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悠悠生死

    越野车刚停稳,冷厉南直接将司机拖了下来,紧盯的双眸吃人一般,胸膛因为怒火起伏不定。

    “怎么现在才来!财务部的人都死光了吗!”

    瞧着自家boss狂躁的模样,萧澈只想叹气。谁说boss不爱云念离的?现在这幅鬼样子不是爱还能是什么?

    “我……”司机很无辜的眨着眼睛。

    冷厉南根本不听解释,直接跑向工地,拿起话筒,灼灼双眸凝望着倩影:“钱已经来了,现在可以放人了?”

    望着被人扛下来一麻袋的钱,张衡很是高兴,终于可以回家过年了!

    “不行!我要看着兄弟们拿钱离开!”

    他很清楚,这次事情闹大了,只要兄弟们安全离开,剩下的责任由他来承担!

    只见冷厉南冷冽双眸紧盯张衡不放,唇畔扬起残酷的弧度:“你是在跟我谈条件么?”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被人牵着鼻子走。

    此时男人就像蓄势待发的猎豹,只要张衡不放人,就准备随时冲上去,他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即使是为了给父亲的承诺,也不行。

    冷厉南找了个理由欺骗自己,冷眸落在她单薄的身上,眼底掠过一阵暴躁:“云念离,你很想死么?还不赶紧下来!”

    明明恐高的要死,不知道这女人逞什么强!

    再怎么狂暴的语气,云念离还是从那字里行间听到了一丝丝关怀,几度暂停的心跳再度鲜活起来。

    “张先生,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云念离温婉的望着正排队领钱的工人们,在这一瞬间,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不是因为张衡拿到了钱款,而是——是她的错觉么?冷厉南在关心自己。

    这种感觉,像是她久违的。

    张衡望着工友们脸上的喜悦,再看看旁边已然脸色苍白的女人,脸上不由升起一阵愧疚之色。

    “云小姐,不好意思,我也是没有办法,这些钱都是救命的啊!”

    张衡的嗓音已经哽咽了,两行清泪缓缓流下,双手捂着脸蹲在水塔上。

    这样的泪水,既充满了喜悦、兴奋,可也有着愧疚,以及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人世沧桑。

    云念离忍着心底恐惧,伸出手掌,温和说道:“走吧,你的家人还等着你。”

    望着那双伸出的手,张衡迟疑了一下,平静之后涌上来的就是恐惧,眼角瞄着楼下聚集的警察,嘴巴哆嗦着。

    “云小姐,我要在里面呆多长时间?”

    张衡惊恐的样子逗笑了云念离:“刚才连死都不怕,现在知道害怕了?”

    云念离略带调侃的语调,让张衡红透了脸:“刚才那不是……”

    云念离直起腰杆,对张衡安慰的一笑:“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有我在,你今年可以跟你老婆孩子过个好年!”

    这是她的承诺,至少,她的确应该感谢张衡,如果没有他,她又怎么能够看到冷厉南现在的这般模样?

    幽幽眼眸望向被人紧紧抓住的李工头,娇容立刻覆上一层淡然。

    两人刚从水塔上走下,云念离就立刻被早已等候不耐烦的冷厉南一把搂住,顺便将准备好的热毯盖在她身上。

    “爬那么高很好玩吗?云念离,你想死吗!”撕声裂肺的吼声,立刻引来全场人的瞩目。

    云念离尴尬的朝着众人歉意一笑,抬头坚定望着冷厉南:“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我现在在工作。”

    她不希望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和他是有私人恩怨的,可她也心知肚明,自己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

    冷厉南深吸一口气,忍下想掐死眼前这个女人的冲动,强迫自己放手,可灼热双眸始终没离开她的身躯。

    “现在、立刻、马上跟我回家!”

    他的话音让她浑然一怔,家?如今对她而言,还有哪里是家?那不过就是空荡荡的房子而已。

    云念离迟疑的时候,敲看到被警察带上手铐的张衡:“你们不能……”

    手腕上剧烈的疼痛,令云念离蹙紧眉头,一回头就对上冷厉南那双熊熊怒火的怒眸:“云念离,现在跟我回家!”

    天知道刚才看到她站在水塔边缘时,他的心脏都快停止心跳了,上天是安排这个女人来折磨他的吗!

    “不行!现在不能回,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张衡被带走!”云念离倔强的望着面前的男人,手臂不停挣扎着。

    “他敢挟持你,就该想到会坐牢!”阴鸷双眸迸射出一阵令人胆寒的冷意,那双握着的手掌越发用力。

    就算他不爱她,对她恨之入骨,可也不能容忍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女人分毫!对他而言,她就是个物件。

    “不!”尽管知道他说的都是事实,她还是无法接受。

    却见他冷笑一声,冷眸望着女人被狂风吹乱的发丝:“现在,你该担忧的,是你自己!”

    云念离咬紧牙关,倔强的与他对视。

    “总裁,警官有些话想要问一下夫人!”萧澈轻咳一声,打断两人的针锋相对。

    男人赫然转头,视线活像寒冬腊月的萧瑟,高大身躯直接挡在她的身前,借此给予她绝对的保护。

    “有什么好问的,调查案件是你们警察的义务!”

    云念离怔愣的望着眼前高大背影,冰冷的心因为这个小动作而有了一丝温度,冻裂的唇瓣也扬起一丝笑意,可随即消失不见。

    “厉男,我是这些工人们的律师,也是这次案件的涉案人员,只需要跟警察解释清楚就好了。”

    对上云念离坚定的视线,冷厉南怒气更盛,整张脸都变得铁青,抿唇直接撒手站在一旁。

    “你只有半小时的时间!”

    云念离给他一个感激的眼神,连忙跑向正在录笔录的警察,描述着案件的情况,也掩盖了一些对张衡不利的言辞,只希望能够帮到这个可怜的人。

    冷厉南的视线从来没离开过云念离,眼见着她的脸色越发着急,冷厉南冷嗤一声,大跨步的走去。

    “正在开发的这个工地隶属于冷氏集团,可是工程款早已给李先生结清,至于现在工人手中拿的钱则是我们冷氏集团垫资的。”

    幽深黑眸散发着沉稳,单是往那一站,就有震慑全场的威严。

    “事情已经发生,与其调查事件原因,不如抓住元凶,追讨失去的损失。”

    转身,冷冽双眸看向已经被铐起来的李工头,冷笑道:“李先生,您和我们集团的合同就此终止!您要赔偿冷氏集团的损失,我会让财务部列清单给您。”

    不等警察还要问什么,霸道的男人直接拉起还处于游离状态的她,向外走去。

    云念离识趣地闭了嘴,单从那张黑的像锅底的脸,就猜得到这个男人正在愤怒当中,此时,还是不说话的好。

    直接将人扔进车里,他愤怒的甩上车门,冷冷地命令前方的司机:“开车,回别墅!”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