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生死攸关

    手指轻轻抚摸上被打的半边脸庞,到现在,她依旧记得冷厉南离去时的鄙夷眼神,自己在他的眼底就是这样的不堪,既然如此,自己的死活跟他又有何关系!

    隐约听到阵阵抽泣声,男人强硬掰过她的身子,感受到柔弱身躯的颤抖,黑眸浮现不忍,用地上的热毯包裹着娇躯。

    “跟我去医院。”

    云念离此时柔弱的姿态让他很是不舍,可尽管如此,他也在执意的欺骗自己,这不是爱,只是出于同情。

    热毯暖和了胃部,缓解了云念离的胃疼,但也仅仅是缓解。

    一闻到酒味,云念离脑海中便自动呈现出冷厉南和孙佳佳你侬我侬的场景,心中更加难受,眼泪猛地从眼底滑落。

    咬紧唇瓣,云念离用全身力气推开冷厉南,“你走,我不用你管!我不去医院!”

    心底的不舍以及焦躁,快要逼疯了将她抱在怀中的男人,“云念离,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跟我去医院!”

    “我说了我不去!”不知从哪来来的勇气,她竟用尽全身的力气吼了出来。

    冷厉南睁大眼眸,高大身躯赫然迸发出冷冽气场,黑眸微微眯起,“谁允许你这么跟我说话的?”

    是啊,他决定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她说一个‘不’字。

    瞧着冷厉南冷冽的面容,回想着他对孙佳佳的暖声细语,从未有过的憎恨悄然燃起。

    “冷厉南,当着别人的面羞辱我很有意思吗?这么早回来了?孙小姐呢?你怎么没有陪她过夜?”

    一想到两人一起就餐的场面,云念离说话的口吻不禁变得尖酸刻薄,看向冷厉南的眼神也充满了委屈。

    听出话语中的醋味,冷厉南脸色缓和了许多,倾身抚摸着娇颜,露出得意的嘲讽,“怎么?吃醋了?别忘了,你没有资格来过问我的事情!”

    语音微顿,客厅的氛围立刻多出了几分暧昧,灼灼双眸紧盯着氤氲泪眸,“你最好别太自以为是!”

    云念离心脏扑通跳了一下,望着那双摄人心魄的黑眸,眼眸微微闪烁,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你想多了,我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

    天知道她说这话时有多么心虚,可她更清楚,一旦承认自己在乎这个男人,等待她的将会是无尽的地狱。

    今天的事情,让她认清了自己的处境,这个男人根本不在乎她,在别人眼底,她是可以随意践踏的物件!

    沙哑的嘶吼震慑着冷厉南的胸膛,方才的笑意还僵在唇角,黑眸赫然迸发出屏息的风暴,嘴角扬起残酷的笑容。

    “很好,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样乐观的态度!”

    至少,这样他可以在她的心底占有一席之地,这样,他才能够折磨她!

    四目相对,云念离倔强的支撑着,握紧的拳头因为胃部的疼痛,指甲都陷进了掌心内,争吵的激烈引发胃部的剧烈疼痛。

    一阵冷汗覆上额头,呻吟自云念离的口中缓缓蔓延而出。

    见她额头滚下豆大的汗珠,冷厉南这才意识到情况的严重,双眉紧拧,“立刻跟我去医院!”

    弯腰便要抓住云念离的手臂,却被她闪开了,“我说了,不用你管。”

    她最不愿意的,就是让这个男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因为那只会得来无尽的羞辱。

    “云念离,你找死!”他低吼一声,单从额头上的冷汗就可看出,现在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可她竟然还在逞强?

    该死!这个女人就这么不懂得爱惜自己吗?

    “我……”刚说了一个字,一阵眩晕迅速涌上,支撑着身子虚晃一下。

    冷厉南睁大眼睛,一个跨步,伸出手臂接住从沙发跌落的瘦弱身躯,望着整张脸都因疼痛而皱起的云念离,心中怒火更盛,可掩藏在怒火之下的却是真切的忧虑。

    他一把抱住云念离,怀中轻如羽毛的重量让他蹙紧眉头。

    感受着突如其来的温暖,云念离身体出于自然的向热源靠去,睁开的颤抖的睫毛,望着冷厉南朦胧的侧脸。

    她神情有些恍惚,可脑海里,反复浮现的确实孙佳佳那张恶毒的嘴脸。

    大概是自己的错觉,在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她看到了冷厉南恐慌的脸色。

    是的,这肯定是错觉,他怎么会担心自己呢?

    眼睁睁望着在怀中闭上眼睛的云念离,冷厉南心底忽然涌起阵阵焦急,“云念离!你给我醒醒!”

    他椅着她支离破碎的身体,心口莫名的慌张第一次让冷厉南意识到了这个女人的存在。

    迅速抱着已经昏厥的云念离奔向门外,冷厉南只觉得自己连心跳都快要停止了一半。

    车辆快速穿梭在湍急的车流中,一阵刺耳的急刹车在医院门口响起,只见冷厉南焦急的抱着云念离闯进医院的大门。

    医院里异常的安静,四周弥漫着福尔马林的味道,睡梦中的云念离乖巧异常,轻轻地抿着红唇,卷翘的睫毛在眼皮上倒影出小小的一排黑影。

    冷厉南一脚踹开了急诊室的门。

    “砰——”的一声巨响之后,急诊室里所有的医生都惊慌失措地看着他。

    “先生,您不能进去!”肖士慌慌张张地跟了上来,似乎已经闻到了火药的味道。

    不顾护士的阻拦,冷厉南直接将人抱进病房,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她怎么了?”

    他心急如焚,就好像热锅上的蚂蚁,每一句话都好像宣判死刑的修罗。

    一见冷厉南狂乱的气息,医生也不由打了一个冷颤,顾不得还在排队的病人,赶忙开始检查。

    萧澈已经匆匆赶来了医院,低头望了一眼手中的西装外套,再看看诊断室中的boss,不禁唏嘘的摇摇头。

    看来,boss爱惨了云念离呢!跟着boss这么多年,何曾见过他如此的衣衫不整,更别提他对哪个人生病如此上心了。

    ……

    “怎么样?”

    诊断室的门刚一打开,冷厉南就箭步冲到了门边。

    他满脸焦急,原本英俊的面上已经显现出了几分疲惫,

    医生对上男人那双吃人似的眼眸,心下一沉,抬袖擦了擦额头冷汗,就连说话的嗓音也变得颤抖,“她……没……没事,只是胃炎而已……”

    “胃炎而已?”冷厉南猛然睁大眼眸,咬牙切齿的样子十分恐怖,“胃炎会让人昏过去?!”

    医生额头冷汗落的更勤快了,“真的只是胃……”

    “庸医!”冷厉南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双目赤红,“你给我滚!”

    眼见着狂暴的boss发飙,站在一旁的萧澈连忙开口,“总裁,您先别着急,我知道您担心夫人,可这个时候还是先听医生怎么说……”

    萧澈的话立刻引来冷厉南阴冷的注视,“谁告诉你我担心她了?萧澈,你自以为是的本领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冷厉南拒绝承认自己担心她,除了白宁,他这辈子怎么会绝对不会爱上其他女人!更何况是云念离这个女人!

    眼见boss到现如今还在自欺欺人,萧澈无奈,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劝解他听听医生的解释。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