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世侄女也不错

    第二天早上,一辆豪华的黑色宾利就已经出现在苏家门口。

    苏宁烟坐在豪车内,眉头深锁,掌心冒出一层薄薄的汗珠。

    黑色宾利缓缓行驶在盘山公路上,没过多久,豪华欧式庄园出现在眼前。

    雕花的金色大门缓缓打开,车子开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宽阔草地,中间种植了不少花草。自然建筑材料与攀附其上的藤蔓相映成趣,经典而不落时尚,处处透露着低调的奢华。

    车子刚刚停下来,一个约四十来岁的男人打开车门。

    “苏小姐,我是管家林叔,从今天开始,大少爷的起居生活,就由你全权负责。你是卓家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冲喜,记住的身份,照顾大少爷是你的职责,清楚了吗?”

    苏宁烟明白,自己对于卓家来说,更像是一件商品,她点了点头,“林叔,我知道。”

    昨晚,她特意上网搜索了一下卓家大少爷的资料,已经对他有了初步的了解。

    卓家千亿继承人卓君越,一个月之前出了严重车祸,听闻他已经弄残三个照顾她的护士。

    而且因为车祸导致他性功能障碍,这位大少爷的脾气更加是喜怒无常,十分变态。

    苏宁烟咬紧牙根,跟着管家一步步上楼,每走一步,她都有一种奔赴刑场的感觉。

    走近二楼,灯光昏暗,有种地狱的味道传出来,远远就听到从房间里传出来的争斗声。

    她硬着头皮刚走到门口,还没站稳,一个青花瓷的瓶子迎面砸来。

    幸好苏宁烟曾经在武馆做过兼职,学过咏春,敏捷的身手,让她成功避免了一劫。

    房间里,一片狼藉,五六个穿着白袍的医生,正死死按着床上的男人。

    “病人抵抗情绪太激烈,快,打镇定剂!”

    床上的男人突然挣开那些医生的手,扯掉了手上的输液管,声音撕哑地喊道:“滚,都给我滚出去。”

    此刻的男人宛如一头失控的狮子,单凭一只手,竟然把那些医生全部打在地上。

    最后试图打镇定剂的医生,不小心把针头扎在另外一个医生的身上。

    躺在地上的医生,没人敢再去给卓君越打镇定剂。

    这一瞬间,房间里安静得可怕,那些医生更是吓得大气不敢喘。

    林管家十分焦急,若是大少爷出了什么差错,他只能提着脑袋回卓家交差。

    他推了推苏宁烟,让她进去,“少爷,老爷给你合了个八字,挑了一个姑娘给你冲喜,这姑娘八字跟你很合,最适合照顾你,有助康复。”

    “滚!”男人冷冷吼了一个字,林管家只能带着医生赶紧离开。

    苏宁烟也很想走,只是林管家强行将她锁在房间里,照顾卓君越。

    她打量了一下床上的男人,左腿带打着石膏,却有一张足以让女人倾倒的俊颜。

    高挺笔直的鼻梁,性感沉厚的双唇,雕刻般脸型,苏宁烟此刻就想到了两个字:妖孽。

    只是,似乎这个男人的眼睛失明了,她眉头轻拧。

    心想自己这一年多的咏春也不是白学的,那马步也不是白扎的,没有理由对付不了一个受伤的男人。

    猛地,卓君越砰地一声从床上掉了下来,那一地的玻璃碎,不知道他的屁股扎成什么样?

    苏宁烟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这是他自己自作自受的,怨不得她,她什么没有做。

    卓君越的脑袋又开始疼了起来,听到女人的吸气声,气炸了,“哪来的白痴,还不快滚。”

    苏宁烟走了过去,顺便踢开了一边的玻璃碎。

    她思索了一下,或许喊他小叔叔比较好,说不定他还能放过自己,不是说两家是世交吗?

    “小叔叔,我是来照顾你的!”

    卓君越听到一阵清脆悦耳的女声,居然还喊他叔。

    他眉头一拧,一下子摸到她的腿,依靠在她身上,瞬间从地上站了起来。

    下一秒,苏宁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这个男人压在床上。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大腿不是受伤了吗?

    她双手死死抵在他的胸膛前,“小叔叔,你不要这样,你放开我……”

    若是连一个女人都制服不了,枉他是卓正修多年精心培养的卓家继承人。

    卓君越大手一扯,硬生生将苏宁烟那件米色的雪纺衫给撕坏了。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卓君越,早就听说卓君越这个男人的喜好十分变态,心跳不由得加速。

    这下子,苏宁烟怒了:“混蛋,你变态,放开我……”

    卓君越听到她的骂声,嘴角邪恶地上扬,一手握住她的柔软,“没想到发育得还不错,我还没有玩过世侄女的。”

    


    /*960*90 创建于 2014-12-13*/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