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九十三章天哥让你有小孩!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万界天哥没有想到,他阴沟翻船,打了一辈子大雁,最后被大雁啄瞎了眼,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讽刺,此时四周阴风阵阵,砭人肌骨,极寒的阴冷,让他几次险些打哆嗦。

    这感觉非常不好!

    命运再次跟他开了个玩笑,这回的玩笑开大了!

    露多大脸,现多大眼!

    梵天坐在椅子上,望着一桌酒席,都是庖小牛指挥这些怨鬼煞尸做的珍馐佳肴,红烧人耳朵还带着鲜血,把人舌头做成一盘凉拌口条,焦烧大肠,还有屎尿……总而言之,每一道菜都以人体器官为原材料。

    “万界天哥吃吧!你是我们的偶像,没有你,我们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也没有机会与你认识,更不可能做了一桌美味供养天哥!”庖小牛一脸阴森森之气,阴阳怪气的说道,赤裸裸的羞辱梵天。

    梵天什么都没有想,他此时就想抽根烟,至于九爠鬼煞,他也懒得搭理,愿意说什么随他们大小便,就当耳旁风,狗放屁,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这是天哥此时拿出来的应对办法。

    除此之外,他没有可动用的物力,身体如被封印了命门,一点灵气都没有,和正常人相比,他肉身依旧强悍,再没有一点打人家伙,玉佩空间维护四十八小时,他武功全废!

    梵天很清楚他的能量发挥不出来,是因为这里的气场,是九爠空间,把他跟天地隔绝了,断了阴阳五行之气,所以在这片空间里,他做不了主,这些看似简单的尸鬼,在他眼里就是巨人。

    他们能重拳轰炸梵天,梵天一拳头打出去,落在他们身体,直接穿透过去,能看得见,却摸不着,如打空气,白费劲呀!二胖侧歪着脑袋,腆着大肚子,浑身上下血淋淋,伸着大舌头,从远处走到梵天近前,点头哈腰,低三下四,他对梵天打心眼的发憷,做了鬼也一样惧怕梵天,讨好的姿态,小心翼翼把一盒烟放在桌子上

    ,还发出瘆人笑声:“天哥,你是不是想要抽烟呀!这是你女人房间里找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你抽的香烟?要是的话敢情好了,不是你也就对付抽吧!现在的环境就这个条件,你可别调理!”

    庖小牛一看,还特么的出了内鬼,二胖的行径和叛徒有何两样,他上前就是一个大嘴巴,把二胖抽翻在地上,一招手,喊道:“大家一起动手很恨修理他,这个死胖子吃里扒外,在跟梵天发贱。”

    梵天不动声色的把香烟握在手里,他内心非常激动,瞪着眼珠子望着手中的万宝路,感叹一声:“此烟出仓买,一天抽几支,劝君多吸食,此物最相思!”

    庖小牛见梵天没有出手,却说了一首诗,他是一个大老粗,从小就不爱读书,他急忙喊停,望着兄弟姐们问道:“天哥说的那首诗是什么意思?谁能给我解答?”

    大家都晃悠着脑袋,都言只会炒菜做饭,吟诗作对那是骚人干的事儿!他们就是爆炒腰花,也得把骚筋去掉,不能有一点骚味,这才能下锅!梵天打开烟盒,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没有打火机,这里已经不存在明火,他撩起眼皮望着庖小牛,说道:“谁为我点一根烟,我送给他一场造化,心中名额只剩下三个,想要点烟的赶快报名,别错过最佳

    时机!别最后怨我没有给你们机会!”庖小牛就是个怂货,哪怕是死了也一样,虽说跟生前相比,他现在狠辣多了,可是面对梵天不敢动手,还总刺挠的想要试探天哥底线!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梵天名声太响亮了,庖小牛不知道梵天到底还有

    多少底牌,万一瞎撩骚,很容易惹祸上身,再死一遍。

    人的名,树的影!

    梵天一脸凝重之色,每一句话都透着真诚,看不出欺诈,一时之间,目光中少了敌意,都好奇的打量着梵天,都想要报名,可谁都不敢,毕竟老大庖小牛没有发话,谁也不敢报名。庖小牛一看,天哥说话底气始终那么足,一脸风轻云淡,好像他才是这里的大哥,尽管如此,庖小牛不敢阻拦,却对梵天问道:“天哥你所说的造化是什么造化呢?我获得天哥的造化,是否还有回头路呀?

    ”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意识到以后,就要发心忏悔,就有回头路,别人不能给你们指点出路,可我能呀?我是谁?”梵天最后提高了声音,扫眼望着九爠鬼煞。

    “万界天哥!”

    九爠鬼煞像是心有灵犀,异口同声答道,还面面相觑,都舔舐着嘴唇。神情有些激动,虽说死了,但是还抱着生的希望。

    梵天拿着香烟在鼻子前嗅了嗅,味道很香,他手中翻转着香烟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真是废物,这么简单的问话,都能答跑偏了,我真是服了!”

    小面二眨巴一下眼睛,举起手喊道:“报告,天哥,我知道天哥说的意思……你是天道传承者!”

    梵天伸手挑着大拇指,对小面二赞叹道:“你小子一定是改造过,懂规矩,说话之前知道打报告!而且你很聪明,你就这么死去了,真是太可惜了,所以我给你一个名额,还剩下两个名额!”

    “欧耶!”小面二一脸阴森森冷气,眼框子都发青,一副得意的神情。“还想要投胎做买卖,这事儿说来很好办,对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名额有限,谁得到了,大家就鼓掌送他们离开这里!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别到时候跟我耍狗诈,我可绝对不会……

    手下留情!”最后四个字,梵天眉头深锁,发出冷厉声音:“你们之间曾经都是好伙伴,一个火线上的战友,胜似亲兄弟,谁抽到了名额,谁就可以返回万界!”

    大家一听争先强后,都想要获得名额,天哥医术高明,忽悠几个初来乍到的小鬼,绝对使不了用不尽!在大家喋喋不休,争吵的的时候,梵天趁着大家没有在意,他把烟盒里面那层锡纸扯下来,心里旋惊喜不已,竟然是金色锡纸,按理来说他抽的万宝路都是银色锡纸,柳含烟的烟盒里是金色的,有了金色

    锡纸,总算有了一件防御兵器。梵天叠了一把金色飞剑,把手指扣出血,在飞剑上涂抹,嘴里暗自念诵着咒语:天灵灵,地灵灵,天地都不灵,神仙鬼怪更不灵,你不灵,我有灵,灵王通万灵,捉摸降妖我最灵,灵灵灵,快显灵,不管

    任何灵,速速显神灵!赦令天字箭!嗡阿吽!”

    天哥被逼无奈,自创一套咒语灵诀,他都绝望了,可是不能放弃,他相信自己这次还能创造奇迹!不管怎么说,不能坐以待毙,死马当活马医!天哥一顿喊灵,额头冒汗,化为雾气,在头顶飘荡,正在叽喳乱叫的九个傻逼鬼,看到梵天脑门冒着仙气,庖小牛第一个怂了,双膝一软,“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发出颤音:“天哥快快住手,不要灭杀我,

    我愿意为天哥做牛做马,一世为奴,不!生生世世为奴!”梵天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以为被梵天了,他也没有料到在惊吓中,他猛然抬起头,双眸呈现紫色,燃烧白色道火,火花不小心减溅在桌子,“噗噗”的火声响起,透明的道火很快就把桌子吞噬掉,

    眼前化为虚无,道火还在向四周蔓延。

    吓得庖小牛屁滚尿流,撒丫子就跑,扯脖子大喊,天哥饶命。

    明修战技,暗修元神,神仙妖魔最怕惊!

    不管修什么法门,都需要静,所以闭关,不被人打扰,就怕在关键时刻,受到惊吓,一旦受惊吓,就会走火入魔。梵天本身就是天魔底子,他先前全神贯注,被这么一惊吓,顿时走火入魔!其实在那一刻,梵天意识清醒,他本来能降服暴走的魔情,可他并将没有那么做,而是顺着走火入魔的节奏接着往下走,不这样

    下去,他岂不要永远困在这里。

    走火入魔很可怕,搞不好经脉逆转,浑身穴位错位,神魂跌倒,颠覆正反,发疯发癫,所作所为,全凭借暴走的元神支配!心之主,已经完全不能做主。

    梵天站起身,叼着香烟,不点自然,他吸食着香烟,手心一把紫金色飞剑旋转,流淌着锋利的光芒,把昏暗阴冷驱散掉,飞剑猛然停顿,一会儿指东,一会儿冲西指,总而言之,不知向那边飞。

    梵天真是怒了,他杀念涌动,恨不得把九个死鬼剁成饺子馅!一把小破飞剑染了灵,具有强大的杀伤力,他一时不知道先杀谁好,结果都跑没影了,躲避起来。

    梵天在厨房迈步来回走着,挑着眉头,嘴角挂着邪魅的微笑,低声喊道:“小淘气快出来,别跟我藏猫猫,我已经发现你了,你就躲在冰箱里……”

    梵天猛然打开冷藏柜,果然里面摆放着一堆肉,探出一只肥头大耳的脑袋,不是比人正是二胖,向梵天傻笑。

    “继续躲着吧!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梵天把冷藏柜又关上了,在黑暗中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哒哒……”的皮鞋声,在空旷的空间里回荡,震颤心弦,神魂皆惊。

    梵天走火入魔,他竟然还保留一丝清明的意识,却无法控制暴虐的心性,他决定跟这几个小鬼头,好好玩一场藏猫猫,想要跟天哥玩,天哥让你有孝!

    梵天吹着口哨,就连他也不知道,口哨声竟然穿透了九爠鬼煞境,在花果山的上空回荡,清脆的口哨声,有些忧伤。

    嗯?

    龙战天瞪大了眼睛,心里惊呼,这首曲子怎么这么熟悉呢?

    所有人都竖着耳朵静静的聆听,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天哥传出来的声音,是求救信号?还是某个指令?

    风若停了,云要怎么飞?

    你若走了,我要怎么睡?

    心若破了,你要怎么赔?

    若非你只是贪玩的蝴蝶!

    天都黑了,你在想着谁?

    情都灭了,我要怎么追?

    花豆缩了,你要怎么退?

    原来你只会让我掉眼泪……

    整个世界突然一起天黑,爱在眼前无声崩溃……摔成粉碎!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