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各自幸福

    冷厉南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他便起身走了。

    回到家,云念离已经睡了,但是在睡梦中,眉头却不再像是以往那么紧皱着。

    冷厉南轻轻笑了一声,躺了下去,将她拥进了怀中。

    而云念离只是动了动,没有睁开眼睛,然后子发生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一个月之后,大婚。

    慕凌歌妊娠来得莫名其妙,之前一直都没什么事,但是到了婚礼这今天的时候,却开始恶心,睡不着觉,烦躁。

    “我这不会是产前综合症吧?”云念离对着特地回来参加婚礼的陈默溪说道。

    “不像,你又不是没有生过孩子,而且这离生还远着呢。”陈默溪安慰着她。

    她只好将信将疑地不再说话,只是到了婚礼的当天,早上还吐了一回。

    冷厉南十分担心,当然,倒不是担心别的,就是担心她这样吐下去,身体会吃不消。

    “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将婚礼延后一点?”冷厉南在旁边担心地看着她,但是却什么忙都帮不上,不由十分心疼。

    云念离漱了口,稍微好了一点,这才笑道:“延后?别了吧,都已经到这一天了,我现在觉得好多了,但是你随身带个塑料袋儿吧,免得到时候我真的要吐。”

    冷厉南恩了一声,将她扶着在桌子边坐下,然后过来化妆做造型的人便到了。

    他虽然不放心,但是还是在云念离再三地催促下,先去忙自己的了。

    婚纱是请的设计师专门设计的,很是简单低调的款式,但是却很漂亮,而且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她已经怀孕了。

    化妆师们也不给云念离化太浓的妆,毕竟她本身,已经够美了。

    “妈妈,祝你新婚快乐。”就在云念离刚换好衣服之后,突然跑进来了一个小小的人影,大笑着喊道。

    云念离觉得被亲生儿子祝贺新婚快乐的感觉还真的是很奇妙,于是一把抱住然默,说道:“今天你是爸爸妈妈的楔童。”

    “对,如果妹妹也可以早点出来的话,那我们就可以一起做花童了。”然默十分认真地说道。

    云念离失笑。

    孝子的世界,总是单纯得可爱。

    “没关系,妹妹在妈妈肚子里面,也是跟我们在一起的。”云念离笑道。

    然默点了点头,又仔细看了一眼云念离。说道:“妈妈今天好漂亮,妈妈,你真的是最美的妈妈。”

    “我儿子这嘴巴,甜的跟蜜一样的。”云念离忍不住在然默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教的。”话音刚落,苏牧然便走进来。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飞来飞去,特地调了时间飞回来参加婚礼,明天又要飞走。

    云念离邀请他参加婚礼的时候问他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努力了,对方颇为无奈地说道:“还不是要去问你老公,那么能干,给我们这些人很大的压力的。”

    现在这一看,就是刚下飞机,回去匆匆洗了个澡就又回来的。

    “你来了。”云念离转过头来看向苏牧然。

    而云然默已经自发钻进了对方的怀里,甜甜地叫了一声:“干爹。”

    “喏,新婚快乐。”苏牧然将礼品盒递了过来。

    云念离道了声谢,开了礼盒,发现里面竟然是两本绝版的书,不由惊喜道:“真的是煞费苦心了。”

    “那是,就凭着咱俩的交情,你结婚,我怎么也得送一份大礼。”苏牧然耍着嘴皮子,然后将然默抱出去完了。

    云念离笑起来。

    不管走过多少曲折的道路,这些人都还陪在她的身边。

    那么她对人生,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呢?

    婚礼进行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心情好,所以竟然一次都没有吐过,一直撑到了互换戒指。

    在牧师宣读了誓言之后,冷厉南深情地看着云念离,说道:“我愿意。我愿意跟她,白首不相离。”

    云念离笑起来。

    不管情话听过多少遍,在这种神圣的时候,再听到,还是会觉得从心底里涌起了一股感动。

    这就是女人的仪式感。

    女人并不是一定需要一个仪式,但是如果可以有一个仪式的话,便是再好不过的。

    云念离将手指伸了出来。

    她因为怀孕,手指大了半圈,冷厉南却连这个都注意到了,准备的戒指,不大不小,恰到好处。

    云念离心里知道,这个男人,便是自己值得托付一生的存在。

    他们相爱,真的是再好不过。

    礼成,所有的人都鼓掌起来。

    而云念离跟冷厉南在所有的来宾面前,拥吻。

    身边的然默笑着看着父母。

    而台下的冷父,虽然一直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眼底还是闪过了一丝欣慰。

    他最后,还是会来到这个婚礼,其实也是看透了,也就放下了。

    人总是要往前看的,而总是揪着过去不放,只能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

    阳光下,到处都是笑声,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甜蜜的味道。

    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年之后。

    云念离正在给云然默讲睡前故事,便看见冷厉南手忙脚乱地抱着一个大哭不止的女娃走了进来,求救地说道:“老婆,安安一直哭,我怎么哄都不行。”

    “妹妹一定是饿了。”云然默立刻从床上蹦了起来,严肃地说道,然后还有点不满地看了冷厉南一眼:“爸爸,你真的太不会带孝儿了,把我妹妹都哭成什么样儿了。”

    云念离偷笑了一声。

    这然默回到国内之后,跟着老爷子,这普通话是越来越好,甚至连儿化音都学会了。

    “是,是爸爸太不会照顾孝儿了,我还得继续努力。”冷厉南一脸无奈地看着儿子,又看了一眼怀中的女儿。

    云念离站起来,将冷安安抱过来。

    她并不是饿了,刚吃了还没有一会儿,到了云念离怀里没有一会儿,也不哭了,睁着双大眼睛,看着两大一小三个人,似乎对他们很是好奇。

    “妈妈,妹妹真乖,等以后我长大了一点了,就可以帮妈妈照顾妹妹了。”云然默轻声说道。

    其实他已经做得很好了,放学会来,会逗安安玩,有什么好吃的,也会省着带回来,虽然知道安安还太小,不能吃,但是他专门找了一个盒子,将好吃的豆放在里面,说是等安安长大了再吃。

    “然默也很乖,都是妈妈的乖宝宝。”冷厉南在然默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

    冷厉南在一边也跟着说道:“我也很乖。”

    然后很认真地看着云念离。

    云念离有点好笑,但是也不说穿,只是在他脸上也亲了一口:“恩,你也很乖。”

    然默也在冷厉南脸颊上亲了一记,说道:“爸爸你辛苦了,要养我跟妹妹,还有妈妈。”

    冷厉南笑起来,将然默抱在了怀里:“爸爸不辛苦,只要我们四个人一直好好地在一起就好。”

    云念离跟然默都笑了起来。

    是,只要他们一家四口在一起,那还有什么别的追求呢?

    最美好的,最纯粹的幸福,也不过如此而已。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