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被他折磨个半死

    若说真要在这村里的适龄女孩子中挑出一个,想来想去,大概也只有静姝姐能行。

    静姝姐既有学问又有涵养,出身书香之家,家里长辈都是文化人,言谈举止优雅得体,长得还秀丽端庄,比那些有钱人家的小姐,更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所以机会才是最大的。

    走进房间里,看到聂boss冷淡的坐在木格窗边,面前放着一张矮几,上面摆着一些旧宗卷和旧照片,正低垂长睫,专注的看着资料。

    周琦和周雨都在,看得出格外打扮过,村长这女儿和侄女,倒也长得漂亮可爱,讨人喜欢的类型。

    周琦正在泡清茶,看那手势和动作,有几分专业,她脸上也是很有自信的表情。

    而周雨在一旁弹古筝,因为她本就在大学里学民族乐器的,此情此景,正好露一手,也算是情诗画意,配合气氛。

    “你来干什么?”聂希一看到她,眉心拧起,俊脸一阵发黑。

    林望夏尴尬:“是静姝姐叫我来服侍你的。”

    听到周静姝的名字,聂希冷厉的神色才缓了缓,傲慢的凤眸挑起斜睨着她。

    “那你有什么才艺,也来表演一下。”

    林望夏一额汗,自己能有什么才艺,今早吟了两句诗,都被他讽刺了。

    “噗……”那对姐妹花笑了,“聂总,你就别为难她了,她又没上过大学,一个打工妹,能有什么才艺。”周琦说。

    看到她们一脸看笑话的表情,林望夏咬咬唇。

    “谁说我没有才艺?”

    “什么才艺?”

    “打扫!”林望夏理直气壮的说。

    那对姐妹瞠目结舌的瞪着她,随即花枝乱颤的笑作一团。

    聂希眼角抽了抽,拿起文件,严厉命令。

    “那你就好好将这房间所有家具和东西都擦干净,还有客厅,发现有一点尘,你就不用睡了!”

    十足的苛刻折磨人。

    林望夏无奈的提着木桶和抹布,跪在地板上,擦地板。

    真是同人不同命。

    明明都是来服侍这大boss的,看看旁边的周琦周雨,红袖添香,弹琴作乐,半分活不用干,舒舒服服的诗情画意,自己却要承包所有的活。

    虽如此,她还是很认真仔细的干活,仔仔细细将房间,客厅里里外外擦得干干净净。

    她经受过老太太最挑剔的磨练后,没有什么能打倒她。

    干完活,已经十一点了。

    刚想休息一下,庭院门外就传来中年大叔的声音,林望夏出去一看,是村里的大叔用推板车运来几大桶水,说这旧建筑没有热水器,是村长派人到附近的温泉,专门用卡车运送回来的。

    林望夏将车推入了园子中,这才想到,聂boss住在楼上,洗澡间也在楼上,晕了,这么大桶水,怎么提上去。

    她只能上楼找那两姐妹,结果她们都说很忙啊,要帮聂总整理文件之类的,总之就是不肯去抬水。

    林望夏瞪眼,果然不能指望这两个人。

    她咬咬牙,一桶水虽重,但她还是提得起的。

    刚从板车上,提下一桶水,往屋子里走,就听到坐在二楼窗边传来聂boss低沉的戏谑: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