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情路漫漫

    时间很快就流逝了。

    这两个星期以来云念离都没能看到过冷厉南。

    他就像消失了一样,就连无处不在的媒体都把他跟丢了。

    这天,她昏昏沉沉地坐在咖啡厅里,手机就不眠不休地响起了来。

    “云律师,您快来呀,工地这边打起来了!”助理小安慌慌张张地呼着,云念离先是微微一怔,问了地址,慌慌张张地往那边赶。

    她是个小律师,不知名的小律师。

    云念离自小就跟随奶奶一同长大,当律师是母亲留下的遗愿,她一直在完成。

    车子很快就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工地外面,不远处高高的水塔上有个人影,她看的不真切,下面一群人指指点点,热闹纷繁。

    “云律师,您可算来了!”这边,小安迎了上来,慌慌张张地说。

    云念离抬头,看了看原处的人:“现在什么情况?”

    “工资要不到,现在已经不少工人的情绪受到影响,您知道的,毕竟已经快要过年了!”她说。

    “嗯!”云念离应了一声,踩着一双高跟鞋。

    “现在怎么办?”小安问。

    “给我一顶工程帽!”面前的人目光定定第望着水塔上的人,又道:“我去跟他谈谈!”

    她的话音清冷,在漫天飞舞的寒风中显得那样的微弱,可是娇小的身影却又显得那样的坚强。

    面前的人微微一怔,眸光里流露出了几分错愕。

    很快,就有人将工程帽给她了,水塔上方有多危险已经显而易见,可是云念离毫不畏惧,她脱掉高跟鞋,一步一步第走上去。

    那人见她上去,立刻惊慌失措:“你……你……你是谁?赶紧下去,信不信我现在就跳?”

    他心惊胆战地看着云念离。

    却见她莞尔一笑,温柔的笑意就好似阳光一般:“您别担心,我是您的代理律师!”

    她笑着。

    却依旧在一步一步第往上爬。

    冷厉南的车就是在这个时候停在了路边,本来他只是赶回公司办点事,没想到回别墅的路上竟然阴差阳错第看到了爬上水塔的云念离。

    这女人,不要命了么?

    他匆匆下车,站在下面,望着她。

    云念离咬着牙,一步一步艰难第往上爬,作为一个律师,她算不上出色,可绝对足够负责。

    “你是律师?”那人警惕地看着她。

    “嗯,你应该见过我,三天前,在工地上!”她不徐不疾地开了口,面上的笑容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那人听了她的话,微微一怔,随后,皱起眉头。

    她的确有些熟悉。

    云念离见他还是不放心,这才又开了口:“我一个女孩子,就算你要带着我跳下去,我也反抗不了,不是么?”

    她的话,在理。

    那男人往后退了一步,让她走上了塔顶。

    “你先冷静,我知道你们急需那笔工钱,所以法院的传票已经下来了,你大可不必担心!”她说着,站稳了脚跟,看着原处。

    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路边,停着一辆无比熟悉的宾利车。

    是他么?

    她想着,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冷厉南怎么会留在这?

    “不可能,他们不会给钱的!”说话的男人叫张衡,来之前,云念离已经查过他的资料了。

    她轻笑:“我是个律师,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这一点,你大可不必怀疑!”

    虽然强作镇定,可是她还是觉得脚下莫名地在颤抖着。

    张衡将信将疑地看着她:“哼,你们律师,还不是和对方勾结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他冷冷地说。

    这场官司对云念离而言很重要,甚至决定了她以后的律师之路,稍有不慎,就会功亏一篑。

    “你想想家人,想想你的孩子,相信我好么?这笔钱,我一定会替你们要回来的!”她眯着眼说。

    云念离站在刺骨的寒风当中,她只穿了一件简洁的小西装,瘦弱的身躯弱不经风。

    冷厉南就站在下面,静静地看着这一幕,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云念离在工作场的上的样子,成熟干练,比家里那个冷若冰霜的小丫头显现得更为成熟。

    他顿了顿,可就在这时,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站在了台下,他拿着对讲机,对着云念离手中的对讲开了口:“你以为你以死相逼就能拿到工钱了么?我告诉你,想都别想!”

    他一句话,让张衡如同惊弓之鸟,转过脸去看着云念离。

    她正在谈判,对讲机是被下面的人抢去的,无疑这句话为她的工作带来了难度。

    “你……你骗我?”张衡有些激动了。

    面前的人眸光一暗,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她拽着张衡:“我怎么会骗你?我才是你的代理律师,相信我好么?”

    她沉着冷静。

    即使是站在高空,双腿发软,也没能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我……我凭什么相信你……”张衡冷冷地看着她,眼神闪烁。

    对面的人迈出一步。

    正当张衡还在迟疑的时候,她却已经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她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就当是给我一次机会可以么?”

    她言之凿凿。

    男人微微显出几分迟疑,正欲开口说话,云念离腰间的对讲机又一次响了起来:“有本事你就跳下来!”

    那头的人没完没了地说。

    云念离猛地一怔,下意识地将对讲机取下,丢在了旁边的空地上。

    “你听我解释!”

    她耐着性子,一步一步地往那人面前走,这行动,在楼下的人看来却格外的惊悚,就连一贯将她当成空气的冷厉南都免不得捏了一把汗。

    “把人给我弄下来!”站在下面的冷厉南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他的目光一直在云念离的身上,低沉而又冰冷的话音摄人心魂。

    这样一句话,让原先工地上的几个负责人全都顿住了。

    以冷厉南这样的身份,他出现在这里已经是万般殊荣,而这个冷酷的总裁大人现在竟然要帮塔顶上的人说话了?这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当然,并没有人知道,云念离就是他的夫人。

    冷厉南死命瞪着在楼上挪步的女人,咬紧牙关,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浑身被怒火所包裹。

    如果现在有一面镜子,冷厉南肯定恨死自己了,他竟然满脸都是关切在担心那个女人!

    上空的女人小心翼翼的向尾楼靠近,眼底尽是对张衡的担忧:“你听我说,有我在,你的钱一定会要回来的!”

    她担心的绝不仅仅是张衡,还有此时自己的处境。

    云念离从小就有轻微的恐高症。

    见女人一步步靠近,张衡更加激动了,哆嗦的腿脚更向尾楼靠近了:“你撒谎!别人都说律师都是黑心,我看果然没错!”

    “你肯定是那个工头的同伙!”他笃定。

    “要不,为什么那些人都走上来了?我看你根本就只是为了让我放弃!我告诉你,我不会上当的!”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