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心念巨灰

    “亲爱的……”孙佳佳慌忙跑过来扶住云念离,不曾想却被她一把推开了,女人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脸倔强地望着面前的人,红唇半抿。

    “现在,我们扯平了?”

    冷厉南是男人,他的力道自然比她重很多,此时女人精致的小脸上已经肿起来了,眼眸处带着几分笑意,更多的却是嘲讽。

    对自己的嘲讽。

    冷厉南没料到她竟然是这般模样,心下顿时间软了软,定定地看着她,目光灼灼。

    “给她道歉,我也会给你道歉!”

    他冷声说道。

    可是,对他的话,云念离却置若罔闻:“不敢!”

    他的道歉,她要不起。

    “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公寓了!”她轻轻地抿着薄唇说道,话音却在不停地颤抖。

    是啊,她早就应该想到,这才是自己的结局。

    童话故事里,恶毒的姑娘都不会有好结果。

    “云念离!”他叫她,冰冷薄凉的话音带着命令的口吻:“你最好哪儿也别去,回别墅等着我,否则……”

    他顿了顿,阴鸷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你的下场你很清楚!”

    话落,冷厉南搂着孙佳佳上了车,车子绝尘而去,留下云念离孤身一人站在原处,她面上苦涩的笑容,更为显现出了几分漠然。

    抬腿,一步一步地往别墅走。

    冷厉南是在用顾成川要挟她,他一定坚信自己深爱的那个人是顾成川吧?否则,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走进别墅里。

    屋子里几个佣人正在打扫卫生,见了云念离,就好像没看到她一样,也是,自己都不被这家里的主人待见,更何况是别人呢?

    她苦涩地想着。

    不知所措第坐在宽大柔软的沙发上,很快就在沙发上疲惫不堪地睡着了。

    佣人们很快就将房子打扫干净,匆匆离开。

    云念离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凌晨一点,她看了看挂在墙头的时钟,大概真的是睡过了的缘故吧。

    肚子里空荡荡的,让她不自觉蹙了蹙眉,若再不吃东西,恐怕胃炎又要犯了。

    赤着脚,穿过客厅,进了厨房。

    云念离拉开冰箱门,可是眼前却让她一度沉默。

    冰箱里空荡荡的,一点生活痕迹都没有,唯独有些许酱油醋,却都不能用来充饥,她轻轻地皱起眉头,不知所措地看着这一幕。

    别墅位于郊区,自己要出去吃,是断然不可能的。

    此时,冷厉南恐怕早就醉倒在了温柔乡里了吧?她想着,心下越来越酸。

    为自己倒了一杯热水,转身走到沙发边上,坐下身,依靠在沙发上。

    可是,胃里却开始抽痛起来,云念离不知所措,掏出手机,思前想后,拨通了冷厉南的电话。

    “亲爱的,这个真心不错……”

    电话接通,嘈杂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入耳内,云念离微怔,秀美的小脸上浮现出了几分自嘲的笑。

    她早该想到,他不会回来了。

    “做什么?”听筒那边的男人极不耐烦地说,很是不待见云念离。

    她轻轻地抿着红唇,欲言又止:“厉南……”

    话音软软糯糯的,却透着一股说不出口的无助,冷厉南自然没有听出来,他早就沉寂在属于自己的纸醉金迷当中了。

    云念离沈声:“你什么时候……回来……”

    她非常无助。

    房间里没有开灯,此时云念离显现出了一种无法诉说的惶恐当中,有冷汗从背上密密麻麻地冒出来,也不知是胃疼还是因为害怕。

    “我?”冷厉南轻哼一声:“云念离,你就这么急不可耐了?”

    他的话音让她浑然一怔,识趣地抿了抿唇:“没……”

    无从解释,云念离选择了沉默,不多一会,电话就被对方无情地挂断了,冰冷的‘独独’声不断地嘲笑着她。

    云念离颤抖两下,无助第坐在沙发上。

    寒冷可恐惧,一点点第蔓延开了,她抿着红唇,黑眸沈沉。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的时候,她才疲惫地靠在了沙发上,陷入昏厥,可就在这时,房间门响了。

    冷厉南高大颀长的身影出现了,他毫不犹豫第打开灯,看她正半躺在沙发上。

    云念离的长发披散下来,遮挡了半边精致的小脸。

    修长的睫毛在灯光的映衬下,无比好看,大概是灯光的刺激,她后知后觉地捂住双眼。

    “云念离?”他冷声。

    看到她的时候,眼底划过了一抹错愕,紧接着换上了几分嘲讽,借着醉意,一步一步第走上去:“怎么?你在这等我呢?这么迫不及待么?”

    云念离疲于应付,哼哼唧唧地靠在沙发上,她一手捂着抽痛的胃,红肿的小脸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冷厉南眸光暗下来。

    一把将她提起来。

    “回答我!”他带着命令的口吻,云念离动了动嘴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她面上的痛楚显而易见,只可惜,冷厉南没有看到。

    他身上浓浓的酒气让云念离皱着眉。

    她无力反抗,等待着他命运的审判。

    想来,就算是死亡,也比此时此刻的畏惧来的安稳吧?云念离绝望地吸了两口气:“冷……”

    她轻轻地叫了一声,是想叫他的名字。

    可是话音太小,他只能够听到第一个字。

    “冷?”他嘲讽:“云念离,这别墅这么大,你不知道回房间么?在这里坐着叫冷?装给谁看?”

    他一字一顿地问道。

    “……”

    冷厉南极不耐烦地打开了沙发旁边的台灯,这才看清楚了她面上神色,那样的无助苍白,甚至让人心碎。

    他错愕,松开了她,却见云念离浑身颤抖着,小手紧紧地捂着腹部,薄唇微微懂了几下,却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口。

    “你怎么了?”他问。

    忍受着腹痛如搅,云念离抬起苍白的小脸,一丝酒气窜入鼻底,腹痛更加难以忍受。

    “酒气太重,你离我远一点……”

    虚弱的口吻终于引起了冷厉南的注意,尤其是当看到云念离惨白的小脸时,一张俊脸阴沉的可怕。

    “云念离,生病不去医院,就这么喜欢折磨自己吗?”男人带着低沉斥责的话音窜入耳内。

    “我没有……”她虚弱的蜷缩在沙发上,转过头不去看那张令她悲痛欲绝的脸庞,“我没事……”

    只要一想到,他可以为了一个女人打了自己,毫不留情的转头离去,云念离就心念巨灰。

    腹痛如搅又如何?根本不及这个男人带给她的心痛啊!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