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六章 惊变

    谷粒网 www.xinguli.com ,最快更新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黎西公道:“属下自知玄阳长老若是继续留在圣教,以他的状况,必然要遭到阴无极他们的毒手,是以想办法要将玄阳长老送出朝雾岭。只是阴无极他们知道玄阳长老若是躲过追杀,必然是后患无穷,所以整个朝雾岭被封锁的水泄不通,很难有机会将玄阳长老送出去。”

    教主道:“朝雾岭被封锁,可以难住别人,难道能够难住你?你对朝雾岭的地形了若指掌,要送出玄阳并不困难。”

    “属下没有和他们一起反叛教主,所以他们对属下很是防范。”黎西公道:“阴无极派人在属下附近,一直在监视属下,能够救治玄阳长老的伤势已经很是凶险,要想将他送出去,几无可能。”

    齐宁对当时的情势倒也能够想象的出来。

    玄阳长老既然与阴无极一党为敌,阴无极等人自然不能放过,玄阳对圣教的情况了若指掌,而且对阴无极等一干人的修为和性情也是一清二楚,这样的人活下去,对阴无极等人当然是极大的威胁,也定会让这伙人日夜忧心。

    如此情势下,阴无极等人势必不会让玄阳逃出朝雾岭,那么朝雾岭的封锁程度自然是非比寻常。

    只是齐宁知道玄阳最终还是逃离了朝雾岭,否则自己也就不可能在那处山洞遇上玄阳的遗骨。

    “玄阳如今到底是生是死?”教主问道。

    齐宁虽然早知道玄阳已经过世,但并没有将这事情告诉任何人,教主刚回朝雾岭,自然也不可能知道玄阳如今是生是死。

    “属下也不能确知。”黎西公道:“属下为玄阳长老稍作诊治之后,还没想出送他离开朝雾岭的方法,他就忽然失踪,自此不知下落。属下一开始本担心是阴无极他们抓走了玄阳长老,但后来暗中调查,确知阴无极他们根本没有找到玄阳的下落,而且阴无极还派了不少人出山一直在暗中找寻玄阳长老的踪迹,但一直都没能找到他的下落。”

    齐宁心想玄阳远离西川,躲在一处人迹罕至的深山之内,阴无极他们若是能够找见反倒是见鬼了。

    但这时候忽然明白了玄阳为何会过世,按照黎西公的说法,玄阳长老当年袭杀阴无极却反倒落进了对方的圈套,身受重伤,连黎西公这等顶尖的神医都说玄阳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伤势,这自然还是要在黎西公的诊治之下。

    只不过当时的情势异常严峻,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让黎西公对玄阳进行妥善的诊治,而玄阳突然消失,自然是因为不想牵累黎西公而暗自逃脱,逃脱之时,伤势未愈,也便是说玄阳逃离朝雾岭的时候,是带着严重的伤势离开。

    以玄阳当时的伤势,普通的大夫当然不可能对其进行有效的诊治,江湖上医术能够超过黎西公的人物几乎是没有,而太阴派人暗中搜寻玄阳,自然会想到玄阳受伤,会找寻江湖上一些厉害的杏林高手进行治疗,如此自然会对江湖上那些杏林高手进行打探,而玄阳自然便不可能去找人诊治从而暴露自己的行踪。

    玄阳最终在山洞亡故,很可能便是因为拖延了伤情的诊断,从而无力回天。

    如今教主和黎西公都不知道玄阳是生是死,齐宁心中犹豫了一下,暗想虽然自己知道玄阳已经过世,但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暂时倒也不必将当初自己的巧遇告之他们。

    “属下知道玄阳长老定是不想牵累属下,所以自己离开。”黎西公轻叹道:“只是当时他如何从朝雾岭脱身,属下一直想不明白,但后来细细一想,可能只有那一条路径。”

    教主“哦”了一声,才道:“你是说......隐澜江?”

    黎西公点头道:“正是。隐澜江自西向东,穿过朝雾岭,山道的所有关卡要道都被扼守,能够逃出朝雾岭,就只有隐澜江一条道。”

    教主没有言语,侧骨身去,居高临下从崖边向下看过去,齐宁忍不住也走到了箭崖边上,居高俯瞰,虽然是冬日,但今日没有降雪,视野清晰,而齐宁的视力更是了得,清晰可以看到在朝雾岭的群峰之间,多有河流,而最大的一条水道如同扭曲盘绕的大蛇一般,在群峰之间曲折回绕,自西向东伸展开去。

    虽然居高俯瞰能够看到不少河流分支,但几乎都是从那条大水道分出来的支流,唯一穿过朝雾岭的水道,就只有那一条,齐宁心知那定然就是黎西公口中的隐澜江,心想如果当年玄阳真的潜入这条水道离开,还真是难以被发现,只不过潜水逃离,定然会加重伤势。

    寒冬时节,隐澜江江面已经结了一层冰,可当年黑莲教内部生变,却是七月间,正是酷暑时节,那时候这条隐澜江自然是江水滔滔,奔流不息。

    “玄阳长老伤重离开,不知生死。”黎西公道:“但玄阳长老之前,给属下留了一份手信,从中属下才知道事情的大概。”

    “他给你留了手信?”

    黎西公并无立刻解释,而是从怀中取出一张早已经发黄的纸张,恭恭敬敬用双手呈给了教主,教主接了过去,扫了几眼,依然是神色不变。

    齐宁倒是颇为好奇,很想知道那张纸上到底写了些什么,但这是黑莲教内部隐秘,教主没有递给他,他自然不好凑过去看。

    “玄阳长老告之阴无极等人背叛了教主,可是并没有能置教主于死地,他在暗中调查,教主很可能还活着。”黎西公却已经解释道:“玄阳本不想让属下卷入其中,但他自知伤势过重,有些事情他已经无法完成,所以交代属下,无论有多大的困难,都要寻回教主,将圣教叛逆一网扫尽。”

    齐宁这时候便即释然,心想原来这封手信是玄阳交托黎西公大事,让他寻回教主。

    不过他心里却是更加疑惑,既然当年阴无极等人计划联手袭杀教主,自然是做好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要取教主性命的准备,否则一旦出手却又没能杀死教主,那定然是后果不堪设想,而他们当年选在七月十五至阴之日对教主下手,那时候是教主最为虚弱之时,阴无极等人自然是有着极大的把握,可最终却为何偏偏没能杀死教主?

    如果当年教主死在那帮人手里,也就不会有今日教主返回朝雾岭清理门户的后果。

    教主沉吟片刻,终于道:“你活下来,便是为了找到本座?”

    黎西公正色道:“属下知晓自己武功和实力远不足以与阴无极等人对抗,而玄阳长老失手之后,圣教再无任何人能与阴无极匹敌。玄阳长老既说教主还......还活着,那自然是天佑圣教,要想让圣教重振声威,自然只能是找到教主。”微顿了顿,才继续道:“圣教落入叛贼之手,属下没有找到教主之前,不敢轻生,是以退出圣教,走遍各地,希望上天护佑,能够让属下找到教主甚至是玄阳长老,重振圣教。”说到此处,终于叹道:“只可惜数年下来,属下虽然找了无数地方,却没有发现教主丝毫踪迹,实在是无能。好在教主安然无恙,今次能够重返圣教,属下......属下也便再无牵挂了。”

    说到此处,黎西公匍匐在地,恭敬道:“属下当年虽是为找寻教主偷生下来,但明知阴无极实是叛教逆贼,却还与他虚与委蛇,没能清理门户,实在有罪,恳请教主降罪!”额头贴在地面上,毕恭毕敬。

    教主缓步走上前去,距离黎西公仅一步之遥站定,如同君王看着自己的臣子般俯瞰黎西公,淡淡道:“若你所言是真,却也是情有可原,本座可以宽恕你,可是......!”声音微冷:“本座并不相信阴无极那般轻易就放过你,你对本座隐瞒了什么?”

    黎西公赫然抬头,也便在此时,齐宁却瞧见黎西公袖口银光陡现,还没瞧清楚是什么,便见到黎西公的身体如同皮球般直飞出去,而教主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在黎西公身体飞出之时,教主的身影随在黎西公边上,等到黎西公重重落在地上,教主已经一只脚踩在了黎西公胸口。

    这突起变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事先根本没有半点预兆。

    若说先前齐宁还在担心教主会对黎西公突下杀手,可是等到黎西公将当年诸多事情陈述之后,教主的情绪和态度显然和缓了不少,而齐宁也微松了口气,本以为黎西公对教主忠心可鉴,教主不会伤及黎西公,熟知一瞬间却发生如此惊人的变故。

    教主一脚踏在黎西公胸口,右手抬起,两指之间竟然家住两根细细的银针,淡淡道:“你自称只救人不杀人,可是今日竟然敢对本座下手,黎西公,你苟延残喘这些年,今日是活够了。”

    黎西公唇边溢出鲜血,却是惨然一笑,道:“我知道绝不可能杀得了你,我这般做,只是想告诉你,我要杀你!”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