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艾玛!第一次

    “走啦!请你吃饭,当做报答。”希虽百般不愿,可也不能失了情分,失物失而复得,自己定当感谢恩人。

    “心不甘情不愿就算了,本就没打算吃你的饭,怕消化不良。”陈曦毫不留情指出希当下的心情。

    “切,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我哪里表现出不愿意了?你别自己理解能力有问题,就把问题推卸给我好吗?对于恩人,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也是自愿!说的好像我超级无敌小气一样。”对于别人冤枉自己,希铁定要把误会解释的清清楚楚,不明不白的受冤枉不是她的风格。

    “好!我不需要你的请客,心领了。”陈曦仍旧一副不爽的表情。

    “我欠你的吗?干嘛摆出这副晚娘的脸孔给我看,走!这饭我今天算是请定了,跟我走!大恩人。”希特地咬牙切齿的说着大恩人三字。

    “我怕我看着你这副嘴脸,无法下咽。”陈曦彻底开启毒舌模式。

    “你一天说话不带刺是会怎么样?”好心请客吃饭,却被无耻的接二连三讽刺,这任谁都无法忍受。

    “不刺你我浑身不舒服。”

    “去死吧!”

    不欢而散自然就是这对冤家的最后结果。

    希愤怒的甩袖走人,没走一段路,被人拽住,“干嘛,心情不好,别惹我。”

    “对不起,向你道歉。”陈曦自己也不明白,好脾气的他为何遇上眼前这小妮子就易怒。

    “你向我道歉,你有什么好道歉的,你到时说说看。”希得理不饶人。

    “你够了啊!我都向你道歉了。”真是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

    “还你的话给你,我不喜欢你的道歉,如此不真诚,我为什么一定要接受它。”

    “你还真来劲了是吧!到底接受不接受我的道歉,给一句话。”赤裸裸的威胁。

    “好了啦!我接受你的道歉。”希也不是一直纠缠的人,既然人家都放低姿态,自己也没什么可纠结了。

    “走!带上你的破包,请你喝酒去。”陈曦带着小夜猫去“深夜无声”。

    “停!你怎么可以带一位女士去喝酒,你有啥不良企图。”希不由的缩了缩自己的小身板,一步步往后退。

    “你成年了吗?”陈曦不屑的看了她一眼。

    “当然!你是在说笑话吗?”希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

    “现在还有人成年后不去酒吧的?你才在说笑话吗?你还是这个世纪的人吗?”陈曦白眼看了她一眼,控诉着她是个老古董。

    “本姑娘当然是21世纪的人,只不过是一个安分守己,老老实实生活的老实人。”希说的头头是道。

    “明明是个无趣的人。”陈曦一语道破。

    “你你你……你是来给我添堵的嘛?”

    “走吧!今天哥哥带你见识见识,开开眼界,小土鳖。”陈曦讽刺。

    “哼!不去,那种地方有什么可去,全都是些不入流的人才去的。”在希的观念中,酒吧无非是些爱玩爱疯爱闹的不三不四的人去的地方。

    “你没去过就下了定论,这样真的好吗?哥哥保证你的生命安全,放心!以你的条件,一般人也看不上。”

    “去死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希直觉自己的火气正在无限的上升中。

    陈曦不在搭理她,自然的牵着她的手就往前走。

    希是个害羞的姑娘,头一次被人牵手脸红红。

    “放手啦!”

    “不放,怕你蠢得走丢。”陈曦自然的抛出有一句气死人的话。

    “你就不能说些我爱听的话吗?整天刺激我有意思吗?”希不满的抱怨。

    “小野猫,你不是省油的灯,你就欠刺激。”陈曦毫不在意的弹回去。

    ……

    最后希都懒得搭理他,省的自己被他气得中风,早日去见上帝。

    握着柔软的小手,陈曦一度不想放开,只是地点就在眼前,他不得不放手。

    “到了!进去吧!”陈曦说。

    “我可以拒绝吗?”希说。

    “你现在才拒绝,你违背自己的意愿都跟我走到门口了,你现在才退缩?”陈曦说。

    “这不是被你拽着来的吗?”

    “我死死的拽住你了吗?你不能挣扎吗?你能摸着你的良心说你没有一点点想进去的冲动吗?”陈曦咄咄逼人。

    “好吧好吧!我承认,人都是有好奇心,我也不例外,对于没有去过的地方我当然会好奇,可是好奇是一码事,真的去做又是另一码事。”希在做垂死的挣扎。

    “哼!废话少说,跟我进去吧。”陈曦见小野猫挣扎,索性就直接拉她进去。

    神奇的是,似乎这里并不是她想象中的景象,也没有电视剧里的纷扰吵杂,是一桌桌的小聚聊天,只有熙熙攘攘的几个辣妹,却也是守着规矩,没有很肮脏的事情。

    “怎么样?是你说的那种地方吗?”陈曦会读心术般的把希刚在脑海中过的一遍事情给问了出来。

    “不是,完全不一样。”希老实的回答。

    “你喝什么?”

    “橙汁。”

    “有没有搞错,来这种地方你喝果汁。”陈曦瞪大双眼,这次他是真的相信小野猫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怎么样?我不会喝酒,我就喝果汁。”

    “可惜呀!这里没有纯果汁,只有加了威士忌的饮品。”

    “酒精浓度不会很高吧?”希心慌的问,她可是啤酒一杯倒,浓度高的兴许一口就倒,至于她的酒品……她自己就不清楚,可据酗伴的脸色,应该……应该……呃……

    “一般般!”陈曦每当一回事,对他来说,酒精只是刺激神经的一种饮品,醉他!太难。

    “好!那我今天就豁出去尝试一下。”希忽然间被隔壁桌那被彩虹的酒给吸引过去,好好看喔。

    “你想喝那种?你确定吗?”陈曦脸色渐变,那可是这里出了名的猎艳酒,浓度虽不高,可它混合多种酒,很易醉。

    “嗯,浓度不高我可以。”七彩色让希移不开眼睛。

    “Winter,来一杯Rainbow,再来杯JackRose。”陈曦为小野猫点了她情有独钟的酒,再为自己点了杯他爱的酒,说道JackRose,纯粹是名字吸引了他,rose!

    吃着薯片,炸鸡配菜,希渴望的酒终于来了,真的很美,黑暗中的光折射出更多变化的色彩,很不淑女的喝了一口,淡淡的鄙味扑面而来。

    “这个真是又好看又好喝,好好喝!”一点点的晕眩向希的大脑中枢袭去。

    “喝慢点,这种酒需要细细品。”看着希喝酒的方式惨不忍睹,陈曦直摇头。

    “干嘛,怕喝穷你吗?最多我们AA制好了。”希说出羞辱人的话。

    “你是在羞辱我吗?我是为你好!”士可杀不可辱。

    “呵呵!我没恶意,不过这东西真的挺好喝,我还要!”希渐渐的开始醉了。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