不给面子。

    方程只能着急的走来走去,此刻凰王府的客人,都已经散的差不多了。

    在凰王府,他也不敢硬闯进去,只能在外干着急,而时间如蜗牛般速度的过着。

    “凰王,你在这样抱着我,我就会变成冰块了。”方子衿被他抱了许久,那股寒意一直通往她的心底。

    宿昔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嗅着她的发香“若不能温暖你,那便跟我一起冷吧。”他不会伤害她的,这冰冷之气,对她也是无害的。

    方子衿无奈,只好窝在他的怀里,看着方悦被杖责,在打完最后一棍的时候,又泼下那一半的寒冰之水,此时的她,已经连大声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本王送你回去。”看完了好戏,自然是要送她回去的,只不过那个地方,是不能在呆的了。

    “我的好爹爹还没进来收人呢。”方子衿看着快奄奄一息的方悦说道。

    “爱妃说的是。”宿昔应着,然后示意阚泽去带方程,让他看看方悦的惨状。

    【想哭的节奏,一章两千多字……果然是被我们老大给逼急了的节奏,卖萌打滚求点击,求收藏,求5星评分啊,真真的伤不起啊。】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