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命运羁绊

    眼见着张衡只差一步就要摔下去,云念离赶忙停住脚步,尽管脸色很是苍白,可是脸上满是真诚与严肃。

    “张衡,你要相信我,我是你们的聘请律师,我怎么可能害你?就算律师贪财,可也得有原则啊!”

    云念离低头,望着脚下空荡荡的大楼,脸色更加苍白,可是为了眼前这个无辜的性命,她必须克服恐惧。

    “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工钱的,你相信我好么?”云念离回头,苦口婆心的讲道:“想想你在老家的老婆和孩子,想想,他们正站在家门口,等着你回家和他们一起团圆!”

    云念离幽幽望着他,一步一步地往前靠近:“张衡,你还有个家!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你要是你死了,你让他们孤儿寡母的怎么生存呢?以后孩子还得读书,他会受到别的孩子的嘲笑!”

    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男人愣住了,埋在空中的一条腿缩了回来,脑海中浮现出妻子和儿子的身影,那一瞬间,他踌躇了。

    云念离心中大喜,可这份心情不能表露在外面,继续观察着周围,慢慢说着:“其实,张衡,你知道吗?我很羡慕你,家里还有人在等着你回家。”

    想想自己的遭遇,云念离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悲凉的表情正好落入楼下等待的冷厉南眼中。

    胸口一痛,望着那抹白色身影,好似随时都能掉下来,冷厉南更加愤怒,转身一把拎起工头的衣领。

    “我让你们上去救人没听到吗!那个女人绝对不能有事!”他像是发怒的狮子,说话时候阴鸷的目光像是要将面前的人看穿了一样。

    那一双腥红眼眸迸发出摄人的冰冷,可更令人恐怖的是周围散布出来的沉闷氛围,好似随时都能将人置于死地一般。

    工头惊恐的瞪着双眸,整个身躯都在颤抖,裤裆的颜色也渐渐加深:“警察……警察马上就来了,这水塔太高了,一不小心就会出人命的呀!”

    “废物!”冷厉南直接将人踹倒在地,吃人一般的眼眸盯着工头,阴沉嗓音在空气中飘荡出来。

    “给工人的工程款不是早就给你结清了吗?为什么这些工人还没拿到钱!”冷厉南怒吼,他不容许她有事。

    可是,为什么?自己明明那么讨厌她,竟然会有这种举动?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

    “这……我没说不给他们钱……只是拖了两天……”工头瑟瑟缩缩的说着,飘忽不定的眼神一看就是在刻意回避着咄咄逼人的问题。

    冷厉南冷笑一声,浑身散发寒冷气息,愣是比下雪的天气还要冷:“拖了两天?李先生,临近年底,我看你最近是不是生活的太过安逸了,连最基本的法律法规都不记得了?”

    听到工头的话,民工们都气愤了。

    上前直接就将倒地不起的工头给围住了,一帮人就这样撕扯了起来。

    “拖了两天!你都拖了俺们两个月的工资了!”

    “俺娘还指望着这笔钱治病呢!你这个黑心肠的!”

    “……”

    民工们你一句我一句,眼见着场面就将无法控制,冷厉南捡起话筒站在工地上,冷眸迸发出震慑全场的威严与霸气。

    冷厉南终于给旁边的助理递了一个眼神。

    “大家静一静!”萧澈立刻会意拿起话筒,言辞井井有条,每一个字却又带着摄人心魂的魔力。

    浑厚嗓音传遍整个工地,扭打成一团的民工立刻停手,所有人都看向萧澈的方向,就连水塔上的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他。

    当看清喊话人的面容时,云念离顿时一愣,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动弹不得,一道亮光从眼底迸发出来,面目表情也不在那般凝重。

    他来了么?当然,不可能是为了她!

    尽管如此,她还是自欺欺人地回头看向张衡:“你看到了吗?穿西装的那个人就是冷氏集团的总裁,有他的亲自保证,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张衡回头敲对上冷厉南的眼神,望着英姿英挺站在那里的冷厉南,只需站在那里,就给人安心的感觉,沉稳内敛的气息是绝对伪装不出来的。

    两个男人互相对视,谁也没有说话。

    云念离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神色慌张的男人,生怕冷厉南的出现有了反效果:“张先生,你现在可以下来了吧!”

    却见他平淡的面容显然没有了寻死的念头。

    “我可以相信这位先生,不过……我要看到现金!”

    冷厉南自然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他眉头紧蹙,那个女人疯了么?如果他没记错,她应该恐高才对呀?就连站在公寓十层的阳台上她都会头晕目眩,更何况现在?

    “各位,我们冷氏绝对不会拖欠各位的工资,大家可以随时拿着劳工合同去冷氏要回属于自己的劳动成果,这一点是我们总裁承诺大家的,绝不会有假!”萧澈举着话筒,铿锵有力的话音很有说服力。

    只要他们的**oss往这里一站,萧澈说什么就是他说什么。

    听到这话,立刻有人按耐不住了。

    “我们可以相信你,但是我不相信他!”为首的人愤怒的指向准备逃跑的李工头:“只要有他在一天,我们的工程款就回不来!”

    “没错!我们要现金!”

    “现金结款!”

    工人们现在以张衡马首是瞻,如今连张衡都被逼上绝路,更别说他们了。

    “不管怎么样,你们先让他下来再说!”他夺过话筒,有些不耐烦了,一想到她现在的处境岌岌可危,冷厉南的内心就在翻滚着。

    他有些忍无可忍了,将手中的话筒塞给萧澈,随后转身往那边的扶梯上走。

    似是看透了冷厉南的意图,张衡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云念离的衣领不肯放手。

    两个人形成了一个无比危险的姿势:“你……你别过来……”

    他警惕地看着冷厉南。

    冷厉南脸色大变,冰冷的脸色染上愠怒,顿时变得狂暴:“张衡,你要是敢动她,我保证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该死的!那个女人不知道危险吗?

    他们事务所的男人都死光了?这么危险的事情交给一个女人来做。

    毫不意外的看到冷厉南狂躁的脸色,张衡知道自己赌赢了,可是,云念离却迟疑了。

    她从来不知道,冷厉南竟然会紧张她?

    “我只要现金!只要你今天把我们的工钱结了,我张衡随你们处置!绝无二话!”

    被张衡挟持的那个小女人,此时脸色苍白如纸,双手紧紧扯着压在喉头上的手臂,梗着气息。

    “你别冲动!你想要现金,总要给我的人一些时间准备吧!”

    瞧着云念离苍白脸色,张衡脸上浮现愧疚之色,可是一想到数额巨大的工程款,绝决的掐着她皮肤光滑的玉颈。

    冷厉南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愣着一张脸看着张衡,恨不能现在就把他碎尸万段!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