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针锋相对

    家宴,如期而至。

    作为冷家的儿媳妇,云念离清楚不管自己现在跟冷厉南的关系如何,在穿着打扮上,至少不能让他丢脸。

    所以她换上了一件裸色的挂脖长裙,在腰身的部位,有一根银色的细腰带,更衬得她的蛮腰盈盈不堪一握。

    再化个淡妆,挽好头发,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看上去知性中又带着一丝性感,但是散发出来的温婉气质,却让人又会心生畏惧,只敢远观。

    换上高跟鞋,披了一件披风,再拿上手包,云念离出了公寓,正巧见到冷厉南的车停在了不远处。

    她站在原地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向着那个方向,一步步地走了过去。

    一路无话,云念离不去看冷厉南的脸色,只是看着窗外的风景心不在焉。

    而冷厉南也不看她,低头处理着手机上的邮件。

    两个人似乎都当身边这个人不存在。

    一时之间,车里面气压特别低,而司机跟了冷厉南很长时间,比谁都知道察言观色,所以连呼吸都带着小心翼翼。

    快要到酒店的时候,云念离突然有点想笑。

    谁能知道,有一天自己连看一眼冷厉南的勇气都没有。

    但是她什么都没有表露出来,连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待车停稳了之后,便径直下了车,然后挽着冷厉南的胳膊走进了酒店。

    不管他们的关系如何,哪怕就算是大半个月没有见过一面,走进这家宴,她就得配合着他。

    如果他要表现伉俪情深,可以,她可以在旁边小鸟依人。

    如果他要表现深恶痛绝,也可以,她可以缩在角落一声不吭。

    反正也不是头一次参加这中聚会了,她也早已经会学会处变不惊。

    “厉南来了,过来这边坐。”顾母一见到冷厉南,立刻夸张地笑着打招呼道。

    自从顾家变成了一个空壳之后,冷厉南已经是顾母必须紧紧抓住的救命稻草,所以急于表现的讨好,无时不在。

    她清楚地知道,此时自己的位置。

    冷厉南一向对这种所谓的聚餐没有兴趣,要不是自家父亲硬性逼迫,再加上心底里那抹莫名其妙的躁动,他才不会来这个见鬼的聚会。

    所以他见到顾母的召唤,微微一皱眉头,才走了过去。

    “哎呀,念离也来了,好长时间不见,又变漂亮了嘛。”顾母看着云念离,笑得十分慈爱的样子。

    云念离淡淡地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便识趣地准备坐到一边去发呆,当初若不是顾母告诉她顾氏已经自身难保,恐怕她也不会去找冷厉南吧?

    可顾母似乎一点要放过她的意思都没有,反而热络地拉住了她的手,说道:“念离啊,我听说成川将我们公司的几个案子都请你帮忙做了,你可要多费费心了。”

    云念离觉得脑袋里“哄”地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炸得她耳晕目眩,四肢发麻。

    她真是没有想到,顾母会在这个诚说这件事。

    但是她现在也来不及思考别的,因为在顾母话音刚落的下一秒,她就感觉到有一道冰冷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她甚至都不用去看,就知道视线的主人现在一定铁青着脸,表情冷得掉渣。

    “您客气了。”云念离也是佩服自己,在冷厉南的视线下,还能这么淡定地说话。

    顾母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之间起的微妙变化,还在说着客气的话。

    冷厉南却已经没有了敷衍的心情,端着一杯酒踱到了一边,眼神却有意无意地扫了云念离一眼,见她还是淡笑自若的样子,心头一抹怒气一闪而过。

    所以他没心情再听周围这些人的虚伪,重重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然后一把拉起还被顾母拉着说话的云念离,就大步往外走去。

    “哎,厉南,你们才刚来,怎么这就走了?”顾母显然为眼前的这一幕吃了一惊,但是并没有人回应她。

    云念离被冷厉南抓着手腕,几乎是半拖半拽着往外走去。

    “冷厉南,你又怎么了?”云念离的手腕被握得生疼,刚才在内厅,她还有些顾忌,但是一出门,她终于忍不住低吼道。

    冷厉南这才放开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半饷,才咬牙切齿地说道:“怎么回事?”

    云念离揉了揉被抓得红彤彤的手腕,然后才说道:“说来你可能不信,但是就是这么巧,顾成川需要律师,我需要案子,就是这样。”

    她明白,一味的忍让遮掩,只会引来眼前这个男人更冷酷的对待,还不如实话实说,也懒得费那解释的心。

    “就是这样?”冷厉南冷哼一声:“难道不是为了制造更多的见面机会?”

    “冷厉南,我没有你那么多闲情逸致!”云念离怒瞪了他一眼,难道他非得将话说得这么难听?

    冷厉南显然没有想到她反应会这么激烈,所以愣了一下之后,表情更是怒不可揭:“云念离,谁给了你胆子敢这么对我说话?”

    云念离就知道,自己跟这个男人多说一句话都是在浪费自己的精力,因为他已经不可理喻。

    所以她不再看他,转身就准备离开。

    但是冷厉南哪里给她离开的机会,又是一把将她拉住,然后扯进了车里。

    “云念离,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都不准去!”冷厉南看着她,胸中翻涌的愤怒毫不掩饰地表露在脸上。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知道怎么激怒他了。

    云念离几乎是被丢进了车里,长到脚踝的裙子,让她更加行动不便,东倒西歪了好一会儿才在座位上坐稳。

    她原本想要告诉他,不要跟一个律师谈自由权,但是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她现在不想更激化矛盾,因为按照他的脾气,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所以她揉了揉被撞到的地方,低下了头去,也不再说话。

    ”不要以为顾成川回到了你身边,就给了你跟我作对的底气,你知道我的手段,别想挑战我的忍耐底线。”冷厉南见她坐在一边低头不说话的样子,心里一抹异样的感觉滑过,情绪这才稍稍平复了一点。

    云念离却猛然抬起头来,愤怒而又悲凉地看了冷厉南一眼:“冷厉南,历来只有你伤害人的时候,我又何曾敢跟你作对?”

    她的声音一向带着江南女子的清雅,但是此刻悲怆起来,却是叫闻者心头一颤,似乎也跟着忧伤起来。

    所以冷厉南也先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冷漠的神态,露出了一个讥笑:“云念离,你当时的手段我可是领教过,现在又何必在我面前装无辜?”

    云念离就知道,有些事情,就是他们之间永远绕不过去的障碍,他们在这个障碍旁边,就像是两匹困兽,似乎彼此伤害,才是两人唯一的出路。

    所以她没再说话,只是转过头,再次看向窗外。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昏暗的路灯在地上投下一个孤独的倒影,属于夜的寒气弥散开来,却抵不过人心的悲凉。

    云念离被送回公寓,冷厉南并没有上来,甚至没有多说一句话,便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却突然有一种逃过一劫的感觉。

    毕竟,冷厉南没有再说什么,按照他的性格,应该是就此翻篇了。

    也是,他也没有必要在自己身上花费什么精力。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