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以为别离

    原本以为挂完水,云念离就能好起来,但是让医生也有些始料不及的是,接连三天,云念离的体温都在三十九度左右,整个人都已经烧到神志不清了,只在中途醒过一次,然后就一直昏睡着。

    冷厉南直接换掉了医生,请了市里最好的专家来为云念离诊治,做了检查之后,才发现高烧不退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之前的胃炎。

    因为着凉,胃炎更加严重,继而引发了高烧不退,整个人的情况可谓是糟糕至极。

    “真是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了。”老专家对着一边的萧澈感慨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低头在病历本上写了几笔。

    大概是因为现在太多不注重自己身体的年轻人,让这些老专家看了是着急又可惜。

    “是是是,您看怎么处理?”萧澈自然不敢得罪这个好不容易才请来的专家,连忙赔上了笑脸。

    老专家也没再多言,跟旁边的护士交代了几句,然后又道:“我明天再来。”

    萧澈连忙送了出去。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没有开口的冷厉南看着门口的方向,沉着脸骂了两个字“庸医”。

    “boss,这可是京城最好的医生了,您可别再将人骂走了。”萧澈看着冷厉南,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虽然boss大人自己一直不承认,但是明眼人是一眼就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爱上了夫人,不然也不会在三天之内,骂走了五六个全市最好的医生,最后还是自己实在没有办法了,求了半天,才让boss答应下次医生过来的时候,不开口说话。

    冷厉南冷哼了一声,看了一眼床上一直安静地睡着的云念离,然后才又吩咐萧澈道:“你去公司拿些文件过来。”

    萧澈有些诧异,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过了,应了一声就走了。

    真是没有想到,有一天boss会为了一个人不去公司,这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恐怕死都不会相信。

    萧澈一边走,一边笑着摇摇头。

    恐怕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

    而等房间又剩下两个人之后,冷厉南站起身来,走到了云念离的身边,却见她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手上的青淤在周围白皙肌肤的映衬下更明显。

    “水……”冷厉南正看着她的手背出神,却突然听到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他精神一振,连忙拿起桌上的温水,放了一根吸管,递到了云念离的唇边。

    几乎是下意识的,云念离咬住吸管,就着冷厉南的手喝了几口水,然后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因为连续的高烧,让她现在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的思绪也都是乱的。

    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迷迷糊糊地看到了冷厉南的俊脸。

    他俯身看着自己,脸上竟然是前所未见的温柔。

    这一定是在做梦。

    云念离重新闭上眼睛,一棵滚烫的眼泪却从眼角滚落了下来,正好滴落在冷厉南的手背上,却似乎要灼热了他的心。

    是什么事情,让她难受到梦里都在哭泣?

    冷厉南皱起眉头,若有所思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女人。

    而云念离却觉得自己是在梦里看见了冷厉南,因为他带着自己从未见过的温柔,所以突然悲从中来。

    原来爱一个人是这么的卑微,哪怕是在梦里看见他的温柔,也觉得一颗心像是要跳出胸腔而去。

    云念离迷迷糊糊地想着,又努力微微睁开了一点眼睛,却见冷厉南又换了副面孔,正冷着脸看着自己。

    果然在梦里,温柔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云念离苦笑,淬不及防的难受瞬间让她眼泪争前恐后地涌了出来。

    “冷厉南……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觉得很累,不想在梦里的都是这种患得患失,小心翼翼的样子,所以冷厉南,你放过我吧,就让我好好睡一觉。

    冷厉南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不然,又怎么会听到云念离说求饶的话。

    但是很快,他就确定了自己没有听错。

    云念离一边大颗大颗地掉着眼泪,一边喃喃地说着:“冷……厉南,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同意离婚,放我走……走吧。”

    冷厉南不由往后退了一步,有些惊痛地看着云念离。

    她终于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说了最想说的话。

    无意中听到这样的“真心话”,自己应该是非常生气的吧,但是为什么,现在一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只是觉得心口好像一下子变得空落落地,像是有人从那里拿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如果换在平时,冷厉南一定会将云念离从床上扯起来问她到底什么意思。

    但是现在,他却迟疑了。

    迟疑不是他的风格,但是这一刻,他却是实实在在地迟疑了,除了是因为她苍白消瘦的模样让他不忍之外,自己心头那前所未有的空虚感,让他觉得有些茫然。

    云念离在念叨了两句话之后,又默默地流了一会儿眼泪,随后便又进入了深层次的睡眠,没再开口。

    但是冷厉南却再也在病房里坐不住了,连外套都没有拿,便迈着长腿大步走了出去。

    而这一走,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如果这就是她想要的,安稳的生活,那么他尽力给她了!

    冷厉南一直以为自己应该痛恨云念离,可是当听到她无意识的梦话的时候,他却真的想要放过她了,不是怜悯,而是——另类的爱,尽管冷厉南不愿意承认。

    三天后,云念离在老专家的治疗下,渐渐恢复了进食,温度也降了下来。

    冷父派来的人将她照顾得无微不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头空落落,似乎连一个正常的微笑都难以展现。

    那天晚上,自己竟然真的梦到冷厉南对自己悉心照料,看来自己真的烧糊涂了……

    又在医院陆陆续续治疗了差不多半个月,云念离才终于痊愈了,出院的那天,顾成川原本约好过来接她,却被她拒绝,也谢绝了萧澈要送她的提议,然后有些失落地看了一眼门外,然后什么都没说,拎着不多的东西出门打车回了公寓。

    一进门,发现房子里是干干净净的,显然每天都有人过来打扫,但是也很明显,并没有人在这里生活的痕迹。

    看来冷厉南也没有来过这里。

    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云念离原本是想要轻松地笑一下的,但是挤了半天,连一丝笑容都没有挤出来。

    大概自己这一病,在他眼中真的是费尽心思的苦肉计了,对她的厌恶也是到了极致了吧。

    云念离低下头,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片黑影。

    不过没关系了,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抬起头,这几天手机一直不在身边,公司的事情肯定积压了一堆,她可没有时间在这里悲春伤秋。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