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 瑞州公盘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余明东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他小心地说道:“夏先生,是这样的……瑞州那边的翡翠公盘今天下午就正式开始了,这次的公盘对我比较重要……”

    余明东又小心地看了夏若飞一眼,然后飞快地说道:“夏先生你放心,供货商那边我都联系好了,最晚明天一早你就能拿到货!如果公盘那边顺利的话,甚至今晚就可以!”

    看得出来马志明在余明东心中的分量很重,他甚至是有些敬畏,所以对于马志明托付的事情余明东根本不敢怠慢,和夏若飞说话的时候也有些小心翼翼的。

    夏若飞虽然心里比较着急,但也不好强人所难,还是很通情达理地点点头说道:“可以的,余总办好自己的事情要紧!”

    “谢谢夏先生理解!”余明东接着又解释了一句,“其实那供货商也是要参加翡翠公盘的,所以哪怕我今天下午不去公盘,咱们也不一定能买到翡翠玉料……”

    “余总,你不用解释。”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这次过来本来就已经很给你添麻烦了,哪能再耽误你的正事儿呢!”

    “哪里哪里,夏先生客气了。”余明东松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夏先生应该是第一次来瑞州吧!其实翡翠公盘也挺有意思的,下午夏先生不妨一起去转转。对了,我这次请了一个很厉害的赌石顾问,到时候让他帮忙参谋参谋,夏先生也可以买几块石头玩玩啊!就当是娱乐了!”

    夏若飞微笑点头说道:“好啊!那我就跟余总去长长见识!”

    车子很快就从机场开到了宏州市区的君豪酒店,这也是宏州这边档次最高的一家酒店了。

    因为下午还要赶到瑞州去参加翡翠公盘,所以这还真是一顿“便饭”,余明东已经提前点了几个当地的招牌菜,大家一到立刻就上菜了,三人也没有喝酒,很快吃完了午饭就继续开车上路。

    从宏州到瑞州的路程是九十多公里,一个多小时后三人就已经抵达了瑞州。

    石磊应该也不是第一次陪余明东过来了,他对瑞州的路也非常熟悉,熟练地驾驶着奔驰商务车穿梭在瑞州的大街小巷,很快就来到了一条街道口。

    在街道口附近有一个很大的停车场,车子开进去之后,夏若飞看到停车场里已经停了不少豪车。

    余明东介绍道:“夏先生,那边就是瑞州的翡翠一条街了,这次的翡翠公盘就在翡翠一条街的中后段,我们得步行进去。”

    石磊停好车之后,三人下车步行走进了瑞州的翡翠一条街。

    这是一条步行街,街道两侧的店面无一例外全都是卖翡翠的,而且以出售原石居多,不少店铺外面都挂着“赌石”字样的招牌。

    赌石虽然有个“赌”字,实际上却是合法的,“赌石”的本质其实就是翡翠原石交易。

    由于翡翠表面有一层风化皮壳遮挡,看不到内部的情况,也没有任何仪器能够检测出来。

    因此人们只能通过皮壳的外部特征,来推断内部有无上等翡翠,翡翠原石大都用这种“赌”的方式交易,这也就是俗称的“赌石”。

    余明东见夏若飞对这些店铺门口摆着的那些原石挺感兴趣,就笑呵呵地说道:“夏先生,这些店都是小打小闹的,而且猫腻很多,平时偶尔玩玩倒也无伤大雅,但是这两天有翡翠公盘,就没有必要在这些小店里浪费时间了。”

    夏若飞微笑着点点头,说道:“看来这次公盘的规模不小啊?”

    余明东说道:“一年一度的翡翠公盘,规模自然是不会太小的,不过这翡翠也是不可再生资源啊!这几年翡翠比较热,缅甸那边有点过度开采,不论是原石的规模还是质量,都比往年要下降不少……”

    说到这余明东又叹了一口气说道:“今年的竞争肯定也非常激烈,也不知道价格会被炒高多少呢!这一行是越来越难做了……”

    夏若飞看过余明东的名片,知道他是一家玉石公司的老板,闻言也不禁笑着问道:“余总,价格高对你们来说不是好事吗?”

    余明东苦笑着说道:“理论上原石价格高,翡翠制品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的,但是对我们这种小公司来说,资金压力有点大啊!而且真要是看走眼了,就有可能血本无归……”

    夏若飞感慨了一句:“看来哪一行都不容易啊!”

    “谁说不是呢!”余明东看了看旁边的店铺,说道,“还是他们这些做原石交易的稳当,只要有渠道从缅甸那边拿到货,就是稳赚不赔的!”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向前走,石磊则安静地跟在两人身后,从不轻易插话。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瑞州翡翠公盘的现场。

    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大仓库,而且看起来还有些简陋,没有任何华丽的装修,彩钢瓦的屋顶,怎么看怎么像是个简易仓库,跟夏若飞的想象很不一样。

    能让人感受到一丝土豪气息的,就是不断有衣着考究的人走进“仓库”,另外门口还并排停着七八辆押运车,甚至还有几个持枪岗哨。

    余明东笑着解释道:“这些都是有持枪证的,是大会主办方从安保公司请来的,毕竟里面有些原石可是价值不菲呢!”

    这时,一个穿着深红色唐装,满头银发的老者从不远处朝余明东走了过来,脸上还露出了一丝不满的神色:“余总,公盘马上就开始了,你怎么才到?”

    余明东微笑着说道:“何老,不好意思啊!路上耽搁了一会儿!”

    接着余明东又马上介绍道:“夏先生,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滇省玉石协会的名誉理事何平何老爷子,他是我专程请来的赌石顾问,何老在原石鉴别方面的经验非常丰富!”

    余明东又对何平说道:“何老,这位是夏若飞夏先生,他是港岛小马先生的朋友!”

    原本何平对夏若飞这样的小年轻是不怎么重视的,见余明东这么煞有介事地介绍心中还有些不以为然。

    不过当他听到余明东说夏若飞是“港岛小马先生的朋友”时,也忍不住目光微微一凝,脸上的神色微微缓和了几分,朝着夏若飞轻轻点了点头。

    夏若飞也温和地笑了笑,说道:“何老,还请多多指教!”

    何平淡淡地说道:“夏先生客气了。”

    哪怕是马志明的朋友,何平也不会像余明东那样表现出那么大的热情,他也只是应付了一句,就马上对余明东说道:“余总,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进场吧!今天第一批原石的投标截止时间是下午五点,咱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好好好!一会儿就拜托何老了!”余明东满脸堆笑道。

    他是做生意的人,讲究和气生财,而且他也知道像何平这样赌石经验丰富的专家,都是有些傲气的,自然也不会去计较对方的态度问题。

    一行人来到门口,何平出示了翡翠公盘的邀请函之后,还接受了严格的安检,才被允许进入公盘现场。

    进门之后夏若飞才发现,这个“简易仓库”其实占地面积非常大,比刚才街口那个停车彻要大很多。另外,这里虽然是彩钢瓦的屋顶,但是安装了非常多的照明设备,整个公盘现场是亮如白昼。

    放眼望去,一排排或黑或黄、大小不一的原石密密麻麻的,有一种一眼望不到边的感觉。

    这些原石根据大小、外观品质的不同,被摆放在不同的位置。个头稍小一点的就放在展示架上,而有的大块头则是直接放在了地上。

    每一块原石都有一个编号,在它们的前面还有一个同样写着编号的投标箱。

    进门的时候每个人都领了一叠事先准备好的两联单,每一张两联单上都印着一个唯一的编号,如果看好了哪块原石,只要在两联单的第一联上写下自己所给出的价格,投入投标箱里面即可。

    投标截止之后,这些投标箱里的单子会被第一时间统计出来,出价最高的那个自然就获得了该原石的购买资格,到时候只要凭借两联单的第二联去付清购买款,就能直接领取原石了。

    规则十分的简单,不过面对这浩如烟海的原石,要考校的自然就是大家的眼力了。

    当然,跟公开竞拍不同,这种拍卖方式还涉及到了心理的博弈,需要猜测竞争对手可能出多少钱,同时计算己方的承受能力,给出一个合适的价位。

    当然,每一个竞拍箱上面还贴着所对应原石的起拍价格,低于这个价格自然是无效的。

    这里的原石多得根本数不清,当然有不少都是能开出翡翠的,毕竟能上到翡翠公盘的原石,也是经过筛选的。只是能开出翡翠也不代表就一定能赚钱,有的说不定连起拍价都不值,甚至也有不少压根就没有一丝翡翠,说到底还是要看眼力。

    这也是那些经验丰富的赌石顾问那么吃香的原因——夏若飞刚才落在后面,偷偷地问了一下石磊,余明东请何平来帮忙掌眼,三天时间的酬劳是两百万,如果买下的原石大涨,还有额外的奖金。

    也许是马志明的面子足够大,余明东对夏若飞还是非常重视的,走进公盘现丑,他就一直都在向夏若飞介绍情况。

    毕竟夏若飞一进来,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一看就是第一次到翡翠公盘现场,他也担心夏若飞万一被现场气氛影响,脑袋一热砸下重金,结果血本无归,那他在马志明那边也有点不好交代。

    “夏先生,你别看这里人来人往的,实际上真正意义上来‘赌石’的人并不多。”余明东笑呵呵地说道,“这里大都是国内玉石行业的同行们,大家来参加公盘,都是想要尽可能多囤积一点原料,毕竟这几年翡翠价格一直都在涨。”

    夏若飞点点头说道:“那就是说,即便是赌涨了,开出来的翡翠他们也大都会自己留下来啰!”

    “是啊!”余明东笑着说道,“像我的公司也是这样,原料一直都很吃紧,就指着这次在何老的帮助下,能多买几块好料呢!不然真的已经快要断货了。”

    他在跟夏若飞闲聊的时候,还不忘拍一拍何平的马屁。

    一头银发的何平看起来也颇有点世外高人的味道,对于余明东的恭维依旧神色淡然。

    一行人穿过好多原石展示架,却都没有停止脚步,夏若飞有些好奇地问道:“余总,这里这么多原石,岂不是要挑花眼了?”

    他虽然不太懂赌石,但以前在三山也是见识过一次的,那些赌石的人一块原石都可以翻来覆去看半天,就算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恐怕效率也不会太高吧!

    “这一批原石已经预展两天了,今天是竞标的截止期,可以说大家看准哪些原石,基本上都已经心里有数了。”余明东微笑着说道,“下午只不过最后确认一下,还有就是要权衡一下出价的策略。”

    难怪……夏若飞在心里说道,想必余明东也是已经初步确定要竞争哪几块了,所以他跟何平才会直奔目标而去。

    “余总,我看这原石价格都不低,最后中标的人怎么交易啊?”夏若飞又问道。

    “开标之后,中标资格会保留半个小时,公盘主办方有专门的交款处,现金、刷卡、转账、支票都可以的!”余明东说道,“每次公盘当地政府也都是大力支持的,银行会派人现场办公,贵重的原石还可以直接委托安保公司护送,就连医院也派了医生和救护车过来,每年公盘都有人因为太刺激了心脏受不了的……”

    说到这,余明东也不禁哈哈笑了起来。

    这还真不是玩笑话,赌石号称“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可以让一个穷光蛋转眼变成大富翁,也可以让几千万上亿的资金瞬间蒸发,刺激程度完全不亚于真正的赌博。

    夏若飞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心里也有了底,他转头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原石,心中一阵火热……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