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对于人渣,见一个杀一个

    紫夜下意识的收住嘴,“没……我在说梦话呢……”

    “少爷……那个麻子又来了,我说你都睡下了,他就死吵着非要见你……”

    “麻子?”紫夜的唇角忽然挑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既然来了,就见见吧……”

    她让麻子带话的原子亮,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将紫夜打死的罪魁祸首。

    能够为了一只蛐蛐就草菅人命的人,与公与私,紫夜都没打算让他好过。

    在紫夜的记忆之中,这个原子亮的父亲是一名大官,究竟是多大的官,原谅紫夜真的不知道。

    因为在那个死去的紫夜脑子之中,这样的事情,是根本的不会落实在脑子之中的,所以,她对于那个原子亮的了解除了他是打死自己的凶手之外,就只知道他的后台很硬。

    其实这样很好理解,若是后台不硬,他怎么敢让人打死一个侯爵的命根子。

    虽然只是一个落魄的侯爵。

    他的后台硬,并不代表着紫夜就怕他不敢动他。

    在她的人生信条之中,对于这样草菅人命的人渣,她素来是有一个杀一个,有两个杀一双,更何况,还是忤逆了自己逆鳞的人渣。

    吩咐了添水泡好茶,紫夜一边看书,一边悠然的浅酌着,一直到打更的打了一声梆子,她才缓缓抬头。

    “添水,现在是什么时辰?”

    “少爷,现在是丑时了……”

    紫夜懒懒的伸个懒腰,接过添水递来的披风,悠闲的打开了房门。

    春末初夏的深夜,终究还是透着冷寒之意,尤其是在一个没有污染的世界里,温度更是低了一些。

    穿着一件单衣的麻子早就冻得瑟瑟缩缩,正在院子之中抱着手臂走来走去,一见紫夜懒洋洋的出来,连忙抽了抽鼻子,跨步走上来。

    “少爷,你可算是出来,冻死奴才了……”

    “冷就回去啊,干嘛非要等本少爷呢,”紫夜慢悠悠的踱下台阶,淡淡道:“你这夜半三更的找本少爷,可是有什么事?”

    “阿嚏……”

    麻子忽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惹得紫夜极是厌恶的躲到了一边,一手掩鼻,不耐烦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少爷我还要睡觉呢……”

    麻子连忙以衣袖擦拭掉了嘴边的秽物,赔笑道:“少爷,原少爷说了,明早在清水居等你,探讨一下关于这摆阔的问题,到时候不止是他,就连别家的少爷们也会过去的……”

    紫夜裹紧了披风,信誓旦旦道:“麻子,这一次少爷我可是一定要赢,以报上次挨打受辱之耻……”

    她忽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斜睨着他:“麻子,少爷记得上次爷挨打的时候,你也在的吧?还是你带爷去赴那场赌局的呢。”

    麻子的嘴角很是明显的一抽,连忙低头赔笑道:“少爷,上一次不是那个原公子说自己的蛐蛐丰城无敌,您不服气,就带着蛐蛐去决战的吗……”

    “是啊……”紫夜有些回忆似的伤感道:“少爷我还记得,当时你说,少爷是丰城第一少的名头,这蛐蛐的第一怎么能给那个原子亮。”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